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一见钟情,两世挚爱

一零四 拍卖会(下)

一见钟情,两世挚爱 我想重生 3777 2017-04-10 22:06:22

    拍卖会场中不知哪里敲响了一记铜锣声,“铛……”,声音回荡在偌大的空间里,多么响亮、清扬、悠远,眨眼间无论是大厅还是包厢,众人的叽叽喳喳、闲适散漫,立刻拾掇个齐齐整整,贵宾们万众一心,哦不!是不约而同地神情一肃,目光齐刷刷望向了那个圆台上,。

  “尊贵的来宾,我是拍卖师钱刚,欢迎大家来到这里参加我们华尔贵特别推出的这一次拍卖会。相信这一场拍卖不会让大家空手而返,这里拍卖很多世上罕见的古物奇珍、天材地宝,都是十分珍稀的宝贝,而且其中有几个是由西部某探险队带回来的天地奇物,价值无法估量,就看各位的好眼力自己去判定了!敬请期待哦!”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挺直了身躯站在了台上神态大方地阐述了几句开场白。

  这个拍卖师长得矮矮胖胖的,让人想到一个形容词——冬瓜,还有一个词——水桶,脸庞上滚圆的,身段也是滚圆的,站在台上一点也不拘谨怯场,就像在跟人闲聊瞎侃似的。像这种人,应该是属于“内秀型”,属于肚里有料心不发慌的人物,不然,哪有机会站在京都闻名的会所拍卖会展台上呢?毕竟要当一个称职的拍卖师很不容易,不单要熟悉各种展品的特点和有关知识,对其进行生动的具有影响力的解说,还要有能力引领整个拍卖会的过程,带动大家的购买情绪,善于掌控拍卖现场中出现的各种形势,不冷场不失控,把握分寸。总而言之,这种人能力相当不凡。

  “首先,我们展出的是一件来自清朝最鼎盛时期康熙皇帝最爱的一件瓷器,一个花瓶,它是一件宫廷珍品,原来的主人是京都有名的收藏家,去世后子孙将东西送到我们拍卖会场来寄卖,据我们会所里有关权威专家检验确定,绝对真品!好,我们开始竞价,底价30万元,每竞拍一次往上累加一万元整,最高竞价连续叫三次确定!”

  场上开始有人竞拍了,声音此起彼落,而黄莺对瓷器是没有多少兴趣的,所以也不会去凑热闹参与,只挑高了眉毛笑了笑,目光飘落在下面展台上,脑子里的思绪却飘远了。

  昨天去故宫博物院也耐着性子欣赏了不少古代文物倾听了王叔叔侃侃而谈说了好些有关话题,比起以前对这一方面的知识一片空白来说,也算是稍稍涉猎,虽谈不上有了解,但至少兴趣被点燃了。在欣赏那些数百年古物的时候,黄莺发现几件没有被锁在展柜中的文物,冒出了黄褐色或金色灵光,于是她几乎要怀疑起来是不是但凡古物有一定历史,体内都存在某种特定属性的灵气。今天这拍卖会现场,应该能看到不少古代文物,正好可以作个实验。

  于是黄莺对场上的声浪喧哗充耳不闻,微微地抿着嘴,轻轻阖上眼睛,心中默诵起功法,缓缓进入了意识感应的幻境里。

  在感应中,身前这一片世界里,茫茫渺渺中察觉不到有哪一个炫目的色彩出现在感应的范围内,也许是灵气实在太稀少了?所以运行了功法也没见有哪色灵气往自身方向飘过来。难道是因为京都繁华百万人口,尘世气息过于浑浊浓重的缘故?以至于天地灵气如此稀薄到几不可见?不过在这千年古都里,有那无数个名胜古迹,还有那无数的百年岁月沉淀下的古物,若是它们当中绝大多数都能或多或少地含着一些灵力,又能想办法汲取那些储藏的灵气进行修炼,会不会比单纯地从天地之间吸收灵气的效率更高呢?

