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独宠无二之王妃太妖孽

第三十八章

独宠无二之王妃太妖孽 南空 2062 2015-09-30 16:11:12

  “娘亲~”穆长风一见到坐在大殿上的凤艳秋就挣扎的跳下了上官左情的怀抱,飞奔的跑向他娘亲的位置。

看着自家儿子安全归来凤艳秋自然是高兴的,接住跑过来的儿子,这孩子怎么也说不听,玩的满头是汗。凤艳秋从怀里掏出随手携带的手帕轻轻的为穆长风拭去额上的汗珠。

北冥思思在上座看到这一幕很是欣慰,女儿的性子自从有了孩子以后变了不少。过会又将目光移向正款款而来的凤枭两人,看到两人紧握的双手,北冥思思笑了,果然还是小情在儿子心里不一般。

“母后,有事?”对于早上被打断的事情,凤枭想到心里还是有点小疙瘩,要是有事没事就来打搅他,那他们两个还需不需要发展了。上官左情站在旁边,想了半天还是叫皇后比较妥当“皇后娘娘好。”

谁知北冥思思直接下来拉过上官左情坐在她旁边,拍了拍她的手说道“你这孩子,这么久不见就生份了啊。”越看上官左情北冥思思就越满意。先不说容貌单说这气质啊,也不比这京城内的世家千金差多少,甚至还更甚。刚刚他们两个进来的时候,她就觉得很配,今晚得让凤惊天赶紧下旨把这个儿媳妇先定下来,不错不错,北冥思思看着上官左情点点头。

上官左情给北冥思思盯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怎么感觉这眼神不对啊。尴尬的转过头看向凤枭,凤枭没有回应上官左情而是坐在一边悠闲的喝起茶来,知母莫若子。

哼哼,回去看她怎么收拾他,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上官左情恨恨的转过头,这才笑笑的接起北冥思思的话“哪里会,思姨还是这么年轻。

”的确,北冥思思保养得非常好,脸上光滑的还如当年一般,除了眼角有些细小的皱纹,根本就不像将近四十的人。可能是周围没有什么闹心的事,丈夫多年来只宠她一人,膝下的儿女又如此的孝顺有出息,心情好了身体就好了。

北冥思思听到上官左情的话,咯咯咯的笑了。谁听到别人夸自己会不高兴,不过小情这称呼可能过多一段时间就要换了,不过女孩子脸皮薄还是别说出来的好。

“你这孩子就会哄人开心。”

一旁收拾好孩子的凤艳秋回过头来说道“母后真的不显老,不然母后你和我出去走一圈肯定别人以为我们两是姐妹。”经历了时间的洗礼,凤艳秋褪去了原先的稚嫩更显得成熟,特别现在还是两个孩子的妈。

被两个年轻人这么讲,北冥思思笑的更开心了。“小情,这么久不见还记我吗?”在她成亲的时候上官左情递给她的糕点她记得很清楚,不过那时候的上官左情还小不知道她还记不记得。

“当然记得,那时候你成亲的时候还是我偷偷给你塞了吃的。我...”

上官左情还想说什么,但是却被凤枭给打断了“好了,母后,我和倾倾有事就先回去了。”

‘无殇有消息。’凤枭秘密传音给上官左情,上官左情一愣,随即也对北冥思思开口道“思姨,我和枭先回去,改天再过来陪你。”

才过来没一会就要走了,北冥思思原本好好的心情就不见了一半,本想再挽留一番,起码要用了午膳再走啊,可是看到上官左情眼底浅浅的紧张。北冥思思心里叹了叹,唉,孩子长大了有自己的事,罢了罢了。

“去吧,记得事情忙完了要过来找思姨啊。”北冥思思不舍得将手抽了回来让凤枭拉过去。

上官左情站在凤枭旁边,实在是急着想知道,所以才会待那么一会就走,歉意的看着北冥思思,然后也挥手跟凤艳秋告别。

两人匆匆地出了皇宫,到了一个无人的地方运用瞬移到了黄泉基地。

硕大的房间内,只摆了一个书案还有一个可以横躺两人的躺椅。

“说。”凤枭和上官左情两人斜斜的躺在上面,对着下面的无殇说道。“近几年无情他们四处寻找解决嗜血蛊的办法,终于在一个边远的小村落得到消息。”早在一开始上官左情就吩咐他们寻找解除嗜血蛊的办法,没想到只是一个消息就要这么久才搜寻到。

上官左情下意识的抓紧手下的衣裙,身体的也绷的紧紧的。感觉到上官左情的僵硬,凤枭无声的拍了拍她的肩膀,抬头对无殇说道“继续。”

唉,无殇无声的叹了叹气,小主子怎么比主子这当事人还紧张“听说前两年出现一个人,身体可以里无端的可以引出一条虫子为人治病并且他自身还没有得到什么损耗,所以我们在猜测那可能是养蛊的人。顺着那个人我们发现他每隔几年就会出现然后就会消失在南幽皇朝的一个山崖内,不见踪影,一连几年没有任何消息。”

“养蛊的人...”有点耳熟,上官左情细细的回想着,她好像有在哪看到过蛊什么的,蛊...

“对了,蛊疆,那山崖肯定是蛊疆的入口。”终于想了起来,在天山的时候她曾经在无极老人收集的书堆里看到过,蛊疆,神秘而又恐怖的地方,据说没人知道它的入口在哪,曾经找它的人无数,但是最后都没有一个人回来过。蛊疆的驭蛊术一直很让人向往,心术不正的人想利用蛊来控制人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这点消息上官左情很兴奋的拍着身下,这让在上官左情背后的凤枭疼的直抽气,这丫头,太兴奋了吧。刚刚他掰开了她抓衣服的手,握在自己的手里,没想到这家伙兴奋起来会拍人。

不过她开心,拍几下又有何关系。凤枭宠溺的看着上官左情,这么多年她很担心吧。每次发病的时候,上官左情总是会放血给凤枭,虽然每次都想拒绝但是意识一旦失控往往事情的发展就没了掌握,也是苦了她。

“查清楚了吗?”凤枭对着下面的无殇问道。

无殇坚定的点了点头,他们办事主子怎么还不放心“是,查清楚了。”

上官左情扬起一抹舒心的笑“很好,那我们准备出发去南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