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一见钟情,两世挚爱

四十二 给哥哥洗髓

一见钟情,两世挚爱 我想重生 3746 2017-02-09 17:39:34

    立春时节,白昼的和煦与光明似乎全是太阳带来的,连风儿也带着阳光温暖的气息。从窗外看出去,不远处的山峰上,树木已经开始吐出点点嫩芽,光秃秃的枝干被细碎的绿色点缀了,焕发着生命的新鲜活力,让人感觉到这个世界又一次即将迎来满山青翠、群芳争艳、姹紫嫣红的春天。

  窗外约百米开外的运动场地上,可能是因为午休时间的关系,没能看到那些喜爱户外活动的士兵们的身影,或者也可能是因为,春节过去了,部队里新的工作任务已经下达,大伙儿都要开启新的一年里忙碌的篇章。

  黄莺关上窗户,转身进了哥哥房间。

  哥哥还在睡么?他高大的身躯平卧在浅绿和深绿交织的床上,静静的连细微的呼吸都听不到,仿佛一个正在沉睡的王子,期待着公主的迟来的召唤。

  黄莺轻手轻脚地走近。

  伫立在床前,看着他刚毅俊秀的脸,看着他紧闭的双眼弯出两道月牙般的弧度,看着他浓密的眉毛微微翘起显得男人味十足,看着他紧抿着薄唇透出内在里那坚毅的性格,再想起他多年来对她的温柔和呵护,黄莺的心真的醉了!

  她温柔地望着他,脸上的笑容似春日里的百合花绽放,明媚温暖得犹如窗外的阳光一般。

  罗成来自于军人的警戒心理还是颇为厉害的,黄莺才站了一会儿,他就已经从睡梦中醒来。眼睛倏地睁开,似乎闪过一道光芒,可一发现是妹妹,他锐利的眼神立马变得柔和了。

  “莺莺。”唤了一声。唤的同时身子已经坐起。他微微露出笑意,伸手拉过她,转眼间她的身子已经落在怀里。

  “哥!”她享受着他温暖的怀抱,一只手已经偷着钻进他的衣服里他的胸口。

  “嗯!”他不说话,低头寻找她的唇,不料她躲闪开来,索性在她圆润的耳朵上轻咬了一口,令她身子泛起一阵微颤。

  略含着娇嗔的话音响起:“不要乱动!我有事跟你说。”

  “莺莺要说什么,哥哥一定洗耳恭听。你说!”他抚了抚她的头发,使了点劲把她搂得更紧。

  “哥,昨天不是说了嘛,今天帮你洗髓让你泡药浴,我一会儿就开始熬药,得熬好长时间,大概晚上六七点钟就可以使用了。哥你下午不要乱跑,也不要过度消耗体力,要保持最好的状态来做这一件事,好不好?泡的时候会很痛的,真的特别痛,你必须做好身体和心理的双重准备。”

  黄莺语气慎重地说着,但心里也没有担心太多。毕竟洗髓伐筋总归难免要经历一番痛苦的考验,她心底其实是相信哥哥的,相信他可以顺利度过并享受这种痛并快乐的过程。

  罗成同样面不改色,他笑着回应:“放心!我会尽力,莺莺不要担心。”

  两人亲热了片刻,洗漱过后罗成自去办公室,黄莺找出药包,依照之前熬药的次序开始熬药。

  只见她神情严肃得仿佛是在做一件人生最重要的大事一样,两眼眸光湛湛而内心通达明亮,十根纤细白嫩的手指仿佛弹奏一曲动人的音乐灵巧地活动着。

  毋庸置疑,哥哥是她今生最重要的人,给哥哥提升身体素质甚至想要把他引入修炼之路,这件事情,绝对绝对是她极为在意的,她又怎么不会严阵以待,谨慎小心呢!

  一股熟悉的药香味在房子里渐渐飘荡开来。

  黄莺唇边勾起了浅笑。

  “笃笃笃!”

