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一见钟情,两世挚爱

五十五 献爱心

一见钟情,两世挚爱 我想重生 2037 2017-02-25 19:13:53

    下课了。

  黄莺微微低着头坐在教室里,前边的桌子上放着两本书,脸上眉头轻颦,眸子左右游移不定,脑子里其实还在为试药的事情发愁。

  “黄莺,这个星期六你有空吗?咱们班里组织一个活动,想邀请你参加,你肯不肯?”身边传来说话声,她举头一看,是班里干部之一徐信立。

  这人在班里是个十分活跃的,不仅长得有几分帅气性格还开朗,整天几乎都跟在班长后边形影不离的,有时候像是个知己、伙伴,有时候却像是个忠心的下属,颇有一点儿狗腿。就因为这样,他在班里就像是班长的代言人一样,站在那个孤傲的贵公子前方,给他办事为他卖命。

  此时这一番邀请,实际上是不是班长的意思?

  “徐信立,组织的是什么活动?”这种活动,倘若不是学校“官方”组织的,那么肯定是班长个人的意思,之前就听人家说过,班长家很有钱,也舍得花钱,所以每逢遇到学校组织捐赠活动的时候,无论是捐钱还是捐物,是扶贫救灾还是帮助某个得绝症又无力承担高昂医药费的学生,他都是班级里出钱最多的一个。从某一方面来说,应该可以称赞他是一个大方、有爱心,不是那种见死不救的人。

  徐信立说:“咱们市里有一家孤老院,你知道吧!里面住的几乎全是那些可怜的没有人赡养的孤寡老人,其中有一个还是前几年那次重大火灾中消防英雄的妈妈。他们除了政府民政机关的关心之外,生活过得很清苦。所以这个星期六,我们联系了一些人想要去那边献一下爱心,有钱的出钱,没钱的出力。你去不去?咱班长让我叫你。”

  徐信立一只手臂撑在座位上,嘴巴里一边流利地解释着,灵活的眼神却不安分地扫视着黄莺的面容,唇角勾着一抹亦正亦邪的弧度,似乎带着几分对于黄莺美貌的欣赏和赞美的意味。

  这家伙,到底是不是好人!嘴巴说的是正经事,而且还是件好事,可是居然还有那么一点趁机勾搭妹子的意思。简直……

  黄莺朝他瞟了一眼,然后转头寻找那贵公子的身影。那个坐在座位上一动不动,只能看见他的俊挺的侧面和宽大的背影。

  是他叫自己去的?

  奇怪!平时没有什么接触,不过就是碰面点个头打声招呼而已,那人家庭条件优越,自身硬件也好,在学校里地位尊崇,整天总是一副清冷淡然的样子,偶尔目光短暂对视,也很快就转开了。今天怎么会特别交代徐信立来叫自己去参加这种个人组织的公益活动?这真是件怪事!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黄莺眼神儿移向徐信立:“星期六什么时间?哪个地点集合?怎么去?坐公交还是……”

  话未说完,已经被打断了:“星期六上午八点,在学校门口集合。不坐公交,班长家大巴车来接人,还得去拉一批礼物。”

  黄莺又问:“那我需要准备什么吗?要捐款吗?还是买些东西带去送给那些老人家?”

  “不用捐款!你的个人情况大家都清楚,你只要人去帮忙就好了!班长大大已经出钱让我们跑腿准备了很多东西,够用了!”徐信立微微地笑着,视线停在黄莺的脸上,似乎带着阳光的热量,让黄莺感觉有点儿发烧。

  这人的眼神怎么会这么大胆而直接,骨子里不会是个好色之徒吧?虽然从他的话里听不出半点调戏的意味。勉强可以接受!毕竟美色当前,有几个不爱看的,看就看,咱有什么可害羞的。

  “徐信立,参加的人多吗?男同学女同学各有多少?都咱班的吗?”  

  “大约有十七八个吧,到现在为止。今天才星期三,后面两天还会继续再邀请人。男女同学都有。大都是咱班的,有几个是其他班的,但却是班长的过去的老同学和朋友。”徐信立看样子还颇为喜欢跟黄莺再多聊几句,凡是她的问题,全部一五一十地解释得清清楚楚,而且脸上笑容不变。

  黄莺闻言也利落地说道:“就这样!那我答应了,星期六早上八点在学校门口等待集合。”说完,她展开一朵好看的微笑,表示她的认可。这朵微笑吸引住了面前这个男生的目光。

  徐信立笑容更加灿烂了:“那就好!你记住时间。”目光幽深地望了她一眼,直起身子转身走开了。

  经过刚才的对话,黄莺已经不再为试药的事发愁了。她已经灵机一动找到了好办法。

  就是这个星期六,把制作出来的两样成品之一“养生丸”,带到孤老院去。找两个身体不太好的老人,让他们帮自己检验一下药效。虽说药物的效果肯定是安全有用的,但具体会达到哪个程度,自己也猜不出来,只有试一试才能明确地知道。

  至于那另一样美容面膜泥,不用再等几天了,晚上就到宿舍里去。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这种好东西就拿到宿舍给老伙伴试用,敷面之后说不定那三个爱美的妮子看到自己的那一张白嫩可口的小脸蛋,个个会高兴得连叫带跳合不拢嘴呢!

  困扰了几天的烦恼已经有了解决的方案,黄莺呼出了长长的一口气,眉头也不再紧锁,脸上露出了欣然与甜美的笑颜。当她的眼睛朝着周围溜溜地转动时,不知何时,班长已经侧过身来往她这个方向观望,他不动声色似乎只是随意地漫无目的在扫视着教室四周的动静,可是两人目光相接停顿了好几秒,黄莺却在他的眼里找到一丝隐藏得无法令人轻易察觉的清浅的笑意,让她心中忍不住扑通了一下。

  干什么!美男,咱是有男人的人了,你纵然是英俊多金有才有貌又能怎样!咱们做朋友可以,有别的企图可不行。你不会说咱是自恋自以为是吧!兴许还真是这样,你纯粹是邀请大家一起去做做好事献献爱心帮助一下孤寡老人而已,就不该胡思乱想什么才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