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一见钟情,两世挚爱

一零一 噩梦和回忆(下)

一见钟情,两世挚爱 我想重生 2555 2017-04-07 16:52:10

    窗外的风似乎大了,隐隐约约可以听见它扑打窗棂引发的震动,是天气开始变了吗,今晚下半夜会下雨?

  夏爱莲从身旁的小圆桌上取过咖啡,喝了一口,把杯子捧在手心感受杯壁上的余温,杯中之物的味道似乎还在嘴里回味,鼻腔里也盘旋着同样的香气。五分焦香中带着五分苦涩,跟心中那股因为往事而生发的复杂心情尤为接近。

  那时,家里正提出要求让她回去相亲结婚,父母来看望外婆后,提前回沪市准备了。过了几天,大姨家的表姐上官悦神色匆匆抱着一个小女孩儿上门了。

  小女孩乳名叫小黄莺儿,长得细嫩又白皙,会说一两句娇滴滴童稚十足的话,让人感觉这孩子真是天真可爱。小女孩长的模样一眼就能看出是自家人,因为,她生了那么一双水汪汪自然妩媚的狐狸眼,五官脸形怎么分析都怎么像表姐,当然,也跟夏爱莲像。反倒是夏爱莲自家生的那个女孩儿,却仅仅像了两分?

  大姨跟妈妈是亲姐妹,两人自小感情很好,两姐妹除了年龄相差四岁,性格长相都差不多,下一代的容貌也长得颇为相近。如果说夏爱莲和上官悦的外貌相似度是百分之六十,而看到上官悦的女儿后,你就会不由得感叹造物主的神奇和血脉遗传的强大,水水的一个小美人儿!

  表姐从小受姨丈的影响,热爱运动崇拜武林名宿,于是学了一身武艺,高考后进了警察学校,毕业后听说进了公安系统工作。每年见面也大概就是节日或者探访长辈的日子,而她什么时候也生了个孩子?又怎么会抱着孩子突如其来上外婆家呢?

  “外婆,对不起,我工作上出了点问题,接下来任务可能有点凶险,能不能把孩子先放在您家里几天?”表姐没有穿那身笔挺的警服,却打扮得漂亮漂亮的跟朵花儿,还抹着唇膏,跟想象中飒爽女警官的模样完全不同。

  外婆震惊地问:“小悦,你要去做什么危险的事情?你一个女孩子,干吗要做这种工作,你……”外婆带着惊讶和不解的语气又问,“还有,你告诉外婆,你什么时候结婚了,还生了孩子,为什么隐瞒我和你妈?!”

  表姐有些难为情又有些焦躁,她告诉外婆:“外婆,我跟人领了证,还没来得及办婚礼!因为你孙女婿有特殊任务,我得陪他做完。身份是伪装的,实际情况需要保密,所以……我们连男方家庭都没告诉,也没办法告诉你们。对不起哦!”说到这里,她抓住外婆的手,又说道,“外婆,孩子能放你这儿吗?大概不超过两个月!如果两个月我还没回来,就麻烦你们把她送回苏家去,就是华南军区苏军长家里。孩子爸是他家的二子。”

  表姐转头看着孩子,又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夏爱莲。她问道:“爱莲妹妹,你肯不肯帮个忙?万一我和你姐夫没能及时回来,你帮忙送孩子找到她爷爷家?”

  夏爱莲和外婆面面相觑,眼神碰触,不约而同地点了头。

  同意了孩子留下,表姐很高兴。她给孩子留下五千元现金作开支,另外留下一张银行卡和密码。可能是担心万一时间不够回不来,孩子万一有什么需要那可不是小事。她还跟外婆说,小心别累着了,最好去请个保姆阿姨来帮忙做家务看孩子。后来三个人聊了大约半小时,她就匆匆离开了,连午饭也没有吃。

  这一天之后,外婆家就留下了两个小女孩儿,一个两岁半,一个两岁。夏爱莲的女儿比上官悦的女儿还要大上半岁,但长得一样甜美可爱。外婆整天忙个不停,却天天眉开眼笑很满足很开心的样子。

  日子一天天过去,很快就来到了夏天。上官悦没有回来,也没有一点音讯。外婆开始担忧了,她曾在电话里跟夏爱莲说,你表姐预定的日期早就超过一个月,却仍然不见踪影,不知会不会发生了什么意外?要怎么办呢?这孩子,也真是的,干吗要干这种工作啊!还找了一个也是干这种工作的男人!

