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一见钟情,两世挚爱

二十三 三人会面

一见钟情,两世挚爱 我想重生 3073 2017-01-15 11:57:54

    兄妹两人走到医学院大门口的时候,载着小玲的银白色轿车也正好到达。

  两人看见那辆昂贵的很显然出身豪富显贵之家的轿车在面前缓缓停下。他们一时停住了脚步。

  副驾室车门一开,一个大冬天仍然穿着黑色超短裙浑然不知寒冷、但外面罩着一件纯白色不知是什么动物皮毛的大衣的一个漂亮姑娘,露出一双修长纤细的小腿,踩着一双坡跟鞋从车里钻了出来。

  “罗大哥!莺莺!”

  仿若十分熟稔的态度和语气,正是小玲。

  她长发披肩,迈着轻盈而婉约的步伐走过来,完全不似在医院里穿一身白大褂和平底鞋的模样。

  这是一朵富贵乡里养出来的娇花!

  黄莺脑中冒出了这一句话。

  这样的姑娘,为什么会去医院当一个任劳任怨的普通护士?

  “小玲姐!”

  她唤了一声,不知说什么是好。

  好一个亭亭玉立的姑娘!原本藏在白大褂下的寻常容貌,最多算得上几分清秀,可经过精心打扮和名贵的服饰装点下,却生生又多了几分。

  不愧说“三分人,七分装”,连那些看上去完美无瑕、美艳动人的明星,有多少个都是在化妆师造型师的点石成金、巧手装扮下,方能展现出她们那般与众不同的骄人的风采?

  小玲打了招呼后,目光在黄莺身上只停留了片刻,便落在了罗成的脸上。

  “罗大哥,好久不见!你近来好吗?”

  她一边面色羞怯怯的轻柔地问,一边用那无比温柔、柔得似水的眼神轻瞅着罗成,恨不得扑进他的怀里,抱住他刚强的身躯低低诉说心中的情意。

  罗成尚未回答,黄莺的心里却已经很不是滋味了。

  这么一副羞答答的招人怜爱的模样!

  抬眼瞥向哥哥。嗯,面无表情,哦,不是,是淡定自若。

  罗成不是个为人冷漠的,他只是长年在部队,性格又刚正,不太喜欢跟陌生的女人搭讪。

  “嗯,你好!”

  答话牛头不对马嘴,根本没跟上人家的思路,纯粹是一声礼貌地回答。

  小玲羞怯的神色隐约有些僵硬,但很快又变回到原来的样子。

  “罗大哥,我今天来是想送点东西给黄莺……嗯,还有你。”说完她转身走到轿车边。

  “曾叔叔,请你把后车箱打开。”

  后面的车盖缓缓升起。

  小玲站在那里,对着黄莺喊:“莺莺,你过来好吗?”

  听见叫喊,黄莺心头泛起一阵不自在,但还是走了过去。

  她迅速地扫视了几眼,车箱里东西琳琅满目,吃喝穿用什么都有,大部分还是高档消费品,不是目前的她买得起的。

  果真是两个世界的人哪!

  黄莺没有丝毫的羡慕和嫉妒,毕竟她不是一个未经世事的姑娘,前世数十年的人生阅历,她远比如今同龄人来得眼界开阔,又怎么会迷恋于眼前的这些东西呢!

  她不动声色,把目光投向小玲。

  “莺莺,这些东西全都是要送给你……和你哥哥,我们一起把它们搬到那辆车上。好吗?”小玲微笑着,笑容甜净,纤细修长的手指着停在不远处的吉普车。

  黄莺注视着她脸上的笑容,心中若有所思,唇角不由得跟着啜上浅笑。

  “小玲姐,东西这么多,我可不能全带回去。”

  “这全部是我的心意呀!你可不能辜负我的虔诚的心意。”

  小玲听了黄莺的话,鼻子轻哼,小嘴嘟起,表示不认同黄莺的说法。

  “小玲姐,古语云,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你的心意我领了,一两件东西我接受,这么多可不行!”

  黄莺打定主意,言辞凿凿而肯定。

  “这……”小玲皱起眉头为难了。她见自己拿黄莺没办法,于是轻跑到罗成面前说:“罗大哥,东西都拿来了,你就劝莺莺收下吧!这些都是你们用得上的,也没有多贵重,收下嘛行不行?”

  送礼的竟然这样殷切,甚至一脸的恳求;而被送礼的人,一个巧语婉言拒绝,一个面色清冷平淡。这个世道还有天理吗?

  坐在驾驶室里的曾叔叔见到这一幕,有些不满了。他打开车门,下了车。

  曾叔叔走到后车箱,两只大手一抓,拿起了两个袋子和一个箱子,他也不管里面装的是什么物品,径自走向吉普车。

  走到吉普车旁,他大声对着罗成叫道:“哎,兄弟!把门开一开,干脆点!”

