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一见钟情,两世挚爱

八十九 容珏受伤

一见钟情,两世挚爱 我想重生 3183 2017-03-29 21:18:07

    山林之中,有的地方寸草不生,有的地方草木繁盛,有的地方温暖如春,有的地方却冰雪不融,在这一片天空下,有时仅仅多走了几步就有可能直接从春走到夏,从秋走到冬,昆仑的地理气候环境如此多变而梦幻,让人不禁畅想着,宇宙的广袤与深邃,群星的璀璨与暗淡,而地球这颗长达四五十亿岁数的蔚蓝色行星,是否隐藏着许多至今未曾为人所知的奥秘?如果有一天,自己变得强大而无所畏惧,是否可以游历天下去探寻万般神奇的真相?  

  黄莺只要稍微地想一想,就忍不住心潮澎湃起来。而眼前,身边陪着容珏及他的手下还有几个维吾尔族的当地乡民,正观望着其中一个富有山林生活经验的人怎样试探一处山洞的底细。  

  那个乡民抱来了一搂干枯的野草和木柴,然后握紧手中那明晃晃的磨着十分锋利的弯刀,将洞口附近纷乱的草藤灌木快速地砍伐了一圈,也没理会它们是枯黄干燥还是潮湿翠绿,一股脑地架塞在山洞口,掏出打火机默默地点燃。  

  可以想像,那堆柴草有干有湿的,点火了,肯定是能焚烧的,但烧起来速度不会太快,而且会因为有了水分而冒出一股浓烟来。这一股灰突突的浓烟闻上去格外的呛人,幸好绝大部分是往山洞里扑的。  

  在场的人都不是脑子笨的,看出了那个乡民是打算熏山洞的,洞里若是有什么隐匿着的野兽毒物蛇虫,基本上只要这么一弄,就会慌里慌张地逃窜出来。烟火一燃,耐心地等待片刻,真的有异样就等东西都跑光了,大伙儿再把山洞挖掘开来,进去探测洞里的情况,里头是不是当真有玉石矿,这样子安全性应该能高上不少。  

  烟熏火燎地燃烧了大约五六分钟,后面因为又有人在火堆上加入了潮湿的树枝,呛鼻的烟雾更浓重了。容珏拉着黄莺的手不放,神色平静地注视着山洞口的情况静静地等着。而黄莺是第一回亲眼目睹这种清理山洞的方式,新奇的心理令她忘记了自己的手还在容珏手中,除了关注那边的情况,她还左顾右盼地扑闪着眸子,观察附近的山势。  

  据那个唤作庚子的矿工对容珏说,他有个外甥是个憨厚老实的,前些天在山中打猎时在山洞口附近几米处射中了一只野山羊,无意中看见了洞口散落着两块疑似玉矿原石的石头,就捡了回去试着打开来,好巧开出一块品质不错的青白色的玉,有二分之一的中奖机率实在难得,怀疑那个山洞里面就是一处富矿。于是,庚子作为容珏忠心的下属,以往从容珏手里拿到了不少好处,连忙跟他汇报了这一情形。庚子家境寻常,性子欺软怕硬,若是说让他自己偷偷地开发和经营一处玉石矿,他定是没那个能耐的。心底只想着将这个发财的可能性跟自己的衣食父母容少爷汇报上去,只巴望着万一真的找到新矿脉,容少能对他大方一点,多给一些好处就是了。

  如果这个山洞里或者说这个附近真的埋藏着一处玉石矿还没被开采,那么,通过附近范围的灵气浓度的感知,是不是就可以大致确定这件事是不是真的呢?

  别人尚在目不转睛地等待之中,黄莺却把眼睛闭上了。

  功法运转中,意识悄悄地延伸出去,在感知中,面前的这片山林里,灵气飘荡,时而浓郁时而淡薄,蓝、绿、红、金、黄五行都有,偶尔能发觉丝丝彩色光晕一闪即逝,最奇异的是,居然在稍微远的地方发现上空升腾起一团妖异的黑中带紫的雾气。那属于哪一种天地灵气?

  近处的山坡山洞所在,天地灵气并没有格外浓郁,也没有感知到平常在玉石中冒出来的灰白或透明的光。这样看来,这边存在玉石矿的机率真的不大么?或者,玉石深藏在山地里,被遮掩了光芒,如今她功力还浅,这么远远地感知,根本就没办法清楚地判断出来。还是进山洞近距离去看吧!

  难闻的烟气还在继续,黄莺的眼睛还未睁开,忽然,前面的山洞口传出了动静。

  有人大吼着:“有东西要出来了!”

  黄莺眼睛一亮,把视线投向洞口。突然感觉一只手被抓紧,她回过头低下去一看,哎呀!自己的手居然在容珏的掌控之中,刚才那一瞬间的抓紧是因为容珏的目光正紧盯着洞口的缘故。

  黄莺觉得自己的手被他牵着着实有些怪异,虽然对容珏确实很有好感,但毕竟跟他算不得什么关系,自己也没想对不起哥哥,所以这一刻才留意到她立即就想将手抽出。

  谁料,这时突然有人惊呼起来。

  “哎,哎呀!” 

