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一见钟情,两世挚爱

五十九 吴奶奶

一见钟情,两世挚爱 我想重生 2792 2017-03-01 13:41:59

    在孤老院院长刘安老人的指引下,黄莺和小菜先后找到了两个需要帮助的老人家。

  前一个是个老年男人,面容老态看上去有些浮肿,老院长叫门时他在里面应门的嗓子很粗,两只眼睛混浊不堪地瞅着人,丝毫辨别不出他到底欢迎不欢迎这些年轻人前来帮忙干活,反正脸上瞧不见他乐意还是不乐意。院里的老人每人都自己住一个房间,平时生活小细节部分是需要自己打理,也许眼前的老人不太在意这个,所以房间里飘着一股让她有点难以接受的异味。

  “老蔡,这两小姑娘有心帮你洗洗涮涮的,你有啥事就吩咐她们干吧!”老院长笑眯眯地对住在这个房间的老人说。说完,还转身亲切地看了黄莺和小菜几眼。貌似是在鼓励和赞扬她俩。

  那个名叫老蔡的老人没有多大的反应,看他沉思片刻然后目光往自己的房间里扫视一圈,才点了点头回应道:“那,帮我洗洗被单和窗帘吧!”说完他用一种不怎么相信的眼神上下打量着两个小姑娘,又说道,“能干得来吗?你们……”

  哎哟,原谅她吧!黄莺第一感觉就是这个人有点冷漠有点无礼,实在让人不喜欢。就这么片刻工夫的接触,她那小心肝儿就有点儿想要发抖又有些心寒,只觉得浑身不舒适。

  这老蔡需要人帮他拆洗他那床盖了一冬天的被罩还有房间里两面厚重的窗帘,这可是需要爬高踩低的力气活,还好小菜从一旁经过的路上看见一个她们班级的男生,就他和她两人接下这项艰巨的任务。而黄莺则庆幸不已地离开这个地方,跟着老院长转向另一处建筑。

  一路上,老院长是个细心的懂得察言观色的人,也许是看出了黄莺刚刚的不自在,他流露着一脸和蔼的笑容对黄莺说:“这位小同学,你别担心,我们一会儿去找的那个人,她为人非常好,温柔可亲,绝对不会让你感到失望的。只不过,她身体很弱,心脏有毛病,需要人更多关心和体贴她。你,能不能对她好一点?”老院长的语气到最后居然带着恳求,脸上有忧色。

  显然,那个即将出现在眼前的老人是女子,在老院长的心目中,她有着相当重要的地位。只需稍微留意,就能察觉他对那老人有着一种特殊的情感。

  不会是他的什么人吧?老伴?哦,应该不是,院里的老人不都是单身么?那么就是喜欢的人了。呵,对于老年人来说,纵然是历尽沧桑青春不在,两鬓斑白皱纹满面,但同样没有人甘愿守着最后的孤单忍受无边的寂寞,他们依然希望晚年的生活能过得更安定而幸福,心底有着永远也不会消逝的渴望。

  黄莺在老院长的表情里找到了他对那个老人有着多么深切的关怀。于是她笑了笑,说:“刘爷爷,我这样叫你行吧!我知道,今天我们一群人来这里是干什么来的,我不是挑剔,刚才只是有点不舒服,现在已经好了。你放心,等一下我一定会好好表现!”刚刚那个老蔡和即将见到的老人绝对是不同的,光听老院长这一说就可以预想得到了。

  说真话,黄莺并不觉得献爱心做好事就一定要欢欢喜喜不能有半点个人情绪,“奉献”并不代表可以委屈自己来满足他人的愿望。刚才那老头真心让人喜欢不起来,瞧他的住的地方那个气味的,那老头难道不搞个人卫生么!

  几分钟后,两人站在了一座低矮的平房前面。

  这座房子只有一层,屋顶盖着是木头椽子和瓦片,墙外原本是刷着黄泥的,但几个边边角角的地方可以瞧出来,房子基层是青石,上半部是红砖砌成的,倒也牢固结实。

  房子的的门打开着,老院长在外面喊了一声:“小洁!”

