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一见钟情,两世挚爱

六十七 与人有约

一见钟情,两世挚爱 我想重生 3702 2017-03-07 14:00:42

    又是一个星期六。出租公寓所在的小区笼罩着蒙蒙的晨雾,花坛里的成丛的迎春花正在盛放,那朵朵绚烂的艳红或紫红开得如此奔放热烈,一棵棵知名或不知名的高大的树木已经争先恐后地抽出嫩绿的叶子,一枝枝绿意盎然,被一夜的雨水滋润得分外有生机。

  室内,黄莺如雕塑一般静静地盘坐于床上呼吸吐纳,已经静坐了一夜。逐渐亮起的天色唤醒了她的生物钟,她身体微微一动,忽然睁开了眼睛。

  她望了望窗外,微微一笑,立刻像一只轻捷的小动物似的从床上跳跃而下。挺挺胸收收腹,扭一扭纤腰再舒展舒展双臂,她的嘴里发出了一声轻轻的慨叹:“唉!练功真不容易!”

  是啊,直到今日,五月上旬快过去了,事情做了不少,可修炼的长春功却进步不大。自从春节时功法冲破入门级别进入第一层,当时那满腔滚滚的喜悦如今已经如一潭静水,看不出明显的进步,令黄莺在长久的坚持之下偶尔也会产生怀疑,自己到底算不算是修炼天才?

  可当初师父明明夸赞过她呀?比起门派历代祖师,那几个传闻中有绝世才华的人物,自己的起步不是更高么?无论是引气入体还是第一层,较之别人所花费的时日还短。哎,难道是自己过于自信了?还是这两三个月的修炼还不够勤勉?要不要延长每日的修炼时间?或者是因为修炼的地点灵气太匮乏的缘故?

  左思右想之下,黄莺认为,导致她功法进程减慢的罪魁祸首肯定是后者!要不然,天下那么大,修行者为什么那么稀少而罕见?原因不外乎就是这个:地球不像远古时代那样灵气鼎盛,科技进步带来的副作用之一就是大气被污浊、灵气流失,修炼环境变得极其恶劣,所以想要修炼有成实在不易!于是,凡是真正想要修行的人,不是进了深山老林偏远山区隐世潜修,就是选择在那些有灵脉盘踞的名山胜水之地或出家为尼为僧为道士,只有这样天天在灵气浓厚点的环境潜心修炼,功法才比较有希望更快地提升吧?!

  就是这样!所以,今年暑假有大把时间了,咱也进门派山谷修行去!非去不可!无法忍受再这样缓慢的进度了。长春功法第二层,什么时候才能达到啊?什么时候啊什么时候!郁闷……

  电话响起,接通,是王志杰。

  近来跟他有了比较密切的联系,大都围绕着药方合作的事情。前几天尘埃落定,原本以为不再亲近了可以收收心把精力放在修炼上,哪想到今日才一放假,他居然一大早就给她打电话,要干什么呀!

  “早上好,志杰。”

  “嗯,早!”

  他的语言习惯照旧简短精炼。除非是谈公事,否则不会太主动沟通。

  “志杰,找我有事?这一大早就把我挖起来,我连早饭都还没吃呢!”黄莺随意闲聊。

  “请你吃饭,要不要?”电话中他的声音似乎带着怂恿,黄莺仿佛看见他嘴边清浅的笑意。这家伙不怎么爱笑,偶尔有点笑容,却总是淡淡的,从未像那种开朗的男孩子快活起来可以哈哈大笑把八颗门牙全露出来给人看见甚至能笑得前俯后仰的阳光灿烂。也不知道他家里是如何教养出他这样的性格来。

  黄莺摇了摇头,应道:“早饭?也太便宜你了,不要!而且我今天上午跟人有约,没办法跟你出去。” 

  “哦!那请你吃晚饭,怎么样?”王志杰顿了顿又说道。

  奇怪!今天他到底怎么了,对自己紧追不舍的一直想请客,不会是公事完了谈私事,想追我?

  黄莺笑了起来:“大少爷!你今天是怎么了?有钱没地儿花很难受是不是?你想请客我当然乐意,可是有事你可以直接在电话里说呀!就算在学校里你万众瞩目的不方便,可递个纸条说明一下也没什么。到底有什么事不能痛快点说的?不会是制药厂那边出了什么问题吧?”

  她滔滔不绝的,电话那头却安静不语。良久才传来一句:“就是吃顿饭!我爸想见你。”

  黄莺吃惊了:“不是你请我吃饭,是你爸?”

  “嗯!”其实是他想跟她聚聚,在学校里虽然天天见面却距离三米远,两个人只能点点头笑一笑打招呼,就跟那肚子饿的时候只能用残羹剩饭止饥一样,根本不能满足心中的食欲。现在他看见她,就很想跟她近距离坐在一起,听她说话逗趣,欣赏她明媚的笑容。这种感觉是二十几年来从未有过的。

  邀她出来吃饭,顺便让爸爸见她一面,之前爸爸不知从哪个人嘴里听说了,自己和一个女同学一起合作开发新药,一天晚上睡觉之前还找自己说起这事。似乎对黄莺产生了某种兴趣,难道爸爸以为她跟自己有什么特殊关系甚至可能是自己喜欢的女孩,所以想要见识见识?

  喜欢?也许吧!这段时间,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她娇小而美丽的身影已经犹如一道鲜明的印记,出现在眼前,也刻印在心上。有一次乱七八糟的睡梦里居然也梦见了她。对于他来说,兴许她真是与众不同的吧!就像春风里绽放的玉兰,送来一阵阵清新无比的芬芳。

  答应了王志杰晚上跟他一起吃饭,心想像他爸那种大老板,整天忙得要死时间比金子还金贵的人,既然开口邀约,肯定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这一顿饭,就算是鸿门宴,也根本没有拒绝的余地。去就去,有什么!反正这回跟制药厂方面的合作已然签约,总不可能朝令夕改毁约吧!这是不可能的!

