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一见钟情,两世挚爱

一零八 那一抹微笑

一见钟情,两世挚爱 我想重生 3338 2017-04-16 13:23:04

    酒店楼上餐厅里,黄莺与众同学正在进餐;一楼的大厅稍微不引人注目的角落,一位青年即使是安静地坐着,不经意间也吸引了无数经过大厅的客人的眼光。他一身蓝与白的打扮,干净清洌就像刚从森林或是海洋里来到人世的精灵王子,温润如玉又深邃似海,令人忍不住想一探究竟。

  容珏刚刚意外地遇见了黄莺,还有那一群跟她年纪相仿的年轻人,她说是她的同学。其中最出色的那个高大挺秀的男孩是站在人堆中间被众星拱月般的存在,他紧紧地伴在黄莺的身边,应该是一个在乎她喜欢她的男子吧?

  如果那个男同学是黄莺的追求者,那么,自己呢?自己自从再次遇见她,与她在新疆几天的相处,然后又是这几个月来的不断接近,难道这不是追求么?

  黄莺是美丽而又可爱的姑娘,自己从未像喜欢她一样喜欢过别的女孩,因为喜欢她而心生欢欣,因为她喜欢而由衷欢喜,跟她在一起,即使一餐只是吃一碗从前不屑一顾的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煎鸡蛋方便面,心灵也是满足的,开心的。难道这不是俗话说的‘有情饮水饱’么?

  好几天没过来黄山市了,今天的意外相遇,乍见她那张出水芙蓉般娇艳的笑颜,胸口荡漾着说不出的感觉,恨不得让她摆脱那群同学将她拉到自己身边。但明显是不能这么自私的,否则肯定会惹恼了她!这姑娘平常的性子时而温和体贴时而又胆子大得要命,属于那种慵懒的睡猫模式,看上去没什么攻击力,可一旦惹着了她,锋利的爪子一出,绝对不会讨喜。

  等不及回小区去找她,索性就在楼下等她吃完饭再拉她一起离开吧!酒足饭饱的她,一般情况下比较好说话,提什么要求也容易一些,耐心地等一会儿之后顺便把她拐走,多制造一点两人相处培养感情的机会,这不是很美妙吗?

  大约一个多小时后,其实已经是午后的时光了,黄莺一行人仍旧簇拥着王志杰浩浩荡荡地往楼下而来,每人脸上都是一副吃得很满意的神色,黄莺这会落在了后面,正低着头从包里掏手机,没有发现容珏芝兰玉树般的身影已经站在前面的不远处,柔和带笑的眼神落在她的身上。

  王志杰和几个女同学比较眼尖,一下子就注意到了容珏的存在。王志杰的脸色骤然阴郁了,酒店大堂的华灯再如何耀眼也无法使他的目光变得明亮,他沉默不语地停住了脚步。而一边有一个女同学叫出声:“黄莺,那不是你那个朋友吗?”

  听到叫声,黄莺抬起头,视线移到前面容珏的脸上,意外而又惊喜地说道:“容珏,你怎么还在这……”她脚步走快了几步,站到他一米外,目光里含着疑惑:“你不会是事情还没办完吧?这都多长时间了……”

  容珏没有理会黄莺身后那么多人的眼光,他温柔而专注地看着她,声音极为轻柔,似乎含着一种特别的情愫:“我在等你!”说完,趁黄莺不留神,还伸手将她耳朵边垂落的一缕乱发拾起来小心地勾到耳廊后。

  黄莺心中更加意外了,而且随着他手里的动作突然感觉脸上有些微微发烫,嘴巴也不知乱七八糟在应和什么:“找我有事吗?为什么等我?我能帮你什么忙?让你等这么久?”

  容珏也很意外黄莺居然在这个时候会有这一堆混乱的问题,他没有直接作答,只胸腔里发出一阵沉闷的好笑,眼里满满的笑意:“哎,我有个忙要让你帮,可不是在这里,咱们能不能先离开?”

  黄莺也跟着笑起来,脑中一清明,于是转身望向众位同学,目光尤其是注视着王志杰,她微笑地说道:“喂,诸位!小女子恐怕是要先行告退了!”

  王志杰纵然不愿意放黄莺在这个时候跟另外一个男人离去,可也没有理由勉强她留下,所以只能默默地点了点头。其他的同学里有两个发出调侃的声音:“去吧去吧,赶快去跟帅哥约会,我们可不敢挽留你!”

  容珏身姿挺拔地伫立在那里,脸上的神情淡然沉着,嘴角噙着笑意,只轻轻地朝大家点头示意:“谢谢!”说完,伸手拉了黄莺一下又立即放开,两人径自走在众人的前头往酒店外面而去。

  两人并肩走着,虽然不缓不急的,但也很快就走要到大门口处。可这时黄莺仍然感觉到身后有一束火辣辣的目光刺过来,浑身有些不自在,心血来潮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目光所及似乎刚刚的视线源头是人群中央的王志杰,因为他的神色跟平常有些异样,还是清冷的样子,却隐隐带着几分阴沉。

  黄莺远远地望着他略略笑了笑,掉转身子的时候,心底冒出了一个念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是谁惹了他让大少爷不高兴了?

