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一见钟情,两世挚爱

四十 捡到东西了

一见钟情,两世挚爱 我想重生 2689 2017-02-07 18:05:22

    练了一天轻功,直到感受不到太阳的热度,山谷底的阴森与清冷感觉越来越浓,黄莺才结束了修炼。

  师父早在几个小时前就离开了。记得午时休息的时候,黄莺曾经问过关于洗髓药方的事,表明自己作为师父的徒弟,希望有一天能够帮助门派里搜罗到有关的药材。慧明大师没有犹豫,给了药方里绝大多数的药材名称,并说,药方中有一味是极其珍贵的而且至少得有一百年以上的才能发挥应有的效果,让黄莺不必费心思,由师父自己进深山老林去采摘就好了。至于其他,年份稍低点的在外面的社会里若是能够买到真品,就可以使用。

  师父并不了解黄莺,她在外面生活的经济能力和社会地位如何,兴许还以为她现在真的有办法能为门派搜集到更多有用的药材呢!她却不知,黄莺只是想掌握这个药方,然后配上药效稍弱一点的药材,看看是不是也能有祛除身体顽疾尘垢提升身体素质的作用,女孩子用了,是不是可以养颜美白,再找一家化妆品厂或制药厂合作,指不定还是一条生财之路!而有了钱之后,对门派不就可以有实际帮助了么!当然,这些个目的,黄莺可不敢让慧明大师知道了,否则难免会对她产生某些不妙的心思,等成果出来了再说。

  黄莺自身也只泡了一次药浴,洗髓伐筋的效果十分的出乎想象,走上修行路了,不说功力的进展,人也变得更漂亮了。这些效果证明,门派的那个药方是相当有用的,即使师父没有把那一味珍贵的药材名告诉她,缺少了一味,但试试看,或许也是有用的,只是效果会差一些,但比之外面市面上卖的养身养颜产品,已经可以说是效果显著绝对能让人趋之若鹜。

  手上还有一副师父给的洗髓药,黄莺已经想好,晚上或者明天,也就是哥哥离开现在部队营区去参加军事演习前,一定要让他用上。她想提升一下哥哥的身体素质,让他变得比以前更强壮更健康,将来可以陪她走得更远。毕竟,黄莺已经开始修炼了,若是将来升到长春诀第五层以上,长命百岁不是梦想,常葆青春美丽的她,看到哥哥随着岁月的流逝而年华不再一身病痛垂垂老矣,那她会有多么不快乐啊!

  黄莺也想让哥哥修炼,可是她不知道哥哥有没有修炼的“慧根”能不能修炼,也没敢问师父,能不能让哥哥试试感应灵气修炼长春诀,不知道长春诀适不适合男子学习,毕竟门派中全是女修;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她不敢私自外传功法,因为上回拜师的时候,师父叮嘱过千万不能把自己所学功法透露给外人。虽然没说万一犯规会怎么样,可看当时师父满脸郑重的模样,肯定不会有什么好结果。黄莺前世看过的那么多武侠小说里也说过,凡是有门派的修行者,大都不被允许私自传授本门功法给予他人,否则会被废除全身功力赶出门派甚至打残打死什么的。想到这些,简直令人毛骨悚然,她又怎么不会感到畏惧呢。

  以后的人生路还很长,先帮哥哥泡泡药浴,以后说不定有机会给他寻一本其他流传于世的修炼功法,即使不是内功心法,修习强身健体的外功也行啊!

  带着一身的小伤痕和已经破了几个口子的衣裳,黄莺没有坐车回部队,而是准备“披星戴月”乘着夜色跑步回家。

  说是跑步,其实已经算是轻功了,一天的练习之后,黄莺掌控体内灵气的程度远比前几日来得强多了。

  夜幕中,一道影子起初是沿着公路奔跑的,但经过汽车的明亮灯光不时地扫射下还有那些难闻的汽车尾气的伴随之下,黄莺的脚步慢慢偏离了公路。

  反正有夜视能力,黑夜于她来说如同白昼一般,什么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黄莺奔驰的路径越来越走直线,不再依照那弯弯曲曲的道路前行,车灯强烈的光线也离她越来越远,头顶上,只有淡淡的星光陪伴着她。

  夜色宁静,早春时分乍暖还寒,迎面吹来一缕缕阴凉的风,耳畔隐约有风声和远处的车辆行驶时的轰鸣。

  转过一座小山,越过一条山间小道。前面突然传来说话声,还有微微的光线。黄莺心里一怔,立即停住了脚步。

  这个时候,这种偏僻的地方,居然有人!在干什么?不会是干什么坏事吧?

