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一见钟情,两世挚爱

七十六 门派的窘境

一见钟情,两世挚爱 我想重生 2374 2017-03-15 17:49:29

    日间蝉鸣声声,夜晚蛙闹连连,放眼望去,一片山地田园景色。虽正逢炎炎七月,此时此地却丝毫也感觉不到原该属于夏季的火热。

  这里正是黄山莲花峰下莲云派。绵延数百年的修行门派,到如今虽然已不复当年鼎盛风光,但谷中地势奇特,若不是亲眼所见,谁能相信以“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著称的天下名山之中,其峰回路转阵法掩盖之下,却无声无息地隐藏着这么一个天然的灵脉和福地。

  门派中有数代门人,但人数才几十个,黄莺事先问询过师父,并得到她的同意,于六月底的一天携带了一大堆的礼物进入了门派之中。

  门规中有一条,莲云派弟子凡是正式拜师者,都必须跟凡俗告别,隐居在山谷中潜心修炼。谷中天地灵气比起外界来说,不知浓郁了多少,若是能在这里安心地修行一段时日,对黄莺来说绝对是大受裨益的。

  去年春节前拜师的时候,黄莺当时的心里其实是有些狐疑的,因为依自己的不弱的修炼资质来说,师父怎么也不会只收自己为记名弟子,连个正式名号也算不上,更别提什么亲传弟子了。可是,后来,不管是洗髓药物,还是功法的传承与学习,黄莺不止一次发现,师父其实对自己相当满意,在传授本事的时候态度亲和无比,教导起来也一点儿也不吝惜。如今她在门派山谷中也见到了不少其他人的师徒之间的关系,师父对她比起别人更细致和关心。

  黄莺无比庆幸,她重活一世,能将前世两人在黄山上的意外邂逅之缘延续到今生,重新拾起接续,结下了师徒缘份。可以说,拜师学艺,也是黄莺真正新生的第一步。每每想到这一点,不止是庆幸,更多的是一种莫名的喜悦和满足就会从她的心底滋生并蔓延,她决意今生要珍惜和维护这一份难得的师徒情份,不让自己哪一天再残留下缺憾。

  拿出少了一味药的洗髓药方,然后与王志杰多番商讨后合作,之后每半年给门派和孤儿院打进一笔固定的经济收入,这是黄莺对师父的第一次回报。从私心上来说,黄莺希望能借此减轻门派搁置于师父身上的负担,让她不用为门派操太多的心,快一百岁的人了,还要每天担心门派中人吃不饱过不好。这也太不像话了!

  当然,黄莺可不敢跟师父明言,她把药方给抛出去换钱了,虽然不是完整的药方,但毕竟是门派之秘,若是将事情完全坦诚,就算师父待她再怎么好,指不定也会被依照门规处罚的。之前不假思索就做下了这么大胆的事,就好像药方是属于自己一个人的,没有顾虑就把它卖了,当时不害怕,可后来细想,心里终究还是有些惴惴不安的。

  不过,来到这隔绝世外的山谷之中,看到桌上的第一顿饭,黄莺心立刻酸涩了!她一点也不后悔自己冒着被门派发现被严厉惩治的凶险了。因为,门派之中,日子真的过得太清苦了,简直……简直不可想像,这跟出家当尼姑还有什么不同!几乎也没什么差别啊!

  外面的世界,新世纪之初,国家的经济已经日趋活跃,物质生活水平大大提高,再也不是二十年前每天二两米饭、不见荤腥甚至连吃几块糖果都舔手指的那种苦日子了。再怎么贫穷、怎么拮据,即使之前黄莺还是个孤儿,可一日三餐还是能荤素搭配,想什么水果糕点面包也都能吃到。可是,在门派之中,大家的日子为什么会过成这样!似乎倒退了二十年的生活水平……

  一个馒头,一碗清粥,一小盘绿叶菜,就是这样的早餐,每天都是这样,而且一天只吃两顿饭。起先黄莺以为,是给自己下马威呢,想吓唬吓唬自己,看看自己能不能吃苦,因为她刚刚进入门派,衣着鲜亮,还带着一大堆礼物要送人,好像是个有钱人家的小姐一样。

  但是,日子一天天过去,每天重复的清苦生活没有让黄莺产生半点不适的表现,只是心中暗暗叹息着。

  这些人,上上下下每天只知道修炼,除却有限的日常事务如种植药材、炼药,怎么也不会给门派想办法创收,也能让日子过得好一点。难道,只有清苦的生活才能作为修炼的激励?符合“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的名人理论?

  黄莺不信奉这样的生活方式!她觉得,如果能把日子过得舒舒服服的,傻瓜才愿意吃苦!修炼,或许有的时候是需要经受住寂寞孤独,因为汲取灵气提升功力肯定离不开较长的修炼时间和安静的修炼环境。不过,并不意味着要自讨苦吃!

  所以,往后的日子,黄莺期待着能够通过自己,跨出第一步来改变门派现状,有效地提高大家的物质生活水平,除此之外,她还想着,门派是不是能入世?通过大家的力量,一起为门派的前途发展而开拓创新,不能光凭一两个人之力。

  莲云派,主修功法以养生为重,精通药理和医理的人不在少数,尤其是几位年长者,都几十岁近百岁的人了,她们对于种植药材和炼制药丸药散,都有着不凡的本事,比起掌门慧明大师来说,也就稍逊一些而已。

  黄莺曾质疑过门中唯一的长老:“咱们门派为什么不让大家入世历练?其实日子完全不必过得如此清寒。”

  长老回答道:“是啊,日子过得这么清苦,为什么不入世?这可都是久远流传下来的门规。只有为数不多经过考验的人,才能稍稍出去办事,这几年,也就我们几个老婆子偶尔出谷。门派之中若要倾巢而出,只有国家动荡或自然灾祸才能出世救助。不然,惟有隐世避居。” 

  黄莺讶然:“这是什么时候制定下来的门规呢?似乎有点怪……”

  “哪里怪了?” 

  “这个门规太黑了!虽然出发点是好的,对国家大事对个人修炼都有益,免得门派中人被世俗所羁绊和干扰,但是,这么几百年过去了,门派中也才几十个人,却把日子给过得这么憋屈,一点意气风发都没有,干吗呢!门派这样发展真的对吗?陈规旧例有时候是不是需要适当的更新和改变,日子才能鲜活?”

  黄莺侃侃而谈,脸上有忧虑有不满。

  “孩子,你这话很新鲜啊?跟你师父说过吗?”长老皱着眉头瞪着她。黄莺分辨不出她话中的意思,到底是赞同还是否定。

  “师父?我没说。不过,我似乎能看出她对门派如今的生活有忧虑之色。恐怕,她也是有点正在反思和自省吧?门派要不要继续以这样的模式延续和发展下去?以后的路是越走越窄还是天高路阔?长老,您说呢?”

  一番长话,似乎也引发了长老的思索,她静默了。

  但愿,万象能更新。数百年的历史,该改写或者翻篇了。就算,没能做出重大改变,至少也能激起微澜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