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一见钟情,两世挚爱

四十五 初遇欣儿

一见钟情,两世挚爱 我想重生 2708 2017-02-11 20:25:56

    此行的目的又顺利达成,黄莺虽然内心还有些沉重,比起两天前还是少了压力轻松了许多。

  暂且不再为钱烦心了,她安慰自己,比起以前,至少口袋里有钱了不是吗?

  在酒店已经住了两天了,今天起床后已经九点多近十点。黄莺决定安抚一下自己的肚囊,难得来一趟合肥,不如去找些本地特色美食尝一尝。

  新世纪初的合肥,作为安徽省的省会,确实有它独特的集古典韵味与现代化风貌为一体的繁华热闹。黄莺握着手里的一份市区地图,里头详细解说了她想要知道的情况,包括一些闻名于本地的餐饮、休闲之地。

  市区的大致区域和主要干道经过两天来的四处奔走,她已经基本不会迷失方向。于是,黄莺直捣黄龙,寻到一家著名的徽菜私房菜馆。给自己点了份量最少品种齐全的十来份菜色。那家私房菜味道果然没得说,服务态度也称得上给人宾至如归的感觉,给黄莺带来了绝好的心情。

  心满意足之余,黄莺这辈子第一次给人小费,以此来感谢菜馆服务人员的周到。

  踏出店门时,望着头顶上灿烂的阳光,已经午后近一点了。

  边上同时走出了一行人,是两男一女,男的西装革履,一个高高瘦瘦的年近而立,一个大腹便便的人到中年,两人都戴着眼镜,年轻的那个是透明的可能是真的近视眼镜,气质上看亦是斯文。中年男子眼睛上架的是茶色眼镜,一只手食指上戴着一碧玉扳指,颇有生意人样。三人中的女子,年轻貌美,衣饰精致,一身秀雅中透着富贵味儿,年纪似乎不大,也就二十岁左右。

  “爸,我想去买两块石头,您能给多少资金赞助赞助?”

  那女孩勾着年轻男人的手臂,转头朝着那中年男人说话,声音娇柔好听,笑容甜美。

  中年男人无奈中带着一丝责备:“欣儿,你又要乱花钱了?钱花在别的用途爸不管你,可是,这赌石……不是正途啊!偶尔兴致来了买上一块两块,老爸同意,可你扔在那种地方的钱也太多了吧?”

  他们走到门外数米处,谈到这里,停住了脚步。

  那女孩拉扯了一把年轻男人,不满地埋怨:“哥,你听听!老爸不愿意!”

  年轻男人笑了起来:“欣儿。”他转而对中年男人说,“爸,今天我也想去。”那人说话不疾不徐,显然个性稳健,声音却清棱棱的,像一个个音符在弦上跳动,那声音钻进黄莺的耳朵里,似乎勾动了她的莫名的情愫。好像一个人……

  那年那月,湖畔垂柳,草长莺飞。石头,江磊--

  黄莺目光停驻在他的身上许久,耳边又传来那个中年男人的回答:“阿涛,你也要去?那,就去吧!用那张副卡去支付。你要看着点你妹妹,不要让她太盲目乱来。老爸信你噢!”

  很明显,在当爸的眼里,这个沉着稳重的儿子,比小女儿值得信任。儿子想去赌石,他二话不说就同意了,与前面的态度相比,那叫一个天壤之别!待遇全然不同。

  当女儿的也不跟她爸生气,虽然从小娇惯着,其实也颇孝顺。她娇嗔连连:“爸,爸!你太偏心了!哼哼!我今天,一定给您淘一块好石头,让咱家店里多出一套上等玉器来!您就放心吧!”

  中年男人在自家女儿额头上拿指头用力地点了点,嗔怪道:“你就会说好听的!陆师傅没有带在身边,你不许给我买太贵的玉矿,就你半桶水的水平!”

  那女孩配合着她爸的手指把头向后一仰,嘻笑:“我知道啦!”