  何况,从王大少爷对自己的态度里就可以推断出他并无恶意。既然这样,那这一顿饭,应该不至于食不下咽。也许只是跟这一次合作有关,大少爷他爸想要了解一下自己而已。毕竟,自己是跟他儿子合作的人,他关心儿子也是应该的。

  今天,黄莺跟人有个约,约会的人可不是男人。别忘了,养生丸制作方法卖出去了,以后只管收账,不用发愁。但之前制作出来的面膜泥,给宿舍的人用了一些还余下一半,黄莺想拿去市区里著名的大型美容会所“美丽女人”,看看是不是跟她们合作或者干脆直接卖给她们。只是唯恐药方轻易外泄,将来兴许只能不定期地制作出面膜泥拿出去卖钱了。

  可是,时间呢?她还要学习还要修炼,时间本来就不够用,怎么安排才妥帖?始终拿不定主意。

  最后黄莺决定,走一步看一步,视情而定吧!有时候,计划赶不过变化,顺其自然好了。终归是赚钱的事,操心过多也太累了,上辈子做了那么多事把自己弄得那么疲惫,这一辈子还要这样吗!话说吃一堑长一智,车轮不要在同一处沟壑处翻车才是!

  心胸豁然开朗之后,黄莺眉眼弯弯,露出甜美清澈的笑颜。

  坐车找到“美丽女人”会所,因为是周末,里面来做美容的客人比较多。上午十点多钟,几层的大客厅、小包厢就已经随处可见衣香鬓影,有中年贵妇也有年轻少女,甚至连五六十岁的正要步入老年的妇人也看到好几个。

  美丽永远是女人的主题,因此,黄莺的面膜泥跟养生丸一样,仍然不愁卖!

  不过一个小时后,会所的主管就唤来她的老板娘,一个身材性感迷人的女人,猜不出她是几岁,好像三十,又好像四十,指不定是驻颜有术的五十六十岁。那老板娘神态慵懒中透着妩媚味道,跟黄莺谈起正事来却立马正经起来。

  “姑娘!你这东西的美容效果说实话是不错!我想购买它的配方,你能卖给我吗?需要多少我们可以谈谈。”

  “不好意思哦,老板娘!我手头没有这个配方,这些面膜泥都是别人配好原料制作出来,然后让我带出来试卖。所以,你若是觉得这面膜泥的效果很不错的话,可以考虑合作,你这边出地点和人工,我这边出制作好的面膜,咱们合作赚钱,怎么样?”

  “合作?怎么合作?利润分成要怎么算,这事挺麻烦的!”那老板娘眨着妩媚的大眼睛,黑而密的睫毛像羽毛轻轻扫着,对上黄莺清澈的眼眸,她一下子就看出这个女人跟只狐狸一样狡诈。

  能将一家美容会所经营得如此成功并且扬名黄山市,这个女人必然是个心思敏慧手腕灵巧的人物,身后的靠山绝对坚实。自己要跟她打交道,纵然不能赢得她的好感,也不能触怒她,至少也要和平共处。

  “这面膜效果好,是因为用了许多珍贵的药材,就这么小小一瓶面膜泥,原材料成本六十几万。你说要怎么合作?”

  “是真的么,这么贵!这一瓶也就大概能做个三十次最多了。一次要两三万的成本,太吓人了……”那老板娘心算过后,脸色有点不好看。

  “只能做高端阶层人士,那些消费得起的。不过效果真的奇佳!天然无副作用,肯定会受好评!不怕贵,只要东西真的好用,真正有钱的人若是花个几万就能换回来美丽,谁会不舍得呢!”

  老板娘抹着鲜红指甲油的纤细手指托着下巴沉吟了片刻。最后坐直了身子,正色道:“你卖我买,咱用多少买多少,干不干?也别提分成合作什么,咱们干脆点。”

  这样也好!不牵扯太多复杂的利益关系。黄莺点头称好。

  后来两人商议了,卖完一瓶再清算一瓶的钱,不是赊欠,只是美容会所方面还无法估算出这成本几十万的一瓶面膜泥,究竟能给几个客人做美容,成本与利**间该如何定价,但初步协议是,一瓶面膜泥美容会所大概给七万,因为黄莺对那老板娘一脸诚恳地说实际制作成本就要六十五万,一瓶使用下来会所这边至少能有个十多万的利润,她分小一半五万元不多吧,她这方投入那么大收益还不足一成,已经低得不能再低绝对不再让步了。

  美容会所几乎不需要付出什么,只要在现有的客源上宣传使用这种高价的面膜泥,效果出来了以后说不定还能凭借这东西令会所的声名更旺人脉更广。毕竟,这东西那得有钱有势的人才舍得用。

  初步,也只是初步!黄莺觉得,既然还没打开市场,那自己先吃点亏好了,往后,只要美容会所还需要这东西,那主动权就掌握在自己手上。反正,协议上面写的自由空间很多,也许是人家现在还不太信任这面膜泥的功效,以后的事情就以后再说吧。

  说不定,以后搜罗不到好药材了,还得托王志杰那边帮忙。或者,自己有时间了也去什么长白山太行山昆仑山什么深山老林子偏僻山村去找找那些上年份的真正的好药。

  唉,该死的,事情一想想好像越做反而越多。可是人生还想要轻松快乐,怎么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