  金银铜等器物,里头所含的大概是金灵气,所以多数冒金色灵光;陶瓷品,则冒出暗黄或褐色灵光;而玉石珠宝,之前赌石的时候见多了,涌现的不是灰白灵光就是透明灵光;还有一些竹木纸帛制品,如古画、笔筒、古家具,应该是呈现青绿色的木灵光吧?

  正下方的展台上,钱刚拍卖师还在巧语周旋,不停地卖弄口才,煽动来宾的情绪,把拍卖的场面搞得十分热乎。而黄莺的感知中,台上有一团边缘模模糊糊的黄色灵光,证明那个花瓶确实是件有年头的文物珍品。可想要吸收那团灵光,没有双手去触摸,是不可能得到的。至于花一百多万去买一个自己没有多大用处的东西,那没必要!因为那个花瓶的价格已经涨到一百二十一万了。

  第二件拍卖品,是一株据说参龄有两百年左右的野人参。拍卖师声称它来自于东北长白山区深处,新鲜采摘没多久,底价二十万。这种百年份的野生药材对于黄莺是有用的,因此她立马加入了竞拍的行列。

  她刚举起身边的号牌正要出价,没想到王志杰的眼光居然跟她很合拍,他抢先开口了:“四十万!”人参价一下子翻了一倍,显而易见,他很希望能拿下这株野人参。

  黄莺本是想拍下这株数百年老参看看能不能利用它所含的药力来促进修炼的,以往师父跟自己讲过在修炼中辅用天材地宝,可以扩宽身体经脉的宽度及坚韧度,增进灵力的运行和吸收,对修炼大有益处。但是,大家是自己人,他又出价在前,虽然自己也很想要,可好意思跟他争么?黄莺不由得苦笑了。

  这时候拍卖会场上也有不少人看上了这株这株野人参,纷纷出价,但好在王志杰财大气粗又意志坚定,最后还是如愿以最高价一百八十万拍下了它,欣喜得十根手指紧紧交握,清俊的脸上露出了笑颜。竞拍过程中他也看出了黄莺无声的退让,对她表达了谢意,并声明后面若是又有两人共同看中的物品,他绝不跟她争。也许是怕黄莺生气,他还跟黄莺解释了竞拍这株人参的用途,是为了要尽孝心配一剂药效最好的养生丸给他的爷爷服用。

  自决定退出人参的竞拍之后,黄莺虽然还有些惋惜,但并没有半点怨愤王志杰的意思。任何事物,有所得必有失,焉知接下来说不定能遇上更好的东西!到时候,怎么说王志杰就没有理由跟自己抢了吧!

  拍卖品一件一件地上了展示台,场面很热烈,黄莺也没时间去探查感知场上的物品是否含有灵气,单涨见识就不够时间了。台上出现的许多珍奇之物,是以往的她从未见过实物的,大多数是只闻其名或者书本中看过有关描述,偶尔在电视搜奇栏目中有过惊鸿一瞥。这次总算是大开眼界了。

  时间一点一滴不知不觉中流逝,展台上,拍卖师还在滔滔不绝,举手投足间风采自信,把许多物品拍出了满意的价格。而包厢和大厅的座位上,来宾们有的已经激动过了兴致大减,斜倚在座位靠背上的人多了起来,有的则端着饮料茶水在喝着,可能是为了润一润刚刚呐喊竞价后干渴的喉咙。

  又一件拍卖品上来了。钱刚拍卖师从一个柜子中捧出一个方方正正的盒子,盒子是用某种黑色的木头做成的,盒盖上雕着浮雕,黄莺集中注意力去看,那浮雕图案好像是双龙戏珠。

  钱刚打开盒子,从里头掏出一颗圆形的红色玉珠,不紧不慢地讲解着:“大家请看,这是一盒龙珠!每一颗珠子都比桂圆也就是俗称的龙眼还大,直径从二厘米到五厘米不等,数量总共有五十六颗。虽说是龙珠,但它们并不是来自于海洋里,不是巨蚌里开采出来的珍珠,它们,其实是天然生成的玉珠红翡,是二十年前云南一户采石农民家里多年的收藏,这段时间才流到市面上。珠子大小不一,可制作玉石项链或手链、耳坠、吊坠等。现在,我来说个底价——一百万!”

