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一见钟情,两世挚爱

五十三 搜集

一见钟情,两世挚爱 我想重生 3503 2017-02-19 12:06:17

    陪小玲一起找了家饭店吃了饭,余下的时间不多,再过几小时就天黑了。

  小玲执著地邀请黄莺:“咱俩一起到市中心随意逛逛购购物玩一玩,晚上到我家住一晚好不好?我特别怀念前段时间在部队里度过的那快乐一天呢!莺莺……”

  盛情难却,心里又挂念着买药材的重要事,晚上睡觉前问问她认识不认识合肥市中医院或者干部保健疗养院的人,毕竟她在这一行上班,从黄山市调到合肥,应该有人脉吧?索性欠下人情让小玲帮个忙。买珍品药材,没有人脉关系帮忙,在医院里很难称心如意。

  “好!晚上到你家那金窝银窝里睡觉,让咱也沾点财气儿!”黄莺笑嘻嘻地说。

  “那叫铜臭味!自古以来不都说金钱的气息叫这两个字眼么!也只有你这张巧嘴才说得这么动听。”小玲调侃地指着黄莺说笑,又道,“莺莺赚的钱也不少了!你今天几块玉石一卖,一百多万呢!比我这当姐姐的强多了,咱一个月工资连加班费奖金算上去也才小两千,不敢跟你比收入,该羞愧得面红耳赤了。”

  “小玲姐出身名门大家,用不着像我这么拼命给自己挣钱,你即使不去上班不去赚工资,也是个腰包鼓鼓的小富婆。以后,娘家有钱,婆家有钱,妥妥地一个富二代,背靠大树好乘凉,多让人羡慕呀!”

  黄莺的话很实在,没有半点儿嘲讽她完全可以坐吃等死、不必去奋斗、不必早出晚归地去挣那小两千块钱,因为她了解小玲的性格以及爱好。小玲不是那种丝毫不知付出而贪图享受的人,这也就是她宁愿选择去医院上班当护士的原因。

  小玲静静地站着,好一阵不说话。也许是想到一些不大愉快的事情了。

  黄莺见状,拉了她一把:“好了好了,别想太多了只会增添烦恼。咱俩逛街去!”

  姑娘家压马路逛商场喝咖啡,时间如白驹过隙转得飞快,很快就夜色朦胧,点燃了万家灯火。

  小玲给家里打了电话,晚上请朋友在外面吃饭,晚一点再回去。电话里隐约听到几句叮嘱她的话语,家里似乎关心得有些过了,让小玲脸上犹如染了彩色颜料一般,眨眼间红,眨眼间绿,有些压抑不住的不愉之色。到最后,她仿佛认命了一样无力地轻轻地应了一声:“好啦好啦!”转头瞅着黄莺时,脸上又恢复了平静,对着黄莺温柔地笑。

  “莺莺,走,我带你去个好地方解决晚餐,标准的地方特色,无论是餐馆装潢还是食物味道,都非常好!其中有两个菜在黄山市那边我常常吃,没想到在这里也能吃到,才两个月我去过三次了,绝对包你满意。”小玲说着说着,热切起来。

  这姑娘也是个吃货!不贪图物质奢华,唯喜欢享用美味食物。这一点跟黄莺前世有些相似。不过,人家荷包里有钱,比起前世的红樱,小玲花起钱来基本没压力,完全不用考虑会不会超支要不要考虑美食背后的成本什么。

  黄莺也爱吃。延续了前世的喜好,年前的时候没有收入光靠着哥哥,买东西总讲究节俭实惠,吃饭总是在学校食堂里完成,没有去外面去尝试黄山当地美食。年后卖了首饰和翡翠而且还赌石有钱了,虽说没有大手大脚地挥霍,但是添置了一些质量好点的生活必需品,并且在外面餐饮店品尝过几次美味,满足了她对美食的追求和欲望。

  听见小玲对那些美味食物的带着回味无穷的描述,她心动了,挑着眉说:“当真好吃?信你一回!前面带路!”挽着小玲的手臂,亲热地向前走。

  “不在这个方向!傻姑!”

  “噢,你不傻!你聪明!你天下最聪明的姑娘!带路带路!”

  两人身子同时拐了个弯,也没叫车,竟凭着两条腿儿一路低声娇笑斥骂,两个年轻漂亮的姑娘在绚丽闪烁的霓虹灯下踩着轻盈的步伐,没有感觉到半点疲惫之意,兴致勃勃地走在路上。心中有期待,脚下有力气,等一会就可以擦擦快要流下来的口水,痛痛快快地大饱口福了。

  贪吃不是原罪!反正身材还如此姣好,有机会尽兴地吃,咱也不怕肥成跟猪一样。

  黄莺一边暗自念叨,一边微微侧过头去瞥了小玲一眼,轻轻一叹。

  嗯,长得挺好看气质又温柔贤惠的一姑娘!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怪不得有那亿万富豪的公子少爷,一眼就看上她。只是,上回听她说,跟那贵公子订婚,起因是家族联姻,两人根本不熟悉,那现在调省城来了,有没有进一步接触,感情也是依靠人用心培养经营出来的,但愿小玲她能幸福!不单有钱有地位,还能拥有爱情。

  刚刚电话里她家人的口气似乎让她有些不高兴,也许是触到她的痛脚了吧?