  有人敲门,黄莺上前打开。

  “嫂子!是你啊,请进!”

  来人是莫一明的老婆,目光和善,手里端着一盘水饺走进来。

  “莺莺,我包了饺子,拿一点给你们尝尝。”

  “哎哟,谢谢,谢谢!”

  黄莺把人迎进来,领到沙发前坐下。

  “嫂子你坐,我去找个碗来装饺子。我不跟你客气了哦!”

  “哪里还要客气!不过一点东西,都是自家包的。你不嫌嫂子手艺不好,嫂子就很高兴了。”

  莫嫂子虽然平时不多话,可是自从上次两家人聚会,跟黄莺颇有些一见如故的亲切,黄莺也很自然地就接受了人家的好意。

  黄莺从厨房里找出个白色瓷碟把莫嫂子端来的水饺腾到自家碟子里,满面笑容地说:“晚上我跟我哥就吃这个,再煮个汤就好了。嫂子,承你的情了哦!”

  莫嫂子在黄莺的肩头轻轻拍打了一下,脸上微微露出笑意。随即转头看了一圈四周,手背在鼻孔前头微揉了揉,说:“你在忙什么?熬中药吗?”

  实话肯定是不能说的,黄莺俏皮地笑了笑:“嫂子鼻子很灵哦!”

  莫嫂子轻笑着说:“这么浓的味儿,换哪个都闻得到。你在熬什么药?身上不舒服吗?”

  她的关心虽然有些不必要,隐约还带着些好奇和试探的意味,可黄莺也没什么不高兴,巧语回避了。

  “上一回不是从山上摔下来住了医院嘛,还有些后遗症,再喝点中药调理调理。”

  反正熬的药是用来喝还是用来泡,谁也不知道不是!唬弄唬弄应付过去就好了,这是无关紧要的小事情。也算不上欺骗,最多是隐瞒实情而已。修行界之事,远离世俗凡尘,非常人能够随意了解的,自己根本无需去对他人交代什么。

  其实,此时此刻的黄莺,从心态上来说,已经不再像前世那个孤孤单单一心只想着创业挣钱独立自主养儿尽责的红樱了。跨入修炼之路的她,内心已经慢慢在改变过去的自我,对尘世间的某些事物有了不同的甚至特立独行的看法和处世方式,一些别人在意的或者习以为常的或者约定俗成的观念,也许她再不会去重视,不会受其束缚。身为修炼者,不一样的生活角色,赋于了她不一样的眼光,也许将让她走上不一样的生活道路。

  可是,无论怎样,她内心深处对幸福和快乐的渴望,对健康长寿的追求,对悠然自由生活的向往,从上辈子一直到今生,都始终没有变过。这种情怀与梦想是根深蒂固的,就像刻在她心上骨头里一样,纵然时光飞跃生命更替,人不再是那个人,身体不再是那具身体,可灵魂没有变,追求没有变。

  送走了莫嫂子,黄莺心平气和地沉浸在药汁的熬制中。房子里充斥的那股浓郁的药味,在她闻来一点儿也不会令人难以接受,这可是一剂好药!谁能相信它有着那样非凡的效果呢!它虽然没有花香的迷人,没有茶香的隽永,跟什么清新自然一点也不沾边,但却拥有极大的魅力让黄莺绝不会排斥它。

  夜晚来临,晚饭吃的是水饺,份量不足,没有尽兴。

  黄莺意犹未尽地说:“哥,下次我们要多包一些,等你参加演习回来。”

  罗成看着妹妹一副馋猫样,眼里嘴角全带着笑意:“好!”

  黄莺又自我安慰道:“不过这样也好!没有吃够就表明还有兴趣,太尽兴了下次就不想吃了,多无趣啊!更何况,哥,你今晚还有重要的大事要做,也用不着吃那么多。对吧?幸亏……”

  她捂着小嘴促狭地笑起来:“幸亏,今晚上我吃得比你还多!哼哼!”

