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独宠无二之王妃太妖孽

第二十章

独宠无二之王妃太妖孽 南空 2031 2015-09-03 12:42:02

  “枭哥哥,南宫齐她们什么时候走啊。”前几天刚整蛊了她们,到目前为止除了流言四溢以外,也没有见南宫齐她们有任何动作。南宫月也是,这几天一直待在房间不出门,吃饭都是叫人端进去,可能对她来说打击太大了吧。上官左情停下手中的笔,舒服的往后一躺靠在了椅子上,有点用脑过度了。

凤枭看到上官左情似乎有点累了,就帮忙动手揉揉她那肉胳膊。“他们明天走,今天南宫齐在大殿上有说。”

“哦,这样啊。”上官左情随意答道,本来就只是随便问问。凤枭揉的上官左情挺舒服的,不由得指挥道“往肩膀上捏捏。”

“好。”凤枭笑着点点头,听话的捏肩膀。想他堂堂王爷的身份,哪里有帮人捏过肩膀,这丫头幸运了。接下来的一天,上官左情都待在书房里画画,时不时撑着脑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偶尔也动笔画画。凤枭搬让人重新搬来了一张书桌放在书房里,审批着资料。

晚上的皇宫灯火通明,照亮了了每个角落。

“朕不同意。”凤惊天怒拍桌子,震的龙案上的折子跳动。该死的南宫齐,居然敢跑来跟他说要联姻,对象还是他儿子,就他那破烂公主也配的上他儿子!!

原来是南宫齐想用联姻来补偿南宫月,毕竟她喜欢的是凤枭。这才趁着明天要走今天晚上跑到皇宫内的的御书房来和凤惊天商量。没想到他还没说合作的好处,凤惊天就一口回绝了,态度还非常坚定。

“皇上,本宫还没讲合作的好处何必这么着急的回绝呢。”南宫齐坐在椅子上摇着扇子好心提醒道。因为他现在所代表的是一国所以对于凤惊天他还不需要站着。“就算你的条件再好朕也不同意,朕,可没有那个野心。”南宫齐的条件无非是上贡割城,他现在什么也不缺,而且现在的土地也够大了,三国刚好平衡,怕是太多会引起另外两国的不满,造成围剿。

“但是本宫的皇妹对枭王可谓是一往情深,难道皇上不觉的成人之美很有必要吗?”南宫齐的脸色有点差。这该死的皇帝。

凤惊天可不管那么多,光是他娘子那一条他就不敢犯了,怕晚上北冥思思不给进房。而且要是他有那么个儿媳妇不知道会怎么样,最近的流言可是到处飞啊,说得都是他们两个不论之恋。突然,凤惊天用诡异的眼神看着南宫齐,悠悠的开口道“按照南宫太子这么说,那这袁安城想嫁枭儿的有很多,难不成朕需要每一个都给枭儿赐婚?”

“而且,貌似南宫太子的皇妹更喜欢太子你啊。”凤惊天靠在龙椅上手撑着脑袋,邪邪的笑道。虽然人过中年但是看起来依然二十多岁相当有魅力。南宫齐被讲的心里有点慌,难不成那件事他知道了,如果知道了就没那么简单吧。南宫齐稳了稳心神,佯装淡定的说道“皇妹与本宫自然亲近点,毕竟我们身上连着的血液是不可斩断的。”

凤惊天听到南宫齐的解释只是笑笑,谁知道呢。反正他不会答应“这也倒是,不过这并不代表朕答应你们的联姻。南宫太子请回吧,晚了回去,朕的皇后可要误会了。”拍了拍身上没有的灰尘,就要回去了。说怕北冥思思误会是假的,他只是想早点摆脱南宫齐,因为他想他的小皇后了。

看凤惊天铁了心不同意,南宫齐也没办法,现在还不是开战的时候,一切只能忍。他就没想到,让人捡他剩下的东西,谁会愿意,而且本身也不是什么优质产品。

“那本宫就回去了。”南宫齐随手拱了个辑走了出去。

“哦,多了,明天希望南宫公主也过来参加送别宴。”说完这些凤惊天就再也不想管南宫月啥的,不过看在最近她给他的都城的人民带来谈资的份上好心邀请一下。

第二天,南宫齐携带着南宫月出席了宴会,宴会上热闹的气氛与南宫月格格不入。

精致的妆容也挡不住她的憔悴,一双眼神空洞的望着一处。突然,眼神有了些颤动,焦点渐渐聚集。眼睛里只容下了那一个背影他也来了啊,南宫月痴痴的望着。

凤枭本来打算今天不过来,但是熬不过上官左情的请求,就过来了。宴会还没有正式开始,大臣们现在可以随处走走交流交流一下同僚之间的感情。

“枭哥哥,这糕点好吃,你也试试。”上官左情不知道从哪里端来了一盘桂花糕,她挺喜欢桂花的味道,而且这糕点也挺好吃的。就想给凤枭尝尝味道。

凤枭捻起一块糕点,这皇宫的糕点他从小吃到大,倒不觉得有什么好吃的。不过倾倾最近很喜欢吃,听说凤城的那边小吃不错,改天带倾倾去试一下,估计她会很高兴。等这次忙完了就可以试试“怎么样,有没有很好吃。”像个小孩子一样期待的看着凤枭。

“倾倾,这皇宫里的东西我吃腻了。”凤枭抱起上官左情,帮她端着装着桂花糕的盘子,走到自己的位置上落座。

远处的南宫月看着这一幕,为什么,为什么那次的刺杀不直接杀了她,为什么她能坐到他的怀里。南宫月垂在身侧的手狠狠的握紧。

“三王爷。”

上官左情突然感觉到天空黑了,抬头看去才知道,原来是南宫月来了啊。不喜的皱皱眉,挡住她的视线了。“麻烦你让一让。”上官左情抬起精致的小脸,对着她绽开一个大笑容。

这一幕深深的刺激着南宫月的神经,凭什么她可以笑的那么灿烂,看她的脸以后肯定也是个要勾引人的狐狸精,南宫月突然挥手朝着上官左情的小脸打去“放肆。本宫说话何时轮到你这种贱人说话。”

在他的手离上官左情的脸还有几分距离的时候,就被凤枭用筷子夹住了。上官左情低着头,脸上的阴影看不出表情,只有低低的声音传出“你说谁是贱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