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一见钟情,两世挚爱

九十七 可疑的身世(3)

一见钟情,两世挚爱 我想重生 2531 2017-04-04 16:21:12

    容部长与王老总于国庆节早上的这一番交谈,决定了接下来几天黄莺的动向。她是个很干脆利落的人,这世人畏惧的事儿虽然多,但对于黄莺来说,去陌生的城市见一个陌生的中年女人,而这个中年女人有可能是身体本尊的亲生母亲,这件事对于她来说,或许很重要,但她听到王叔叔的怂恿或者说是提议后,却只是挑了挑秀眉,樱桃小嘴边浅浅的笑却隐隐泛着一丝凉意。

  身前的茶几上,放着她送给两位长辈的礼物,她真诚地笑着:“王叔叔,我都听你的!你知道你关心我,真的很感谢!”

  左边的二人沙发上,坐着王志杰和他的母亲。王母亲切地说:“小莺,像你这么乖巧的姑娘,老天有眼,会让你顺顺利利找到亲人的!”

  “承你吉言啦,阿姨。但是这种事还是要看机缘的,能找到亲生父母当然很好,找不到也好听天由命了,没办法强求的,反正也二十多年习惯了没爹没娘的日子。”

  “你这孩子,从小吃了不少苦吧,还培养出这么坚强独立的个性!这一点很不错哦!阿姨欣赏你!”王母从沙发上站起来,倒了杯鲜榨橙汁递给黄莺,又说,“最好还是让你叔叔和小杰陪你去京都走一趟,看看那人是不是你亲生的妈妈或者其他的什么亲人,如果那人不是,那就顺便在京都玩几天。我告诉你啊,京都市区还有周边还是有好些个名胜古迹值得一游的。我在京都住了十几年,看遍了那里的美景,也吃遍了那里的美食,你们去京都后就住小杰舅舅那里,他大舅家离好几个景点近,附近还有一条闻名中外的小吃街,小莺你就让小杰陪着你到处去玩一玩吃个够,年轻人嘛,趁年轻多走走看看增长见识或者找点乐子也好嘛!”

  她转头扬着眉眸子一闪一闪地,朝自家儿子嘻嘻嘻地笑。自家儿子性子太闷了,说好听的是孤傲清高,说难听点就是性子闷,无趣!从小到大跟在他身边痴缠追逐的女孩也不少,可他总是视若无睹置之不理,一个人冷冷淡淡的。大学读了好几年,好不容易才见到他带女同学回家,说不定这回是春心萌动了!黄莺这姑娘长得好看,性格又大方和善,若是让她当自个儿的媳妇,也不知道她愿不愿?她和儿子两个在一起说话做事不知是怎样的情形?看来,要找个时间审审儿子。这笨儿子,纯情得要命,不晓得会不会追求女人?

  王志杰从坐在客厅沙发上后,注意力一直是放在黄莺身上的,听见妈妈说的话跟他有关了,清冷的目光从黄莺身上转移到他的妈妈身上,头轻轻地点了点,应了声:“嗯!”

  “阿姨原先是京都人?”黄莺好奇。

  “嗯,算是。在南方出生,十岁的时候去京都,直到跟你叔叔结婚才到安徽来。”王母的性子确实是王志杰说的“特别好相处”,有问必答,坦诚得要命。接近天命之年的她,从外表上看,一点儿也看不出经历了许多事的样子,性格开朗又不失温柔,完全不像是个豪门贵妇,若是这种性格的长辈来当婆婆,应该会把媳妇当女儿一样来疼爱吧?