  哎呀,好个新鲜娇嫩的叫法!黄莺站在老院长身边心儿抖了抖,嘴角跟着扬起了笑意。

  在喜欢的人眼里,对方永远如年轻的时候一样,并不因为年华而苍老,连称呼也是这样令人意外和惊喜。

  “是老刘啊,你进来吧!”里面的回应是一种好听的嗓音,柔和而舒缓,光听声音判断不出年纪有多大。

  老院长满脸欢欣地拉了黄莺一把:“来,小同学,跟我一起进去。”他的声音那么轻快,眼角的皱纹都堆起了好几层,老脸像盛开的菊花似的。哦,兴许是因为就要见到自己喜欢的人了。可是,两人就在一家孤老院住着,不是每天都在一起么,用得着这么难以抑制情绪外露嘛!

  原本黄莺还以为这种老房子住着会感到郁闷压抑,却没有想到房子里的光线出乎意料的明亮,前后有窗户全打开着,清风吹拂着淡雅的橘黄色窗帘,靠着前边窗台有张桌子上还养着两排的盆栽,一盆仙人球居然还开着两簇淡黄色的小花。屋顶还有天窗,一束阳光从上面直照射下来,带来了温暖和光亮。屋子里的布置虽然普普通通的,却让人觉得温馨,让人情不自禁地就会去猜想,它的主人是不是一个同样让人感到心灵温馨的人物?

  屋子的后边窗台边放着一张书桌,有一个老妇人背对着进屋的人还在忙着什么事。黄莺定睛一看,是刺绣。屋子的半面墙勾挂着不少已经刺绣完成的成品。黄莺对这些带着古典韵味的东西不太懂,还没上前去更看不出它们究竟属于哪一个流派的风格。只在心中感叹着:房子虽老旧,布置却雅致,言语温和,热爱刺绣,老人的生活态度和个人品味着实不低俗啊!

  “小洁,你瞧瞧,我给你带个小姑娘来了。你刚才没去大厅,不知道有一群心地善良的大学生来我们院里帮忙来了。”

  老院长的话提醒了眼前这个他嘴里叫着小洁的老妇人,她很快就放下手中的活计站起来,侧转过身子。

  黄莺双眸清亮,微笑着把视线停留在面前的老妇人身上。老人年纪大约有五六十岁,斑白的头发盘曲在脑后,一根看不出材质的钗子插进环形的发髻里,身上穿着一件宽松蝙蝠袖的黑色镶暗红边的大衣,衣服布料虽然已经过时了,但整个人的气质典雅大方,杏仁形的脸上皱纹不算多,嘴角啜着柔软的笑意,仿若冬日的暖阳。

  这是一个容易亲近的老人!

  果然,接下来的近距离接触让黄莺很快地就喜欢上这个老人。

  四十分钟后,黄莺已经凳子垫高脚把拆下来的窗帘洗干净并晾晒在房子外面的空地上。老人虽然身体弱,可也是个爱干净的,平时已经尽量把个人物品打理得很好,所以并没有给黄莺留下多少活儿做。窗帘挂得高,一年洗不了几次,老人身子不利索,黄莺好不容易才找到这么一样可以让她出力的,不由得有些儿愧赧,真对不起老人给她冲泡的好茶水啊!据说,这还是她一个生活很富足的好友从武夷山来看望她的时候带来送给她的,叫什么二代大红袍,是特级品质,比起一代贡品差一丁点而已。热水一冲,浓郁的茶香渗透而出,喝进嘴里满口余香。

  等下次再来孤老院,也给老人带点好茶。黄莺拿定了主意。

  手里碰到口袋里的瓶子,想起里面装的三粒药丸,她心中一动。

  “吴奶奶,我听刘爷爷说过你的身体状况,是心脏对不对?你平时吃什么药啊?”

  吴奶奶目光慈祥地注视着黄莺:“嗯,心脏。不是先天的,可能是年纪大了,年轻时劳累过度积压下来才引起的。社区医院里给我开了药方,感觉不好才吃药,没有天天吃着保健。”

  “不天天吃,能行吗?这万一……”

  “天天吃,咱也吃不起啊!莺莺你说我才几百元的退休金,在这院里住着生活简单也才够花用,医保方面也承担不了这笔花费。”老人说到这个,脸上虽然还带笑,可她的话里其实已经饱含无奈还有几分豁达,“没关系,好几年了,我也习惯了。这院里,有好些人身上也都有这个或者那个毛病,年纪大了这身体什么隐患都冒出来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不是!就跟那春天的绿草冬天会干枯一样,自然规律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