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 其他 冰月梦殇

第十四章 回家1

冰月梦殇 银色飞羽 3483 2016-08-17 14:06:01

    “怎么样,韩熙云现在已经安全了么?”云熙和柳絮并肩慢慢走着  

  “还不能确定,不过可以知道的是他现在在洛家主宅,冰月的两个同伴在那里保护他。”柳絮抬头看着天空,“云熙,我现在迷茫了,我……是不是应该放下对韩熙云的感情呢?”  

  “这,我也不知道,你只要自己不觉得后悔就好,洛南出了车祸,冰月救了他。”云熙摇了摇头,“虽然冰月嘴上说着要报复洛南,但是我想,她狠不下心来做吧。”  

  “为什么?她会对一个害死她父母的人手下留情么?”柳絮转过头,“她是不是……算不上一个真正的杀手呢?”  

  “不,我觉得,作为杀手她是合格的,但是作为一个复仇者,她的心又太善良了。杀手并不等同于复仇者,虽然她心里恨,恨洛南,但是她心里也有对自己哥哥的爱和不舍。我想,她的复仇,不会那么顺利,毕竟她哥哥到现在都还没有彻底理清自己对洛南的感情。”云熙看着柳絮的眼睛,“她的善良和她对她哥哥的爱,会阻止她的复仇。”  

  “云熙,你的直觉和感觉永远那么准。”柳絮无奈地笑了笑,“我想,韩熙云也会阻止她的吧。”  

  “但是,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帮她,把洛家搞垮!”云熙的眼中闪过少有的狠厉的光  

  “云熙你……”柳絮突然觉得自己眼前的云熙不是那个曾经自己认识的那个戚云熙了,也或许是,云熙原本就有狠辣的一面,而他却习惯用自己的温柔阳光去对待其他人,至少是在还没有遇到对自己来说十分重要的人之前。  

  “嗯?怎么了吗?”云熙转瞬间又笑着看向柳絮  

  “没什么……只是你刚才的眼神有些恐怖。”习惯了柔和的云熙的柳絮在看到云熙狠厉的眼光之后心里就冒出了这样一个想法,“那个韩冰月,将会改变云熙。”  

  “可能是跟她比较亲近的缘故?也或许,我本身也有这样一面吧。”云熙低头笑了笑  

  ***************************我是分割线****************************  

  “戚云熙和你表白了吧?”宇文晔开着车,“那么,你怎么回答他的呢?”  

  “我还没有给他一个确切的答复,我很清楚我和他之间有多大的差距,身世的悬殊以及我的职业的危险性。他的父母会同意的话那就真的是天方夜谭了。”冰月在做了杀手之后就一直是这样冷冰冰的样子,笑容也很少,流泪也很少,永远都是那么一张扑克脸,“而且,我也不想违反规定,我又不是教官,不能有爱情。”  

  “说实话,只留你们几个孩子在中国我并不是很放心,这一次原本一个简简单单的保护任务却被无辜扯进一个政治圈子,也是辛苦你们了。”宇文晔握住了冰月的手,“你们啊,也就是因为我们这一届的,退役的退役,受伤得受伤,要不然也不会那么早就收你们这些新人。我其实也还想再多做两年普普通通的杀手啊……”  

  “想的话,就离了婚,再去申请就好了嘛。”冰月不以为然  

  “傻丫头,这种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的。虽然我不喜欢她,我渴望自由,我想要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但是,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有前提的。前提就是我的父母不去干涉。然而,他们已经开始干涉了我的生活,我想要的生活已经没办法得到了。即使我不愿意,我也要去背负这份责任你知道吗?即使我爱的那个人是你。”宇文晔在‘溟泪’门口停下车,“原本,我并不想告诉你,我爱的人是你。但是总觉得你已经长大了,有些事情需要告诉你了,希望我和你说的话不要成为你的负担。”  

  “教官,我也很喜欢教官。一开始……我也以为自己是爱你,想和你一直在一起那种爱。但是后来我发现,我对你的喜欢更多的是崇拜,对偶像的崇拜。你果敢,实力强,对待人也很温柔,长得也很好,这些我都看在眼里,也都用心去体会了……所以有一段时间我很迷茫,我在不断地问自己,问自己是不是爱上了你,但是我也告诫自己不可以对你有多余的感情。因为你有你自己的家庭。与其说希望能和你厮守,我更喜欢现在这样,可以相互关心,没有戒备,可以无话不谈,可以做最真实的自己……”听了宇文晔的话,冰月别开视线,身体微微有些颤抖,“我希望的是教官可以幸福,教官是除了哥哥之外,这个世界上我最在乎的人,我不希望你活得不开心。”  

  “傻丫头,能守护着你,我就很开心,只是……给不了你一个家,对不起。”宇文晔轻轻抱住了冰月,他一直知道,冰月最想得到的就是一个真正的家,如果没有他父母的自作主张,如果没有那一纸结婚证,他一定会毫不顾忌地去给这个孩子一个家,一个她想要的家。然而,生活,没有如果,他现在能做的,只有默默地守护着她,让她受到的伤害减小到最小值。  