  “老大,东西埋在这里能放心吗?”

  声音粗糙有些沙哑,话里含着担忧。

  “这地方平时也没什么人来,埋这里才叫安全呢!放心!相信你老大我吧!”

  说这话的人,话里满满的自信。

  “老大智商高,小弟相信!绝对相信!”

  叫老大小弟的,不会正好是黑道上的人吧?去看看!

  黄莺听到这番对话,提步走上前去。

  走近微弱的光线所在地约十米开外,躲在一棵树后面,伸出头一看。

  哎哟,有两个男人在那儿,一人头上戴着盏矿工灯,正拿着一把种花用的小锄头,蹲在一丛灌木中挖掘着。很快就挖了一个直径约有半米深至少有一米的土坑。

  黄莺目不转睛地仔细看着,没有遗漏那两个男人的动作。

  他们从身后挡着的地方取出一个大包,是一个深黄色的旅行袋,外面还套着一层透明的塑料膜,口子扎得紧紧的,埋土里防潮的吧!俩人还那么细心。

  黄莺感叹了一声,目光一瞬不瞬地继续。

  两个男人把一大包东西放进土坑,在上头还盖上一张塑料膜,然后开始把刚才挖出来的土往上堆。

  都堆完了,其中一个男人仔细地在土堆上用一双手掌小心地轻轻按了一遍,把土稍稍压实了,但看上去也没用多大的力气,很明显,底下的东西不太经得用力压,是需要呵护的珍稀物品。

  “好了!”

  另一个男人说:“好了?老大。就这样?”

  哦,原来刚刚那个细心呵护的男人是当老大的,这个不放心的是小弟。

  老大对小弟的质疑似乎有些不乐意,他口气有点冲:“你不放心啊?不然你说要怎样?”

  那个小弟堆着笑意说:“老大做事小弟放心!”说完,他从旁边的树下连扫带捧地抓了好几大捧枯枝烂叶,洒在那个稍稍有些隆起的土坑上,掩盖了新挖的泥土的颜色。然后低头取下头顶上的矿工灯扫描了几下。

  “老大,这样更自然对不对?”

  那老大似乎也不是心胸狭隘的,轻笑了声:“就你鬼心眼儿!”

  两人拍干净手上的泥土,提着小锄头往回走,边走边聊着:“老大,我们什么时候来取回去?要赶紧出手淘换一笔钱啊!” 

  “过了阵吧,等风头过了再说。”

  “……” 

  两人的身影渐去渐远,声音几不可闻。

  黄莺嘴角勾起了狡黠的弧度,眸子里全是笑意。

  看那两人的样子,可不像是好人!咱就来个黑吃黑,发笔小财花花吧!正好,今天找师父要了洗髓药方,虽然不是完整的,但也能试用看看,有了钱就可以去买药材。

  地里的宝贝,我来了!你黄莺姐姐来找你了!不让你明珠蒙尘,我让你发扬光大!哈哈!

  折了两根粗一点的树枝,权当挖土工具,总不能用手去挖土吧。

  昏暗的夜晚,宁静的山地,黄莺不管不顾地蹲在灌木丛中,费了点劲,总算把那个大包给掘了出来。

  解开塑料膜扎口,把旅行袋取出来。当她拉开旅行袋的拉链一看,立刻目瞪口呆!

  好多,好多金银珠宝首饰!有纯金纯银的项链戒指耳环,有绿色浑黄色的玉镯玉坠,还有镶着玉的各种饰品。其中有一块特别大的绿色玉石,是翡翠吧?

  黄莺惊叹了几声,连忙站直了身子朝四周围看看,哦,四下无人,安全!

  管它呢!不义之财,见者有份!不拿是傻子!她蹲下把旅行袋拉链拉上,背在肩上,提腿就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