  说完目光虎虎有神,嘴角带着笑意地看着罗成。

  曾叔叔年轻的时候也当过七八年兵,对军人有着一种特殊的好感。

  罗成见状,淡淡一笑。按下手中的遥控锁匙,然后迈步上前去。

  滴滴,灯一明一灭。

  曾叔叔空出一只手,把右后门拉开。另一只手把手里的东西先放进后座。当他返身要抱另外的物品,罗成已经赶上前去,二话不说就把东西从地上抓起从他的身旁顺势放进了车厢。

  曾叔叔轻拍了拍身旁的帅哥军官的肩膀,笑了笑说:“想当年,我也是个兵!”

  罗成扬了扬眉,主动伸出手臂,自我介绍道:“你好!我是罗成!”

  两人紧紧地握了握手。

  曾叔叔大大方方的行径巧妙地解决了小玲的难题。

  哥哥不反对,妹妹也无话可说。小玲成堆的礼物就这样丧失了阻碍,顺顺当当地送了出去。

  “罗大哥,黄莺,预祝你们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小玲神情娇俏,踩着高跟鞋,前胸微挺双臂交握在身后,倾泄出她身上温婉秀丽的少女气息。

  “我也提前祝小玲姐新年过得开心快乐!谢谢你的礼物,可惜我来得及买什么礼物送你,对不起哦!以后补送,可以吗?”

  黄莺在前世崇尚“礼尚往来”的人情关系,但由于对小玲没有多大的期待,尤其是她有可能会成为自己的情敌,那么自己又怎么亲近于她!

  补送礼物,哼,是要补送!但自己现在手头也没多少钱,能送人家什么好东西!小玲可是个有钱人家的女儿,什么昂贵的东西人家也未必看得上眼。或者春节的时候,自己有时间亲手制作一个新颖别致的小东西,开学之后回市区了再送给她。

  兴许小玲根本不在意黄莺能送她什么礼物,人家只是想找个源由亲近罗成,所以对黄莺的应答她只道了声:“好啊!”转头又将红润润的脸朝着罗成娇声软语。

  “罗大哥,你们一会儿就回部队吗?”

  罗成简洁地答道:“是。”这家伙不是个拈花惹草喜好美色的,也不贪图不应得的名利,对着面前的富贵美女他的反应竟然如此淡然,真是令人佩服。

  “那,我能跟你们一起去部队吗?我想见识一下军营生活和军人本色,同时欣赏一下罗大哥你在部队里的动人风采。”

  这话显然有些大胆了,跃跃欲试中隐约透露出她对面前这个男人的兴趣和喜爱。真让人不敢相信,刚刚还一脸羞怯的人儿,这么一会儿的时间就像服用了什么兴奋剂,胆量也变大了。

  “嗯……”罗成有些迟疑。

  一旁的曾叔叔或许也察觉到小玲隐晦的情意,联想到她家里面最近一段时间的安排和计划,他知道,出身于一个富贵之家,恋爱婚姻之事恐怕不是一个小姑娘可以自行决定的。什么婚姻自主,婚姻自由,那是全然不可能的事!小玲对眼前的军人罗成心动了,可这种心动,最好还是中止,倘若是情意再深厚一些,以后造就的困扰和伤害会更加大,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小玲小姐,再几天就是除夕了,你可不能到处乱跑!你爸爸妈妈他们会生气的。”

  曾叔叔赶紧出口阻止道。

  小玲转头看了眼曾叔叔,脸色瞬间暗沉下来。

  家里在春节就要安排她跟那个花花公子见面,如果自己就这么听任家里的安排,结局是可想而知的。不,我要反抗!我要寻找属于自己的那一抹曙光!难道这不能找一个自己喜欢的男人吗?

  她转身又望向罗成,目光急切地想跟他的视线相交,可人家却没有看着她。

  “罗大哥,行吗?”

  又转身望向黄莺:“莺莺,行吗?我跟你们去部队看一看。”

  黄莺可不能自己拿主意,况且她本就不希望带着小玲一起回家。于是对小玲的恳求,她决然地无视了,只用一种无奈的眼神看着小玲,轻轻摇了摇头,然后用目光示意着曾叔叔的方位,说明她对曾叔叔的话十分赞同。

  “小玲,对不住,曾叔说的有道理。快春节了,你不该随意乱跑。以后吧,以后有机会一定邀请你到部队里来玩。”

  罗成的话一锤定音,把小玲的一颗迫切而热忱的心打落进万丈深渊,她感到深深地失望。

  而黄莺听到哥哥的话,内心喜出望外,眼中悄悄地流露出笑意。

  美人相求,哥哥却这么利索地拒绝了。这么做是不是表示,表示他对这个温柔似水的小玲,没有产生什么异样的念头,心中没有丝毫的暧昧情结?

  她长吁了一口气,胸口如同放下了一块大石头,不抑郁了,安定了,轻松了。

  没有就好!那说明哥哥还是那个哥哥,还是属于自己一个人。呵呵呵……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