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独宠无二之王妃太妖孽

第八章

独宠无二之王妃太妖孽 南空 1994 2015-08-24 13:16:45

    上官左情张大了小嘴,她莫名其妙的变成公主了。北冥思思看着上官左情吃惊的那可爱样,噗嗤的一声笑了“小情,你的下巴要掉了。”看着自家老婆笑了,凤惊天心情甚好,看着上官左情的脸笑的越来越邪魅了。  

  听到皇后这么说,上官左情小手不自觉的用手在自己下巴上轻轻一抬,将嘴合上。看到上官左情可爱的动作,所有人都笑了,凤枭也不由得弯了弯眼睛。凤艳秋更是欢喜“小情,叫一声姐姐来听听。”  

  “姐姐。”上官左情很给脸的甜甜的喊了一句。“哎,小丫头,姐姐真喜欢你,小月啊,回去把那红玉珊瑚给小情送去。”凤艳秋对着站在自己旁边的侍女小月说道。“好的,公主。”小月暗暗记下了这件事,也没有多话的站着。  

  “容儿,你去把本宫准备好的那一对玉镯子拿过来。”北冥思思也吩咐自己的侍女将自己早就准备好的礼物拿出来,早知道这小丫头要过来,她就吩咐人特别去做了一对玉镯子。  

  容儿端着一个红布遮住的盘子出来,凤枭掀开红布看了看,便放下来挥手让无殇接住。上官左情还没看清那是什么,就给无殇端走了。“母后真大方,好了,礼物送完了,人也看了,我就带倾倾回去了。”这听到凤枭这么说,她就更好奇了。  

  “枭儿,不留下来用晚膳吗?”北冥思思有点舍不得上官左情的离开,也舍不得自己的儿子。  

  “不了,母后,你就好好陪父皇吧。你没看到父皇都快想要把我拆了吃了吗?”凤枭斜眼示意北冥思思看凤惊天,凤惊天被这么一提忙收起那凶神恶煞的表情,笑的一脸温和。看到这样北冥思思直翻白眼“他敢!”  

  “走了,母后。”凤枭抱着上官左情往外走去,而上官左情则是正脸对着北冥思思他们挥手“拜拜,姐姐。拜拜。”看着那小脸,北冥思思也笑着对上官左情挥手。凤枭走后,凤艳秋也要走了“母后啊,我改天再来看你哈,我走了。”凤艳秋可是明白她父皇的德性的。  

  待人都走光了,凤惊天一把拦住北冥思思笑呵呵道“娘子啊,刚刚你可是一点面子都不给我啊。”  

  北冥思思可是一点都不怕凤惊天,小手伸到他腰间的软肉轻捏了下“都是你,害的我没有抱够。”凤惊天轻轻的到吸了口气,俯身在北冥思思耳后说道“思思,既然你这么喜欢小孩子,不如我们再生一个。”不容北冥思思说话,凤惊天一口吻住了早就期待的红唇,周边的宫人早就在凤艳秋退下的时候就已经跟着退下了。整个大殿上就只剩下上位的那一对在拥吻。  

  已经从凤栖宫回来的上官左情和凤枭正在凤枭的院子里坐着。  

  “枭哥哥,苍宇皇朝来的是谁啊?”上官左情啃着手里的苹果,想起了那皇上说过几天要凤枭去迎接的使臣,有点好奇的问道。  

  “太子还有一个公主。”对于朝堂上的事情,凤枭的消息还是很灵通的,他有自己的渠道知道。这次苍宇皇朝过来似乎是确认一个人,具体的还不知道,不过大概到晚上就应该可以知道了。上官左情继续啃着那比她手还大的苹果,垂眸地问道“他们真的是过来玩的吗?”  

  凤枭心里一惊,倾倾的反应好敏感但是他还是选择隐瞒她“谁知道呢。”  

  上官左情翻了翻白眼,他不知道谁知道。  

  晚间,王府书房内。  

  凤枭将上官左情哄睡后就来到了这里。“查到了吗?”凤枭坐在椅子上,抬眸看向桌子前的随风。“查到了。”随风从怀里拿出一叠纸交给凤枭。凤枭看了看第一张,上面写着,夏宇麒,南幽皇朝镇国将军的嫡长子,生母是尚书府的嫡女,夏宇麒的生母给将军府的小妾算计与人通女干,给夏将军贬为妾,后不知道何故暴毙了。而他自己则是被那小妾追杀,原因是那小妾怀孕了,听说是个男胎。  

  看到这里,凤枭笑了,才多大月份就能看到胎儿的性别,开玩笑,又是一个借刀杀人的。  

  再翻了一页,写的是苍宇皇朝使臣的,苍宇皇朝这次来是想要破坏南幽皇朝和天水皇朝的关系。  

  再翻一页,上官左情。凤枭心里扑通扑通的跳,有点紧张。  

  上官左情,父亲上官天宇。看到这一字眼,凤枭只感觉到自己的心慢了一拍,眼睛极速的往下扫去。  

  上官左情是南幽皇帝上官天宇与自己的青梅竹马生下的孩子,生母是皇后夏雨欣,是镇国将军夏袁宏的妹妹,夏宇麒是倾倾的表哥?夏雨欣在生完上官左情后身体一病不起,直到两年前去世。上官天宇对上官左情极其宠爱,在一次狩猎中将她带出去,结果在刘贵妃的设计下,走丢了,南幽皇帝回去后大怒,封锁了消息,秘密寻找上官左情。他怕消息走漏,有人对她不利。  

  看完这些,凤枭将手中的纸放下,闭上眼睛在思考着什么,随后睁开眼睛问“随风,倾倾的事情想尽一切办法隐瞒,挡住上官天宇寻找的人,还有,不许倾倾面前不许有人提起。”一丝狠戾从凤枭的眼睛划过,快的不留痕迹。他不允许人过来跟他抢,哪怕是可能也不行。“是。”随风身影一闪就消失了。  

  倾倾啊,如果你知道你的身世还会待在这里吗?这一刻,凤枭无比庆幸上官左情什么都不记得。  

  凤枭悄悄的来到上官左情的卧室,看着床上睡的正安稳的上官左情。轻柔的一笑,脱去外衫,钻进她的被窝里和她一起睡了。睡梦中的上官左情像是要醒了,但是凤枭熟练的抚了抚她的背,熟悉的感觉让她没有防备,又睡熟过去。  

  上官左情只感觉有一个暖暖的布娃娃在自己身边,不由的更凑近了点。  

  凤枭搂着上官左情一夜好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