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一见钟情,两世挚爱

一零六 容珏来访

一见钟情,两世挚爱 我想重生 2839 2017-04-12 22:20:59

    十月五日上午十一点三十分,黄莺刚下飞机进了新家的大门,手机就突如其来地震动叫嚣起来。

  “久违了!黄莺,国庆节放假了,你人在哪儿?”容珏温柔好听的声音不疾不缓地钻进了耳朵里,让黄莺感到既惊讶又有几分心神浮动和几分淡淡的欢喜。

  “容珏!你这家伙,总算探头了!”她适度地表示了惊喜之意,然后声音很大,“诶,话说,你什么时候能把我的东西送到我面前来啊?!当时不还说‘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么,让我等得头发都快白了!”

  细细说来,她跟这个清贵优雅的公子是还有两件事没解决呢。当然,即使没有未了的事,她也期待并乐意再见到他,毕竟,这是一个让人怎么也讨厌不起来的人呢,何况自己跟他一见如故已经把他当朋友了。

  容珏的温柔话语充满了包容和歉意:“哎,黄莺小姐!看样子我惹你生气了?实在是对不起哦!你的东西,我现在、马上、立刻送到,如何?还可以再多一份礼物将功补过……”

  “现在就送东西过来?怎么可能办到!难道……你现在人就在黄山市区?”

  “呵呵,是!怎样?现在过去找你?或者约个地方见面?你来决定吧,我可是客人,人生地不熟的。”容珏的语气轻飘飘带着笑意,但依然可以感觉到他对她的体贴和温柔。

  “嗯,我是地主婆!前几天刚搬新家,就请你到我家来坐坐吧!房子不算很好,但五脏俱全,什么都有!我可以为你下厨,让你尝尝我的手艺!”

  “当真?那太好了!告诉我地址。”

  “车子到黄山医学院南大门,再往东直行米到十字路口,接下来再往南行大约五百米入新河路,我家的小区就在河畔北岸。到地方给我打电话,我到大门外接你。”黄莺跟他讲得很详细。

  “好,我现在就开车去!可能需要一点时间,你不用太早在门外等待,一个女孩子一直站门口不好。”

  “嗯!你快到了给我打电话,我先去超市买点东西。”

  两人挂断电话,黄莺换上外出的鞋子,抓着钱包和钥匙,就疾步往外走了。

  国庆节搬家那天本来是要去大采购好招待同学朋友的,但当天又匆匆被王志杰接到他家里去,所以家里的冰箱如今还是空荡荡的,连电插头都还没接上。容珏好不容易来做一次客,那绝对是稀客和贵客!在他到来之前,花个十几二十分钟到附近的超市买些新鲜的鱼虾和牛肉,做几个他爱吃的菜。上回在新疆时,留意到容珏的饮食偏好,这家伙,吃东西很挑剔呢!

  接下来是马不停蹄的忙活,接人待客、煮饭炒菜,等吃完这迟到的午饭,把吃过的碗筷盘子端到水池暂时先堆着,时间已经是下午快两点了。

  “黄莺啊,看不出来啊,你才这么点年纪又还在学校念书,就培养出来这份好厨艺,实在太难得了!”容珏从餐厅坐回到客厅的沙发上,眉眼弯弯地连声赞美着,“以后谁能娶到你当老婆,那个男人可真是太有福气了!”他清亮的眼眸不时地凝视着她,笑容一直停留在他的脸上,目光中有不容忽视的柔情。

  黄莺心情愉快地听着他的言语,迎向他的目光,但她把他的眼神错认为只是朋友之间的欣赏,所以也顺着他的赞美自行应和了一句:“是,吃过我做的菜的,都夸我有做贤妻良母的潜质,容公子,你走遍天下见多识广,能得你这样的评价,不枉负我一番艰苦辛劳哦!你说,我今天上午刚下飞机就一直忙到现在,可都是为了你,算不算够朋友?”

  容珏粲然一笑,笑容真好看:“够!你本来就是好朋友!好姑娘……”他侧过身子“嘶”地拉开了随身携带的那个提包的拉链,从里面小心地捧出好几个扁平的红盒子,看上去都是首饰盒。

  “黄莺,来,坐到我身边来好吗?看看这些。”他一边说一边又打开提包的另一格,抽出一个暗黄色牛皮纸文件袋,放到了沙发前的仿古红木茶几上。

  茶几上摆着三个红盒子,最上头的一个比下面的小,下面的两个一样宽而薄一些,不知装的是什么珠宝首饰?