  其实也算是有缘,黄莺和王母的想法居然类似到这种程度,都想到了“婆婆”“媳妇”这密切相关的两个词上,证明她们对彼此的满意度都非常高。只可惜,王志杰不是罗成。

  这一天,宾主尽欢,夜色昏暗之前黄莺回到家里,准备衣物和一些旅行必备用品。

  翌日,与王叔叔、王志杰一行三人乘坐飞机前往京都。

  王志杰的外公外婆都去世了,去世前住在楔子胡同的一处四合院里。如今是他大舅在住,要说外甥和妹夫到京都来,本该到亲戚家住的,但谁让王振东是个大款,做生意是需要经常出差的,京都这边其实也买了房产和车子,但房子虽然漂亮又舒适却在三环之外,出门就要开车,还要注意那个单号双号,实在有些不便了。

  刚到京都的第一个晚上,是住在离颐和园不远的一家酒店里。

  “王叔叔,咱们为什么要住酒店?你家不是有房子吗?而且阿姨也说可以住舅舅家。”黄莺困惑的目光对上王志杰的眼神,发现他也在迟疑。可能他也正要发问吧!

  王振东中年男人的笑声没有年轻人的清亮,但带着磁性低沉的声音听上去如同大提琴弹奏出来的音符:“小杰,小莺,哈哈,你们猜不出吧!山人自有妙计哦!不可说,不可说!”

  这有房子还不去住,非要花钱住酒店,还山人自有妙计,搞得神神秘秘的,王叔叔他到底在想什么?

  两个年轻人无言以对,只有顺从就是。

  把东西放进酒店房间,刚要倒杯开水补一补水分,王志杰一个电话把黄莺从房间里叫出来。原来,是王叔叔让他们两人搭伴一起去外面街上逛逛,他自己有事要先去办,大概晚上才会回来。

  黄莺嘀咕着,他是不是去寻亲访友了?还是生意上有事?或者,他按图索骥依照讯息亲自去找路子见老同学,也就是那个有可能是她亲妈或姨妈的女人了?至于到底是哪一种关系,从那个女人是王叔叔小一届的学妹以及大致年龄来估量,黄莺觉得长得相似度那么高,若真是血亲关系,那不是亲妈,就是亲妈的姐妹,堂姐妹表姐妹什么的。

  零零碎碎的念头从大脑中一闪而过,等双脚站在京都的大街上的时候,中午了。

  “志杰,咱俩午餐去吃烤鸭好不好?两人一只应该可以吃得完吧?”黄莺上辈子来过,那时是与亲姐姐一起来的,当时路费还是姐姐出的,为了安慰似乎患上产后抑郁症的自己,两人来到京都后敞开胸怀玩得十分痛快,可惜后来回家遭遇不幸,发现老公出轨了。黄莺悄悄地叹了口气,心里生出了一股莫名的压抑,把目光移向身边帅哥,看着他年轻清俊的五官,看着他身材颀长穿着白色棉质休闲服和蓝色牛仔裤俨然一副清新有活力的模样,身上少了一丝平时的清冷,多了几分阳光明快,心中这才舒坦了许多。

  两人唤了一辆计程车向往那家名声在外的烤鸭店。除去一只烤鸭,还点了几个特色小菜,再加上一坛据说味道独特极为难得的猪肚片酸笋汤。烤鸭还是那么香,小菜还是那么鲜嫩,但那坛外观形状不知属于哪个朝代风格的暗黄色陶器盛放的酸笋猪肚片汤,酸味多过于肉味,志杰勉强喝了一小碗,只有黄莺将汤汁里的笋片猪肚片全捞出来吃掉,酸溜溜的汤还喝了三小碗。她一边因为志杰那“小生怕酸,敬谢不敏”的神色偷笑,一边感慨着,这道汤实在不符合大众风味,怪不得上辈子来菜单上好像就没这道菜了!时间应该是好几年后,是2003年还是2004年?年头太远,都给弄混了。

  下午两人自是随大流,就近去了市中心。逛商场、钻胡同,游故宫、爬景山,在天安门前拍照,在广场上看红旗飘扬领略人山人海的热闹,其实这几个地方他们都不是第一次游玩,不过这一回是一个叫王志杰的年轻男孩和一个叫黄莺的年轻女孩肩并肩走过的,同样的地方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心情就会产生不同的感受,因为谁能证实,同一棵树上长出来的叶子都是相同的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