  随着这一声惊叫,一道红色的影子从前面一掠而过,向黄莺和容珏所在的方向扑来。就在这电光火石的瞬间,黄莺正想运起灵力跃到一旁,没想到,猛然有个身影飞快地占据了她身前的位置,并且一把将她紧紧抱住。

  “不要怕!”一个好听的温柔的声音在身前响起。

  是容珏!

  话音刚落,前面这个正抱紧她的身子乍然一震,似乎僵直了一下,呼吸声随之急促起来,耳边听出他的呼吸变得粗重,好像还停顿了好几秒钟。然后又传来他的说话声:“黄莺,你没事吧?”

  黄莺心里一怔,又一松,把前面的人轻轻向外一推:“我没有事!”

  旁边有人心疼地叫着容珏的名字:“容少!你受伤了!”

  黄莺两只大眼睛上下打量了挺立在面前的容珏,他一身衣服还是干干净净,依然散发着好闻的气息,伤在哪儿?想想刚才的动作,她转到他背后一看,瞳孔马上变得溜圆,心顿时急急地乱了。

  “真的受伤了!刚刚扑过来的不知是什么动物?你被划了一道很长的血痕……衣服都开裂了!”

  容珏的声音还很淡定:“没关系,小伤而已!” 

  “小伤,这还叫小伤吗?伤口这么长,有二十厘米了!唉!你这都是为了保护我……对不起!”在危急时刻,容珏首先不是想要自己躲避,而是替黄莺挡住了正对着她而来的伤害,这种英雄救美的行为,虽然对于当时完全有能力躲开危险的黄莺来说,是毫无必要的,但是,意外骤然发生的时刻,他不顾自己的安危下意识地主动保护身边的女人,这种行为已经超乎寻常了。

  平日里,以往的容珏哪里是这样见义勇为奋不顾身的人!他的秉性表面上温和谦逊,实际上淡雅如水,像天空上高洁的白云,喜欢清净悠然,怎么会为了救护一个女人而宁可自己受伤呢!

  他对她,究竟怀有什么感情?她对于他,究竟存在什么意义?此时此刻,他还来得及细想过。

  正因为没来得及细想,突发状况的时候下意识地就无私奉献了一回,才让黄莺在歉疚之余隐约地产生了某种异样的心绪,她的心被触动了。

  从心底深处涌现了一个足以心惊肉跳的假设——要是,要是某一天,容珏对她坦言表露,他喜欢她,想要她成为他心爱的女人,她会怎么回应怎么做?直言相告她有男朋友有爱人?或者温文委婉地拒绝免得造成过度伤害?

  念头回转间,她已经将他搀扶到搭建好的一个帐篷里面,他的一个手下也取来了之前预备的药物包裹,对容珏说:“老大,我帮你上药。”

  容珏没有说好,也没有露出半点赞同的神情,眼神带着克制,清俊的眉眼染上了一种淡淡的压抑的痛楚,视线却专注地停在黄莺的脸上,目光里似乎有一丝“我要你帮我上药”的意思。

  黄莺察觉到他的态度里隐含的诉求,连忙应承:“我来吧!”

  那个手下也许是真的关心上司的受伤,也许是少了些察言观色,还在犹豫着想要亲自给容珏上药。

  容珏神色一暗沉,一股凉飕飕的气息立时飘散开来,熟悉他的这种表情的那个手下知道他这会儿是不高兴了,瞄了瞄他的神情还有他旁边这个漂亮的女孩子,幡然醒悟,立刻将手上的药瓶递给了黄莺,老老实实地说道:“小姐,你来。”

  帐篷里留下的两个年青男女,一个是受了伤的患者,一个充当医护人员,暂时是没有讲究什么男女大防的。容珏平生第一次与一个除了亲人以外的年轻女子单独相对,脱下了上半身的衣物,让黄莺帮他清洗伤口和上药包扎。

  黄莺十分细致地进行标准的治疗和护理程序,作为一个大三已经读完的医学院学生,虽然读的是药学系,但其他相关的和一些她认为有用的课程在上半年里,她仍然花了不少心思选修学习。再加上之前差不多两个月在门派中的修习,如今的黄莺可以说是古今兼修,掌握的人体医学和药理知识可以说相当丰富了。

  她一边轻手轻脚地处理伤口,一边说:“容珏,今天多亏了你,你这伤其实是代我受的。实在是万分感激!这伤口不知要什么时候才会恢复,你要小心养伤,别碰了水,也要及时换药,补充营养。”她罗里吧嗦说了一大堆,希望他的伤口赶快好起来,整颗心柔软无比。

  直着身子背对着她坐的容珏耳朵听着她一嘴的絮絮叨叨,嘴角边却偷偷地勾了起来,清俊的脸庞上平添了一丝近似宠溺的笑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