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一见钟情,两世挚爱

六十 送药

一见钟情,两世挚爱 我想重生 2023 2017-03-01 15:36:48

    吴奶奶的话让黄莺仿佛回到了前世,当年她跟命运抗争,离婚、创业、养家、重病,一连串的遭遇令她自信之余也深深地感到疲惫,对生命健康的渴求是最后那段人生的最主要的愿望。而今生,她有机会重来,期待改变自我,掌控自己的人生,此时若是也有机会帮到自己喜欢的老人,她怎么可能不愿意呢!

  眼眸闪烁了片刻,犹豫了好一会,她才开口:“吴奶奶,如果我说我有办法帮助你,你愿意相信我,听我怎么说就怎么做吗?”就怕她认为那三粒药不是正当途径而来的,路子黑,不肯信任,那只能错过了。 

  吴奶奶肯信吗?她会不会认为我在害她?不会笑话我吧?毕竟,传统观念里都以为,只有那些年纪一大把胡子长头发白的老宗师,开的药才是好的值得信任的。自己这种涉世未深的年轻人,能拿得出什么好东西?

  还真是良药!可是,你信不信?信不信?相信的话就试一试!

  吴奶奶目光温柔地注视着黄莺,和气地说道:“你是个好孩子!我可以听一听你的想法,或许能让我觉得真的应该相信你。你说吧!”

  “吴奶奶!”黄莺掏出口袋里的药瓶,递给她,“这里面有三粒中药丸,是很珍稀的药材研制出来的。你每天吃一粒,等三粒吃完后,你的心脏问题一定可以解决,兴许整个人还会消除皱纹皮肤好,精力充沛,年轻很多。吴奶奶你相信吗?”

  黄莺大致说明服用的方法,她可不敢让年纪大的吴奶奶一股气把三粒全吃下去,担心药效太强了,老人身体虚弱会无法承受。回想几个月前初次洗髓的痛苦,虽然说洗髓之后整个人的面貌会焕然一新,可那种痛不是那么轻易承受得住的。一副药材出品十二粒药丸子,药效减了可那种浴火重生般的痛楚也没有了,这样药性温和点正好更适合这些年老体弱的人服用。

  黄莺说完后,明亮的狐狸眼一瞬不瞬地盯着吴奶奶看,想要知道她有什么反应。

  吴奶奶接过药瓶,翻来覆去地看着瓶子外表,然后把药倒在一张干净的纸上仔细观察,还低头闻了闻。

  她露出了笑容:“就是这三粒?只要吃三粒就可以了?”

  “嗯,三粒,每天一粒。不要一下子全吃下去,会受不了的。药吃完,吴奶奶你的病就好了。真的!”黄莺信誓旦旦,一副不容置疑极为肯定的模样。

  吴奶奶微笑着,又问:“莺莺,你……你能跟我说说这药从哪儿来的吗?或者说是谁给你的?哪个中医大师?”

  黄莺摇头:“吴奶奶,药怎么来的我没办法说明白。反正是我师父给我的,他说是可以救人于危难的药,药的效果绝对顶级,你就吃吧!吃吧!相信我。”

  她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吁了口气,不想再多说了。反正只要吴奶奶肯相信,吃了它,到时事实胜于雄辩,说再多有什么用呢!

  老人沉默了下来,似乎是在犹豫不决。

  大约一分钟后,她抬起头直视黄莺:“俗话说,敢拼才会羸!奶奶年纪虽大,胆子却不小。莺莺,我信你一次!希望不会让我失望。同时,我也要谢谢你!谢谢你给我一个重获新生的机会,说不定,奶奶还真能恢复健康变年轻漂亮呢!”

  黄莺兴奋地站了起来:“吴奶奶!你愿意了?”她扑上去抓住老人的双手,“你一定不会失望的!真的是好药!来之不易的好药!你会变得更好看的。真的!”她的目光灼热,凝视着老人。

  吴奶奶抽出一只手轻轻拍了拍黄莺的手背,那只手虽然不再光滑有点枯瘦,但干燥而温暖,似乎带着一种未知的令人安心的力量。

  “吴奶奶,我给你留电话号码吧!你过几天吃完药,给我打个电话。”

  “好啊!”

  不知什么时候,这座低矮的房子里悄悄暗了下来,在不远处,也就是屋子前面的窗户外边站着一个人,肩膀宽宽的身影挡住了一部分光线,他逆着光而立,脸上神情喜怒哀乐模糊一片怎么也看不分明,等黄莺集中注意力再看——

  是他!王志杰。

  他一向清冷淡然的眼神居然变得幽深如两汪墨色湖水,静静地站在那边望过来,眼里隐含着的意味难以分辨,也不晓得他是不是因为发现了什么意外或惊奇的事而且让他很在意,才会变成那样。也不知道他站在那里多久了,竟然一声不吭的。

  黄莺主动唤他:“班长!”要不要让他也进来坐?可自己不是主人家,不能替吴奶奶招待客人。于是她把眼睛转过去看吴奶奶,脸上是询问的神色。

  吴奶奶笑容慈祥,问:“莺莺,你们一个班的?请他进来坐吧!”

  黄莺浅笑着点头。

  “小伙子,要不要进来?”

  王志杰摇摇头,站在窗口回答:“谢谢,不用。”视线移向黄莺说,“你出来,我有事找你。”说完,又转过去对吴奶奶扯出一丝淡得几乎看不清的笑意,“吴奶奶,再见!”

  眨眼间,他颀长而挺拔的身影消失在窗外。

  班长找自己有什么事?黄莺眨巴着眼猜了半天怎么也猜不出来。两人在班里终日也就是行个注目礼,基本可以说没打过交道,他有事情怎么不去找别人,反而找到自个儿头上来了?真奇怪!

  黄莺写下几行漂亮工整的笔迹,留下姓名、学校班级、手机号,又仔细叮嘱了一遍怎么用药,不厌其烦地再一次强调后才给了吴奶奶一个用力的拥抱跟老人告别。

  离开之前,老人取出了两幅她收藏的刺绣作品,说是她一针一线亲手完成的,硬要送给黄莺作个纪念,让黄莺别嫌弃。黄莺摇头道:“吴奶奶,这都是你的心血,我不要。”推辞过后,才收下其中的一幅“春色满园”。

  礼物不在于价值高低,而在于送的人心意深浅。万分之一千和百分之一百,两者之间实难比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