  “教官,没有必要道歉的,我知道……我都知道的,你有属于你自己的家。不用担心我,等到时候把哥哥接回来了,我就可以有家了……”冰月流泪了,她积压在心中的感动,苦涩,和委屈,都在这一刻化作了眼泪。然而,在她的心里已经知道,她已经不可能有一个完整的家了。因为她对人的信任已经达到了冰点,她不会打开自己的心,至少现在不会。即使打开了的话,很快也会再锁起来。锁起来的同时还会再加上另外一道锁,就这样,她的心现在已经很难再被打开了,因为她不知道谁还能够找到那些心锁的钥匙,现在就连她自己也无法找到那些锁对应的钥匙了。  

  “好啦,别哭了,我会一直守护你的,快进屋吧,进去之后和馨媃她们联系看看,看看你哥哥的状况怎么样。”宇文晔轻轻拍了拍冰月的背  

  “好。我知道了,教官还是回家看看吧,你也有很久没回去了吧,明天就要走了,今天回去和家人吃顿饭也好呢,如果晚上不想睡在家里也可以找组织分配的别墅么。”冰月下了车  

  “怎么?就没有其他的选项了么?”宇文晔邪笑  

  “啊,你想去住宾馆也不是不可以,或者……”冰月说到这里住了嘴  

  “或者?或者什么?”宇文晔紧追不舍  

  “或者……或者去朋友家再或者去媚儿或者其他人那里好了。”冰月斜着眼睛看他  

  “为什么不让我来你这里呢?”宇文晔一脸无辜,“我又不会做什么过分的事。”  

  “你对妻子意外的人说‘我爱你’已经有些过分了。我不希望因为我们其他人影响了你们原本安定的生活。”冰月说完就扭头进了别墅  

  “小丫头,越来越不饶人了……但是你要什么时候才会把心打开呢?”宇文晔苦笑,“所有的事,扯到了亲情……就不得不犹豫啊……”  

  进到屋子里之后冰月打开了联络器,“馨媃,可以听到吗?”  

  “冰?你怎样?出院了?”馨媃悄声走出关着韩熙云的房间,“你哥哥很好,但是目前是被软禁的状态,怎么样,要不要动手把他带走?”  

  “我可以,和他说话吗?”冰月的心又周在了一起  

  “好,你等一下。”馨媃明白了冰月的想法之后转身进屋和小幽说,“幽幽,让外面那几个守卫睡一会嗯。”  

  “好的,冰姐应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吧。”小幽点点头,“如果她说了要把韩熙云带出去的话,一定告诉我。我现在去让这个家里所有的人都睡上一觉去。”  

  “你多小心,洛家的这位当家人也是相当阴险的,注意安全。”馨媃小声说  

  “我办事,你放心就好了。”小幽拿出了一包细细的针,之后就闪身出了房间  

  “熙云哥,冰儿要和你说话。”馨媃轻轻摇晃着韩熙云  

  “月月吗?”韩熙云有些疲惫地坐起来,结果馨媃手里那个小小的联络器  

  “哥,你的声音怎么这样了?洛家的人对你做了什么?!”冰月有些气急,前几天还好好的哥哥,现在的声音竟然听起来如此的沙哑  

  “没什么事,放心好了,他们只不过是想用我来威胁洛南,让洛南同意联姻罢了。没做什么为难我的事,我只是因为听说洛南出了车祸,心情……心情不太好。”韩熙云轻声笑了笑,就在这时,“熙云哥,先不要说话。”馨媃对着熙云耳语,“这个房间被监听了,同时……还被监控了呢~他们还真是……”  

  “什么……?我哥居然被监控了?!”冰月有些坐不住了,但是又很快冷静了下来,“馨媃,让小幽去找到控制监控的控制地点,务必摧毁那个地点,明天,我去把哥哥带回来。”  

  “我知道了,啧……要是媚儿也过来了就好了,这样我就可以和小幽一起去了。”馨媃有些懊恼。  

  “怎么?需要我帮忙么?”一个妖娆的声音突然刺激了耳膜  

  “媚儿?你在哪?”馨媃开心了  

  “我现在就在洛家主宅门外,需要我帮什么忙?”媚儿的声音依旧轻佻  

  “韩熙云被监控,我们必须摧毁监控,而且解决掉一切会威胁到韩熙云安全的人。因为……我们已经卷入这场斗争了,想要无事退身那是不可能的了,既然如此,我们就把事情稍微闹大一点吧。”馨媃的另外一面稍微有所显现  

  “好啊,游戏,当然是越多人参加越好了,不过……也不宜太过火呢。”媚儿邪魅的笑容渐渐扩大  

  “你们……注意好分寸,还有,记得要和教官说一声,要不然,挨批的是我。”冰月的声音听起来很无奈,在组织里的人,没有单独的单面人,大多都是双面人,有的更甚至是千面人,所以很多时候,事情容易发展到无法控制的局面。  

  “放心吧,既然他们自己不知道注意的话,那么,就让我们闹个天翻地覆吧。”馨媃彻底恢复成了小恶魔  

  “唔啊……恶魔媃出现。”冰月在别墅里瞬间觉得有一股恶寒袭来,“别的我不插手,你们需要我动手的时候再告诉我,我明天只要带走我哥哥就好。”  

  “放心吧,你哥哥,我会完璧归赵的。”馨媃的声音又温柔下来,害的冰月觉得自己刚才是产生了什么幻觉才会觉得冒出那股恶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