  六月中旬的时候,夏爱莲订婚了,订婚礼办得很有格调,花钱不算奢侈,但满足了她的一些期待和构想。未婚夫的的外表谈不上英俊,但为人稳重,学识丰富,是个有书香气息的儒雅男人。夏爱莲隐隐有些庆幸,自己还能遇上这样的机缘,找到这样一个不错的男人。未婚生子的事,一定要死死地遮掩住,一定不能让他知道!否则……

  抱着这种想法,她对远在湖南的女儿的关心渐渐地少了,淡了。

  晴天霹雳!炎炎夏季的某一天清早,早起买菜的外婆被车撞倒了,脑部受伤昏迷不醒。半个月后,伤逝。

  外婆去世,孩子的事要怎么解决呢?

  表姐的女儿,再等些日子表姐会回来接走,实在不能拖延就找到她公公家送走就好了;那夏爱莲的女儿没人照顾要怎么办?请个保姆在外面养着?或者寄养在哪个亲友家?可万一秘密没被外人守住,被未婚夫家发现了……这绝对是要命的事!

  夏爱莲守着孩子呆在外婆家不敢出去,操心得吃不下饭,睡不着觉。这件事,必须找个最好的手段来解决!最好是一劳永逸,不留下后遗症!

  后来,得到一个消息,表姐和表姐夫在这次危险的任务中双双丧生。小黄莺儿必须送回给她爷爷抚养了,军区大首长,家世显赫之家。

  没有人敢说,圣人善人就不会有恶性恶习。因为一个心地善良的好人,一辈子里也有可能会干坏事做错事,毕竟人的本性中存在着某种趋利避害的本能。夏爱莲一脚踏进了今生最大的一个坑,卑鄙自私地做出了常人难以想象不可饶恕的错事!

  一个小女孩被她亲自送去了远在华南的军区大院,一个小女孩就近送到了湖南某市孤儿院,天各一方的两个小女孩,交换了她们彼此的命运,走进了不同的人生轨迹。一个从小就体验生活的酸甜苦辣,一个从小泡在蜜罐里享福,这一切,都是因为夏爱莲!

  今天看到了那个跟自己和表姐长得很像的姑娘,名字又是叫黄莺,年岁又相当,而且也是在湖南孤儿院长大的,那么,毫无疑问她就是表姐的亲生女儿,苏家的孩子!

  大恐怖啊!万一要是暴露了真相,不仅她丈夫会气得吃了她,而且苏家那边,在军界风生水起权柄极重,孩子大伯如今也承继了家业,站在了那么高的位置上,半个天下的兵都归人家管了。若是知晓了真相,知道自己的那个大女儿是浑水摸鱼冒充的,而真正的侄女却在孤儿院长大,那……简直太可怕了!

  夏爱莲的心又慌又乱又疼痛,阖上眼睛也没有办法安定下来。

  她根本不知道,人家黄莺不是本尊,没有那么在意追根溯源认祖归宗,既然在酒楼的时候那个叫夏阿姨的人信誓旦旦地否认了,她也没那个执念非得要找到那个把幼小的她抛弃在孤儿院的亲生妈妈。况且,亲情嘛,她前世很幸福地拥有,这方面并不缺乏。做个无牵无挂自由自在生活的人,也很轻松啊!她还要修炼还要长生呢!以后就跟师父一样甚至比师父还活得更长寿,那会儿一些直系的亲人早就不在人世了,还在乎凡尘俗事么?那个时候,也许只有走上修行之路的哥哥才能有那个寿数一起陪伴到老,这才是真正的“白首偕老”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