  在小玲家住了一晚,其实也就几个钟头。因为她俩是十二点多午夜时分才到家的。她家里人几乎都已睡下,只跟她家的佣人阿姨碰了个面,交代第二天多准备一份早餐,两人就进了属于小玲的一个超大房间。

  小玲家住在合肥南面的一条河道边的别墅群,内部装修材料高档、家具富贵精致得很,细节雕琢得面面俱到,连一些不起眼的小摆设也带着一股我有钱我高兴的风格。

  黄莺没有深入去理会人家家里有多么豪奢富贵。因为洗漱完准备睡下后,她向小玲开口了。

  “小玲姐,你认识合肥市里管医院这一块的干部吗?来头大一些的。”

  小玲眨巴着眼意外地问:“你问这干什么?有事?”

  看小玲的神色,似乎真有可能认识某个当官儿的。但她没有直接说有。

  “其实没有什么大事,我只是想要买一些好药材,要那种不折不扣真材实料的上品中草药,在外面买不到,而且也怕上当受骗买了假货,如果在公家医院里通过特殊渠道买,应该比较可信。”

  黄莺语重心长地说,心里有些沉郁。唉,求人的感觉很不好,以后还是另想办法吧!

  刚才还一派轻松的气氛,因为黄莺的求助而落下帷幕,她的脸色有点僵,又透着强笑的意味。她被小玲变得没有那么直截了当的神色反应给弄得心里莫名的低落。

  感情归感情,交际归交际,想让人家用人脉关系来帮你,那就是人情债,是欠人家的。

  黄莺深深地吸了口气又呼出来。有点难受,要是自己也出身高贵,不是个无依无靠的孤儿,那做什么事也不会那么困难。修炼内功学本领,于目前来说,这条路还长。人是群居动物,永远无法摆脱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网,有钱有地位有权势,像那些富二代官二代那样,他们想要干什么都比别人来得有捷径、简单得多。

  若是在努力的同时也能得到助力,哥哥也不会在部队里混得那么辛苦才获得那个资历,同样出色的官二代,他们早就在本身有才干的同时借力打力,远远地超越了同龄人的哥哥,身居高位要职,即使无意炫耀也不会怀才不遇,可以高高在上在军队中尽情施展才华,甚至还会被赞一声:“不愧是谁谁的后代,名符其实啊,有能耐!”

  这就是差距!这就是类别!

  人与人不同,比一比有时真的会气死人!背景和起点不同啊!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既然咱没家世地位,那么就想办法多挣钱,日子也能过得舒舒服服的。不过不能再像前世那样艰辛刻苦的,咱赚钱也要轻轻松松地赚。不能当金钱的奴隶,要当金钱的主人,你就看着咱怎样变成有钱人,再也不用为钱操心,而要让钱为咱服务,然后无忧无虑地去修行练功,多年后变成一个快乐健康长寿没有烦恼的老仙翁!哦,不是老公公,而是老婆婆,有着年轻美丽的容颜和快活自在的心境的一个百岁老人。

  好期待哦!

  言归正传,黄莺寻求小玲的帮助,心里头琢磨着要送给她一份上档次的礼物给她当辛苦费,最后小玲同意牵线搭桥,让黄莺进入市内各家医院寻找所需要的真正珍品药材。至于能买到多少,价格能不能打折扣,那就看黄莺自己的本事了。

  第二天,好处费给出去,真金白银的。黄莺费尽口舌和心血,陪了好多笑脸,出入了好几家医院和保健机构,勉强凑齐了五份与洗髓药方有关的药材。至于药材的等级品质,良莠不一,端看以后的药理实验了。

  三百万,流水般地逝去,一转眼花得只剩下七万多。前世今生第一次如此大手笔的肆意挥霍,让黄莺忍不住感叹:“钱真是不经花!难怪,那些有钱的生意人满脑子地只想着钱生钱,永远不觉得钱已经赚够,连女儿都毫不在意地推出去联姻换取利益。难怪,许多人过惯了奢华的物质生活,哪天破产倒闭了,即使手头还留着足够像个普通人一样生活一辈子的钱,他们也觉得无法忍受活不下去。钱啊,好东西!坏东西!”

  2000年的春天,六块钱一荤两素的白米饭快餐和六十块钱一份的铁板煎牛排,前者比后者更轻易填饱肚子,可为什么人们永远会追逐昂贵的牛排,却忽略了那寻常的快餐呢?为了营养?为了品味?

  生活品质跟金钱永远是挂钩联系在一起的。谁不希望自己的荷包里永远是充实的?谁不希望自己的生活过得有滋有味呢?即使是曾经有过买一座山享受田园生活的悠然自得、远离尘世修行,可山总要用钱买吧!建房子总要拿钱建吧!吃的喝的光靠种地生活水准能上去么?还是离不开一个钱字。

  必须得有钱又有闲,才是人生至高境界。像那些一心钻在钱眼上不知给自己减负的人,那些人都是些傻子!

  黄莺不愿意当这样的人,上辈子吃的亏已经太多了!

  人生需要有追求,但追求不要太累!想要轻轻松松快快乐乐地过日子,眼前除了修炼,就是要有经济后盾,挥霍一笔搜购药材,药理实验再成功了,拿着药方找制药厂化妆品厂一合作,往后钱财收入细水长流了,不需要再去冒险赌石,自己也会有钱。等明年毕业,也不需要去找什么工作挣什么工资,然后安安心心地修行,多好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