  罗成眼神明亮,眉头一扬,唇角含笑:“莺莺,孔融让梨你不懂吗?嘿,哥哥已经让着你了!要不然,你以为,你能抢得过哥哥么!你没看过我们当兵的吃饭的架势!那叫一个拼命。”

  罗成说完,顺手擦拭着餐桌。

  黄莺坐在桌旁看着哥哥那么自然地收拾东西的动作,没有半点儿大男人主义非要女人去做家务活的模样,深深庆幸自己今生遇上这么一个知道体贴女人的男人是有多大的福气!

  “哥,一会儿就准备泡药澡吧!”

  “你都预备妥了?”

  “嗯,都弄好了,等一会儿你烧热水,我先去把药汁加热了。”

  分头行动,一切就绪。

  黄莺本要守在浴室里看着罗成的,担心他熬不过疼痛可以在一边给他安慰和鼓劲,罗成把她推了出来,并且口气坚定地对她说:“莺莺要信得过我!哥哥男子汉大丈夫,哪里会忍不了痛,你在外面该干什么就去干什么,不要进来!切记哦!”

  眼神催促并带着一丝威逼的意味瞅着她,得到她的点头同意后,他没有反锁浴室的门只是轻轻关上。

  一道门,隔开了他和她。

  黄莺嘴里虽然答应了不进去守着他,但看着那扇紧闭的门,她心里想,泡药洗髓忍受痛苦的时候,龇牙咧嘴的样子肯定不好看,哥是男人也要颜面不想现丑,咱还是体谅点吧!最多,等他后面受不住痛了里面的动静大了情况不美妙了,咱再闯进去看看。

  念头确定了,她放下心思进了自己房间。

  昨晚大致看过一遍“捡到”的东西,虽然这笔意外之财让人有些欣喜,可也不至于恋恋不舍地看个没完。那些东西的价值,黄莺估计应该不少于五十万,主要是金子的价值,玉石少一些,而且品种级别她完全不懂得区分,谁知道它的价格贵贱呢!黄莺打算在网络上查阅有关玉石翡翠的知识和买卖行情,再找个地方将东西出售,以免外行人一个被人宰了咋办。

  埋东西的那两个男人,看他们的行动鬼鬼祟祟的不是什么好人,从他们的言谈间也能分辨得出来,这些东西肯定不是正当的来路。哦,还得找个恰当时机和合适的地方才能将东西出手,不能因为东西来路不明而被警察追查什么的。

  话说咱可不是偷东西的小贼,只不过想卖了这些东西提前换些药材来改善几个人的身体状况,并且作个药理实验,看一看能不能跟人家公司工厂合作,既能帮上莲云派,给门派增加一条可持续的经济来源,改变门派窘境。自己也能借此机会减轻哥哥的负担,甚至还能定期地给孤儿院那边提供经济援助。这些可不正是做好事么!

  拿那些坏人的钱,在帮助别人的同时也帮了自己,这叫一举两得利人利已!亲爱的朋友,你们同意不?

  不过,黄莺没敢让哥哥知道这件事。昨晚坦白实情时,她没全盘交代。因为她隐隐有种感觉,哥哥太正直了,如果不认同自己这么干,还要让自己把东西交给警察。谁知道,这金银首饰是谁丢的,有没有在警察机关报案立案,如果没有,那自己交上去了,说不定东西只会让部分国家机器里的害虫给一口吞噬,像石头扔水里那样连点水花也没影了。那叫什么呀!那不是傻子么!

  黄莺说服自己,就得用这些东西干点有益的事,别傻不拉几地。这年头,好人不少,黑心的人也不缺。虽然拾金不昧的品格很高尚,可是,拾到钱交给警察叔叔的行为也未必值得赞扬。

  想起那首歌名叫《一分钱》的歌,她就想笑。

  “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把它交到警察叔叔手里边,叔叔接过钱,对我把头点,我高兴地说了声,叔叔再见。”

  哎呀,收到钱无凭无据的,能交到失主手上吗?谁晓得钱会进了哪个人的口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