  眼前又见熟悉的玉,黄莺感觉又亲切又满心的愉快。她熟练地闭上眼睛感应——

  哎哟!好东西呀!

  这二十年前收藏到今天的整盒玉珠,绝对是珍贵无比!红艳艳的珠子,散发着一团跟篮球一样大小又十分浓郁的红色火灵力,色泽是那样耀眼明亮,说明这一大团灵气极为纯净,是稀薄的天地灵气经过多年的凝练浓缩而来的,对于修炼的人来说,比任何东西都珍贵!

  黄莺眼眸灼灼发亮,嘴角噙笑,心中却在发狠:无论如何一定要拿下它!即使花再多钱也不容许错过。她打定了主意,如狼的目光盯着台上。

  “一百五十万!”开口就加了五十万,语气特别坚定。王志杰坐在一旁悄悄地看了她一眼,微微露出笑意。看样子黄莺喜欢上这一盒红色玉珠子,要是她等一下竞拍的钱不够,自己就帮她垫一笔,最好是让她称心如意开开心心的。

  “一百六十万!”从旁边的那个包厢里传来一个女孩娇柔的声音,“这些红珠子真好看!我要拍下来做一套首饰。”于是开口竞拍起来。

   别的女孩子或许只是看中了玉石珠子的外观漂亮,可黄莺不是,她是为了修炼!因此对这东西势在必得。她举起号牌又喊道:“两百万!”

  那个女孩目光朝黄莺这边瞟过来,语气轻巧,眼神轻蔑:“三百万!”

  黄莺才不理会别人的眼神如何呢!她脸上凉凉淡淡的,眼睛只管往下面展台上望,嘴里又叫价:“三百五十万!”人家大手笔,一次加一百万,自已就加五十万好了。慢慢来,别急!就看谁有耐性了。

  那个女孩应该是出身高贵的富豪子弟或官二代,之前就感觉出来,这会儿竞拍东西也十分豪气:“四百万!”价格又上去了。  

  其实若以这盒玉珠的数量和表面品级来说,四百万买下它们,已经是差不多的价了,再高也不会多很多。但是,眼前就两个年轻女孩在竞争,大家都想将它们变成囊中之物,谁也不肯退让,所以这价格只再往上涨了。当然,对于这样的竞价,场上的钱刚拍卖师是笑容满面,说不出的喜气洋洋。

  “五百万!”黄莺这一次狠狠地把价格叫高了一百万,声音还高亢强硬,反正这东西必须得纳入自己手里。谁想跟自己争,就放马过来吧!

  旁边的包厢里传来那个男孩低声劝说女孩的声音:“钟静,五百万了,这东西不值这么多,你别跟着往下喊了。有这五六百万的,买哪些个首饰都成了。”黄莺自从修炼之后,五感极灵敏,那个男孩说话音量再低,她也全听清了。因而偷偷地笑了几声。

  兴许是有些不甘,那个女孩子又举了一次号牌:“五百五十万!”声音带着两分恶狠狠的意思,喊完后好像还朝黄莺瞪了一眼。

  黄莺紧追不舍:“六百万!” 

  拍卖场上不知为什么,除了两个女孩没有别人跟着竞拍这一盒满满地充斥着火灵气的红色玉珠,当旁边包厢的那个女孩停下叫价后,钱刚喊了三遍六百万,最后东西顺利地入了黄莺的名下。

  经历了一番竞争东西总算到手了,黄莺心中的喜悦无法按捺,这一趟来首都,也不计较有没有寻找到亲人,光是收获这一盒珠子,就已经不虚此行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