  黄莺稀里糊涂地不清楚,这罪魁祸首其实恰恰就是她!当然,错也不在她,只是因她而起惹得人家拈酸吃醋罢了。

  “容公子,咱们现在去哪?你要我帮什么忙?别忘了我只是一个弱质女子,还是个学生,能力有限!你可别把希望寄托在我身上。呵……”跟人在一起,黄莺总爱轻轻松松地说着闲话儿,不想让气氛太闷了。

  容珏温柔好听的声音传来:“放心,只是件小事,寻点小趣味罢了!帮了我,晚上请你吃大餐,海鲜龙虾法国西餐任你挑选!”

  “哦,那我就安心地期待晚上的美食了。等一下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使唤!”黄莺爽快极了。

  容珏开车,两人随着车流聚散慢慢远离了城市的繁华,看着一年来渐渐熟悉的景物和建筑,黄莺发现,车子居然来到了离黄山不远的宏村。

  这是一座有几百年历史的古村落。保留着明显的徽派建筑风格,算得上人类建筑史上的精华,属于国家一级文物保护单位。穿行在巷子间,感受着古代传统文化的积淀与厚重感,微微阖上双目可以感知到这里有着若隐若现的五色灵气,天地五行居然都混杂其中,若是肉眼能看见丝丝缕缕的五彩灵气萦绕在雕梁画栋之上,也许会赞叹一句:此地不愧是有世外桃花源之称的美名!真真是宁静致远适宜居住养老的好地方啊!

  “容珏,咱们到这来干什么?”坐在车上安分了一路,如今到地方了,感觉到这个古村落里宁静的氛围,心里有些儿不安和犹疑了。

  容珏轻笑了笑,瞅了一眼身旁女子的侧脸,眉眼还是那样清纯中不失一分柔媚,他心中的温柔似乎就快从心底蔓延出来了。他以宠溺的语气对黄莺说:“别担心,我才不舍得把你卖掉的。待会你就安心听我的,就算是帮忙了。”

  两人又走过一条蜿蜒的小巷,总算来到一处有两扇红色木大门的房子前面。

  从围墙外面看,这座房子高大庄严,经过仔细整修并精心维护,保留着跟整个村落浑然一体的风格,墙角根基大门房檐,都显示着它有着百年的历史。

  这里住着什么人?容珏带她来这里做什么?造访哪个亲友么?住在这种古色古香的房子里面,会不会是那种一身儒雅胸有沟壑白发微霜的老人家?

  怎么疑惑猜测都不能找出正确的答案,只有眼见为实了。容珏拉了她一把,上前敲门。

  笃笃笃,声音厚朴低沉。两人静静等候,过了大约一分钟后,厚重的红木大门从里头打开。

  开门者是个身穿白色古式对襟大衫也就是那种前世学习太极拳时特意买的古典武士服的中年男子,他眼神明亮面露精明之色,身姿矫健,一眼看上去就是个修炼有成的人物。他眼里带着笑意,应该是熟悉容珏的:“小珏,你来了,你师公正等你呢!”

  容珏温和地问候:“陈大叔,你最近还好吧?”

  这个容珏称呼他作陈大叔的男人爽朗地笑起来:“好,我自然好!小珏,还有这位姑娘,你们请进!”说完,他等着两个年轻人一走进门,就立刻将门紧紧关上了。

  黄莺跟在容珏的身后大约一步的地方好奇地张望着周围的景物,不等她细看,容珏已经转身,微笑地牵起她的手说:“跟我一起进去见师公。”

  黄莺觉得有些不对劲,想要扯回他手中的自己的手,不曾料到,他的手劲竟然极大,而且很灵活,没有将她捏得紧紧的疼痛难受,却又让她无法挣脱开来。

  “容珏,你要干什么!放开我的手……”黄莺从来不是被动捱打的人,她微微地恼火了。

  容珏还是在浅笑:“别生气!你不是答应要帮我吗?这,就是在帮忙!”他把话说得又轻又柔和,头略略地靠近黄莺的耳旁,似乎是怕说的话被旁的人听见。

  黄莺困惑了片刻,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过了一会儿,才无奈地点了一下头,没有再继续挣开被握住的手。

  “帮我个忙,假装是我的女朋友,这是我师公给我定的任务,不完成会受重罚的!你不会害我被罚吧?”容珏继续在耳旁轻轻地说。 

  黄莺侧过头去瞪他:“什么叫我害你!?哼,你才害我呢!你这个阴险狡诈的家伙!不会全是骗人的吧?”

  容珏的态度耐心而温柔,带着哄女人和小孩的味道,简直就叫花言巧语、甜言蜜语、妙语生花了:“黄莺,小莺莺,我怎么舍得欺骗并且伤害你呢!就帮个忙,好不好?这都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你看看,师公已经在屋里等咱们呢!”

  最后是黄莺不得不顺从了,就当是朋友之义急人所急:“好吧!等一会你可别胡说八道,要不然,哼哼……”警告的话只说了一半,古色古香的房子里面就传来了一声洪亮的叫声:“小珏,你怎么还不进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