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一见钟情,两世挚爱

九十一 拿好处

一见钟情,两世挚爱 我想重生 2535 2017-03-30 14:02:40

    黄莺在洞口塌落的石头中寻到一块含有微薄灵力的原石,虽然其中所含的玉石品质可能很低劣,但至少比普通的不含玉的矿石来得有价值吧!更别提,这一块原石不过是为了证实,此地真的存在一处玉石矿,就在脚下的这片山坡之下,隐藏着无数的美玉和巨大的财富。若是能确认并想办法取得开采资格,往后,在场的人包括黄莺,都将能得到一份合乎身份的经济收益。容珏有财势有人脉,他得大头,他吃肉,别的人也能跟着喝点汤吧!

  抱着这一个想法,黄莺露出一脸欢颜对容珏说:“有极大可能性这里就是玉石矿脉!”她弯下腰指向地上的一块形状不甚规则的大约两三公斤的石块,“找个人把这块石头切开,里面可能就有玉!”

  容珏站在那边定定地看了她一会,转身唤来一个手下,让他将石头抱走找一台带来的小型切石机小心地切割。

  过了大约十分钟,那块原石还没切割好,庚子和那个健壮的青年已经从山洞中钻出来了。两人身上沾满了黄褐色的泥土和黑灰色的沙尘,手肘和膝盖处更是泥污。庚子两只手抓着两根木棒和矿灯,而健壮青年的手里抱着一块七八公斤重的椭圆形的石头,石头上还沾着泥,出洞后居然一时间还舍不得把石头放下,两人皆一脸喜色,

  “容少,容少,大喜啊!大喜!”庚子眉开眼笑,连声道贺。

  容珏一眼就发现那青年抱出来的石头,又看见庚子脸上笑得跟老菊花开了一样,心底也有猜测,说不得这回真的遇了好运道了,当真让自己找到一处玉矿。

  “庚子,说说怎么一回事?”他仍旧一脸的镇静,语气仍旧平和。

  “容少,你来瞧瞧,这块毛料好不好?我猜啊,里头准有好货!”

  容珏走近去仔细地看,黄莺也跟着凑上去了。

  当着众人的面,她没能阖上眼感应,单听容珏怎么说,毕竟人家里经营这一行当也有多年,对于赏析原石毛料也有一番独到的见解和经验,蛇有蛇道,鼠有鼠路,这赌石之道又不止灵力感知的这一种办法,黄莺对他们那些普通人相石大师的经验和眼力,还是有一些佩服的,没有像她那样天赋异禀,却能单凭眼睛就能大致推论原石出玉的可能性,当真是有令人称道之处。

  容珏翻来覆去细细地审视着这块被庚子称之为毛料的石头,目光慎重。身后走来了两个刚刚去宿营地摆弄切石机的手下,一个面色沉稳地唤着容珏:“容少。”随手递过来一块砚台大小的青玉。

  那块青玉体积不大,品级也不是很高,据黄莺估计,最多能卖个千八百块钱,是一种普普通通的低级青玉。跟传闻中那个打猎的人捡到的原石切出来的玉不可同日而语。但是,既然那个打猎的人捡到的那块石头和眼前这块青玉同样属于山洞口出品,这样浅显的地方,就能采出一块好玉一块普通玉,以出玉率来说,已经足以证明此地的矿脉是处好玉矿了。再将庚子他们抱出来的石头切割一下,若是再出玉,就更能证实了。

  “庚子,你们把这块石头抱过去切。”容珏吩咐道。

  庚子会采矿,但切割玉石的本事也不差,比刚才那两个切出普通青玉的人来说手脚麻利得多了。不过两三分钟,那块椭圆的石头就变成了一块厚大约五厘米长十二三厘米宽约十厘米的绿油油的玉料,从色泽和油彩上看,品质绝对不差,算得上等碧玉了。黄莺甚至不用闭目感应就能断定出来。

  庚子惊喜地叫道:“容少!果然是好货!”

