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一见钟情,两世挚爱

六十一 初步交流

一见钟情,两世挚爱 我想重生 1927 2017-03-02 12:08:29

    黄莺从吴奶奶的屋子里走出来,一眼就看见王志杰身姿挺拔地站在不远处的地方,视线正好移往她这个方向,可见,他正在等她,还颇有耐性,看不出有丝毫急躁。

  黄莺扬起了笑脸,迎上前去:“班长!有事找我?”

  站定在王志杰面前一米外,笑眯眯地抿着嘴大胆地直视着他。眼前这个绝对是养眼的帅哥,不看白不看,毕竟任何真正美好的事物总是会轻易令人心生欢喜怎么也厌恶不起的。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也许是因为重生之后看见的第一个男人罗成恰好是一个俊美刚毅充满男人味的美男,也许是看见的第一个女子小玲也是一个温婉秀丽的美女,也许是因为黄莺本身长得好看而且洗髓伐筋后容颜更是娇艳,也许是重生以后她不愿意再委屈自己决意追求自由……于是黄莺居然产生了一种特别的爱好,她喜欢看美人儿,不管是哪种类型,燕瘦环肥、雅俗共赏,而且无论是美女还是美男。虽然不至于有那种变态的想法——把看到的统统想方设法占为己有,或是画一册类似于“金陵十二金钗”美人图录作个怀念什么的,但这样放肆地欣赏美色总归还是有点儿离经叛道不太正经的意思。

  不不不!黄莺可是个守规矩的人,她完全没有想要背叛哥哥或者精神出轨,这种无法对人明说的小爱好,那纯粹是因为看到美丽的事物心情会感到很愉悦,纯粹是目光欣赏没有贪恋的。

  回到1999年冬天至今不过半年光阴,黄莺已经跟前世的红樱渐渐地在撇开关系了,心中有了不一样的想法,人生终将留下不一样的轨迹。谁也无法预期,她的生命即将焕发怎样的光彩,那种种改变是否能让她过得更幸福快乐?

  王志杰个子很高,没有罗成的健硕,肩膀很宽,但似乎没有结实的肌肉,可是他站在这儿,隐隐却散发出一种不知从哪里滋生出的强大的自信,让他即使是沉默着一句话不说也流露出一股令人信服的气势。

  他凝视着她,眼眸深深地,看久了仿佛有口漩涡要将她吞没,唇边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

  “怎么不说话?到底有什么事要找我?王大少!”

  黄莺站在他面前欣赏了半天美色,见他一言不发赶紧问道。觉得他应该不至于因为自己没有快一点从吴奶奶那儿出来让他等了太久而生气,你看他清俊的脸上还泛着浅淡的笑意,这已经很难得了好吧!

  平时这家伙在学校里也很少说话,会不会有语言交流障碍?

  王大少产总算开口了:“黄莺,我刚刚听到了。”

  “哦,听到什么了?我跟吴奶奶说的那些?”好像也没什么呀,是不是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发生了?

  “班长,我刚刚好像是在劝吴奶奶吃药而已,她老人家有心脏病。”

  王大少又说道:“嗯,听得出来。她有病,你给了她药,那药那珍贵。”

  “是啊!本来就珍贵的药。”

  “能治心脏病?还能变年轻?”他清清凉凉的嗓音如清泉一样流进她的耳朵里,令黄莺心中骤然一惊。

  哎哟,说实话这药效会不会让人太震撼了!王志杰竟然这么在意?他想干吗?

  她心中忐忑,不敢用确定的语气来回答他的问题:“这药是我师父制的,效果应该很好吧,我也没用过。”

  王大少道:“你有师父?他会制药?”

  “是,跟师父学点本事。不然在学校里学的知识都是纸上谈兵,实际作用不咋样。”

  他沉默片刻,又说道:“我家里的企业中有一家是制药的,你……你想不想要一笔钱,把你师父给你的那药的制作方法拿来卖给我?我试验一下药效,能让它上市场销售。”

  “卖药方?不,不卖!”黄莺二话不说,立刻否决了。她原先就想过找家制药厂来合作,正好王志杰家里就有,这叫正中下怀,毕竟另外再找一家,也没那么容易,至少他也是一个班的同学,平时看上去人品也不错。只是,他让自己直接把药方卖掉,黄莺可不愿意。就这么做这一锤子买卖,杀鸡取卵,那才是傻子行为!这药方,珍稀得很,就是那下蛋的金鸡,是钱财的源头,得让人民币像泉水汩汩而流源源不断那才叫正理。

  “我们合作?药厂是你家的,药方是我的,我用它来入股,行不?”

  王大少敛下眉头目光落在地上,抿着唇静默,他在思索是否可行。两人间的气氛更严肃了。

  良久,他回应:“可以考虑……”

  黄莺问:“你家里的企业,你有权力决定吗?你是有能力,可还是学生……”

  王大少扬起了笑容,眼窝里也带着笑意,一向的清冷气息已经消失不见了:“你忘了,我读药学专业,辅修制药工程。我家里的制药厂,百分之八十的股是我的,我平时也参与管理,有决议权。”他的态度很自信。

  黄莺放心了:“那就好!那我们找个时间再细致地谈谈,好不好?”她拍打了一下自己的双手,发出清脆的声音,朝王志杰送上一脸毫无保留的明媚的笑容,白皙的脸庞在阳光下闪着白玉一般的光辉。心里想着往后可能就是合作者了,咱这态度得表现好一点儿,多争取点利润。

  她此时没有想到,站在眼前的男人表面上还是个年轻的大学生,其实根本不是个简单的人物,他目光落在她娇若百合的脸庞上,眼神里含有一分欣赏一分喜欢,脑子里也已经开始在酝酿了。

  有时候,人生经历的丰富与否并不能代表胸中城府的深浅,有时候,性格往往决定了事件的发生和发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