  “容珏,哪个是我的小雏菊手串?”黄莺盯着东西,却没有主动去打开。

  “最上面那个就是!下面两件是我送你的,就拿它们当我恭贺你搬新家的礼物!好不好?”容珏笑着看她,目不转睛,视线落在她娇美的脸庞上不肯离去。还亏得他不是个轻浮好色的男人,一直是洁身自好的,无论内在外在都一样干净,要不然就凭他现在对黄莺的眼神,再多点邪魅之色的话,长得如此清雅也变饿狼了。

  既是自己的东西,就打开吧,黄莺轻巧地翻开最上头的红盒子盖,嘿,里面是一串雕刻得十分精美的黄色小菊花,晶莹剔透,每一朵花都栩栩如生像活了一样,不,应该说是缩小了好几倍,每一朵都只有拇指盖那么大,就如真正的野菊花正当含苞待放时一样秀丽。

  “真漂亮!”她夸赞起来。

  “戴上去试试!”容珏提议道,“之前我估测过你的手腕粗细,那块玉雕刻师傅物尽其用不多不少正好雕了十八朵花,串在一起长短应该会合适。”

  黄莺试着把雏菊手串戴在了右手腕上,抬高手臂自我欣赏了一回,然后又把手伸到容珏面前给他看:“如何?好看不好看?”

  容珏神情十分柔和,嘴角噙着微笑说:“好看!东西好看,人更好看!”

  黄莺眉毛扬了扬,嘴往旁边一撇,“容公子,你也学流里流气了!不象话!”

  “嗯,再看看下边的礼物吧!”

  “送给我的?你公司的产品?”

  “看看,红黄绿,三个颜色都有了。绿色那块是新矿的玉。”

  “新矿出玉了?这么快!”黄莺脑中掠过容珏当时的承诺,手上动作不慢,打开了另外的两个扁平的红盒子。

  一个盒子里装着一对碧绿温润的浑圆的玉镯,一个盒子里是两股编织的檀木色丝线坠着一个红得耀眼的吊坠,两样东西的品质都属于上乘,可见是容珏花了心思送的。

  “真送我这么贵重的礼物?”她口气戏谑。 

  “哪里贵重了,你配得上更好的!而且这不过是些你们女孩子用得上的小东西,对于你这个千万富婆来说,小小礼物,不成敬意啦!”容珏说到这,也不再继续这个话题,手里的文件袋递了过来,“这边的这份文件,你仔细看一看,看完签个名。”

  “嗯?”黄莺接过了牛皮纸文件袋,从里面取出一式三份的协议书,看过后才知道,容珏果然是个守信的君子,把口头的承诺变成书面合约,真正具备了法律效应。百分之五的新矿收益,确确实实划入黄莺的名下。

  签了字,黄莺的脸隐隐的有点热有点红。虽然自己拿下这点收益,有点不是那么名正言顺,但谁让当初他答应了自己若是陪他去落实矿脉情况,而且还真找到了。见者有份,不是虚的;入宝山而空手回,会被人当成傻子的!

  好吧,就算是真的过分了一点点,以后找机会回报一二,容珏这个朋友反正已经交定了,他跟李欣李涛的为人处世不一样,纵然喜欢赚钱却不贪,跟他相处时心里无形中会多了几分踏实。

  “谢谢,容珏!”

  “谢什么,我们不是朋友吗?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啊!”

  “呵……”

  “黄莺,以后有时间多往省里跑跑,我们找机会经常见面,好不好?或者我有时间就来找你?行吗?”

  “嗯……朋友多走动才要好!容珏,我会珍惜我们之间的友情的。”

  “友情……呵呵,是,友情!黄莺你还真可爱!”  

  “去去去!什么形容词!可爱!哎,容公子,你说咱们合肥、黄山,几百公里呢,不能经常见面就打电话联系,聊聊天说说话也可以啊!我可是很高兴有你这个朋友哦!”

  “我也很高兴!跟你做朋友是三生有幸。”

  哈哈哈……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光是轻松而快乐的。男女之间的友谊,有时候虽然离爱情只有一步的距离,可是,没听说吗——咫尺天涯,天涯咫尺,这一步或许很难跨越。但无论怎样,友情的真诚和美好,仍然是使人欢喜而又令人回味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