  此时不用再进洞就已经可以确定了,这里真的有一条矿脉。不过矿脉有多深有多广,存储量有多丰富,这就还需要专业人士来探测计量了。现如今,就是要保守秘密,不让别人知道这个地方有玉石矿,然后再想办法办妥手续,进行合理地开采和运营。

  容珏是个扬名皖中的青年企业家,从小围绕着这一行长大,这两年父亲把大权移交在他手上,他也将公司工厂商店经营得风生水起。对于怎样吃下这处玉矿,他还是有把握的。

  目前首先是要安抚此行雇佣和跟随的人员,与他们签订合理的条约,许诺给他们一定的收益,让他们先驻扎在此地,而自己赶紧出山去找关系,在最短的时间内迅速办理好相关合法手续。

  说干就干,容珏的性子虽然不是急于求成的,但该做的事就要追求效率,所以外表依然清雅高贵的他,这时候有条有理地开始了布置。

  两个小时后,他已经带领着黄莺和几个手下从山里出来了。

  山外面一座村庄里停放着一辆他的越野车,是他每年来到新疆后随时可以使用的专车。一年里面,他几乎有半年是奔波在外的,除却搭乘飞机火车等交通工具,他在许多地方都买了住处和车子,无需很高档贵重,但至少能满足他所需求,做生意出行十分便利。况且购买房产,从来也只有升值,不会亏的。

  在车上,容珏言语轻柔,态度却尤为坦诚地对黄莺说:“黄莺,这个矿你也有份!今天在场所有的人见者有份,都能拿到一定的好处,你也不许拒绝!知道吗?”

  黄莺轻笑了出声:“哈,我没想拒绝呢,有好处谁不想要,正等你开口呢!不过,一丁丁点就好,用不着太多,我这趟来新疆,光在和田那赌石也挣了一笔了。” 

  容珏牵过她的手掌,手指在她的手心写了一行字,嘴里却静默不言,眼睛往前边一排及驾驶室扫了一眼。

  黄莺是个五感敏锐的,察觉到容珏此刻言行举止的意思,他是不想让其他人知道他给予自己多少好处。于是无声地笑着,犹豫了片刻,就点着下巴,表示同意了。

  原本以为他会一次性给一笔钱当成是为他保守玉石矿秘密的掩口费,跟其他人一样。不曾想到,她竟是特别的,容珏愿意将往后玉石矿脉收入的百分之五给她。这将是一笔为数不少的财富,无需她付出任何艰辛努力就能拿到的好处,简直就跟从天上掉下来的馅饼,白捡来的。

  百分之五,真的已经够多的了!容珏好有良心!

  黄莺眨巴着眼睛,一闪一闪地,高兴得嘴巴已经快要咧到天边去了。管它呢,有好处,不拿白不拿,容珏本来的钱就有够多了,如今再得到这处玉石矿,绝对是撞大运了,锦上添花呢!俗话说,意外之财见者有份机会难得,自己恰好逢上分润一小部分好处,谁还愿意推拒谁就是傻子呢!

  这时候的黄莺收取容珏给予的好处,心中是理直气壮的,完全无法抗拒这份意外之财的诱惑。但是终有一天,当本性纯良的她一想清楚这件事潜在的不合理之处,如果忽略掉容珏对黄莺此时正不断滋长的异样情愫,她一定会以另一种方式来回应容珏的这份朋友之义,至少也会是应和容珏一家子需求的难得之物,比如市面难寻的保健养生的药丸和养颜美容的面膜,送礼就送健康送美丽,比起金钱来说不是更加可贵么!

  出山之后第二天,容珏的连日繁忙让黄莺都看在了眼里,可她也帮不上什么忙,而且安徽那边医学院的开学时间又接近了,于是黄莺8月31号跟容珏告别,辗转坐车和乘飞机,回到了安徽黄山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