  当哥哥的站一边说:“那处离这里不远,从前面小巷子拐个弯就到。欣儿,我们走着去吧!爸,你自己先回店里,不用送我们。”

  黄莺已经站原地半天,搞清楚了他们要去是赌石的地方。

  正好有兴趣!干脆跟在他们后头去看。

  至于主动上前结识这种行为,她直觉是不能!那只是陌生人。兴许过于主动了,人家会害怕自己别有居心。还是且走且看看。

  落在兄妹俩后头约一二十米,远远地跟着。

  看人家兄妹亲昵的样子,想起才分别几天的罗成,心底慢慢生出一份想念。

  现在哥哥在干什么?已经开始军事演习了吗?他是其中的一名中层指挥官,侦察连是野战部队的重要连队,他们一定是前锋,艰苦奋斗在最危险的前哨。这个时候,肯定是没有办法跟他联系上的。

  军嫂不易当啊!莫嫂子就说了,要当一名合格的军嫂,得学会吃苦耐劳独立不依赖忍受寂寞孤单。无论何时,即使是你身体不舒服了你要生孩子了你心情难过了,你也得时刻准备着,部队一有需要一召唤,男人就会一去不回头,联络中断,信息全无。家里大事小事,麻烦困扰,都得你独自去解决与承担,还得任劳任怨,无怨无悔,以他为荣。只有这样,才算得上是合格的军人之妻。

  只是,今生的黄莺,已经跟罗成牢牢地绑在一起。这是一条长达二十年的姻缘线,足够把两人绑得严严实实的怎么也不会分开。

  往后的日子,是建立在相亲相爱的基础上,努力创造并堆积属于他们两人的幸福以及快乐!

  眼前,为了能做到某些必须去做的事,黄莺打算寻找生财之路了。

  赌石!

  一个“赌”,所谓,一刀穷一刀富,有人因此一夜暴富,有人因此一贫如洗,朝天堂夕地狱,早晨还是千万富翁晚间已经囊中羞涩。那种贫富得失之间的落差,有时足以让人因为高兴而发疯或因为失意而去跳楼。让人激情澎湃,又让人心惊胆颤,让人美梦连连,又让人心灰意冷,即使是百里挑一的发财机率,人们依然乐此不疲。

  黄莺跟在那个名字叫欣儿的兄妹俩后头,进了一家叫奇石坊的店铺。

  那欣儿肯定是常客,门口的伙计一看见两人,热情地迎了上来。

  “李欣小姐,你们来了!贵客贵客!我们老板在里面那间,我带你进去。”

  伙计十分殷切招呼的模样,让跟在后面的黄莺睁大了眼睛。而她,人家一眼便看出不是一伙的,只抽空点了点头表示欢迎。

  那兄妹两人只微笑示意,跟在那伙计后面就进了里间。

  黄莺有眼色,那里面可不是自己能进的,自己只是个新人,绝不是人家熟悉的那种钱多多大手笔的客人。就在外面大厅里逛逛吧!

  这家奇石坊,从经营执照上看,已经经营六年了,注册资金五百万,名为坊,实为公司。营业执照下面居然还有一家玉石专卖店地营业执照副本。两家显然是联营,法定负责人是同一个。

  “鉴定”了人家的牌照,黄莺含笑走开,来到旁边的展柜和货架上。

  这石坊卖的全是玉石的原产矿石,俗称“原石”。原石,全部采自全国各地或临近我国云南、广西的缅甸或老挝的玉石矿。石矿中,开采出来的原石或大或小,有一定的机率可能切割出玉料,品级不等,价值不一。这全凭人人运气了。当然,在这一行业里,有一部分人因为兴趣喜好或者时间久了累积出一定的经验,就能从原石表面的状态分析出里头是否含有真正玉石,眼光精准一些还能推测出品种、等级和价值来。

  不过,这些人,还是离不开一个“赌”字,毕竟,单凭经验眼力,又如何能百分之百地能够确定自己看中的原石里头,是否有玉?会不会“涨”?(涨,就是自己花钱买的原石里切出来的玉价值大于买原石的价格)

  这种近似于赌博的冒险方式,黄莺并不认同。

  今天走进这种赌石的地方,不是说她舍得一掷千金,其实不过是因为,她心中隐约有一个猜想,兴许自己有把握可以百发百中地准确选购到含有好玉的原石呢!虽然光是想想,心尖儿就会微微发颤,恐怕会令人难以置信。

  还是交给事实来验证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