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一见钟情,两世挚爱

十二 短暂的部队生活(下)

一见钟情,两世挚爱 我想重生 2549 2017-01-02 14:29:56

    黄莺在房子里足不出户住了两天。 

  罗成不让她出门闲逛。言下之意是她刚病好,天气又那么冷,可别着凉感冒了,好好休息两天。

  这两天的清晨,她都是在部队的高亢悠扬的军号声里醒来。抬头看窗户,外面还是一团漆黑。屋里,哥哥的动静也应声而出。

  军人的日子真的很辛苦!

  光是每天天还没亮这么早起来,披星戴月的,不能留恋被窝的温暖,还必须在刺骨的寒风冷雪中训练,就格外令人崇敬了。

  哥哥也是其中的一员,而且,属于军人的一切事情他会做得更好,不然他又怎么能担当那个职位呢!

  黄莺深知,部队里若是没有背景没有依仗,要往上走,是很难的。光有实力,能力出众还不够,为人处世要圆滑,纵不能投机取巧也不可以过于刚直,哥哥真的很辛苦。

  想到这些,她就恨不得自己有更大的本事,能够帮得上他。

  若是,他有个坚实的后盾,有个声名鼎盛的家族能帮上他,凭他的才华与品行,哥哥一定可以更出色,站在更高的位置上,傲视众生,睥睨别人。

  可是,两人都是孤儿!身后完全没有一丝一毫的助力。

  倘若,倘若我出生于一个强盛的大家族,有风光的家世,是一位千金小姐,倍受宠爱,而且自身又拥有着出众的才华,那么,是不是就有能力帮得上他?

  黄莺胡思乱想之余,忍不住笑话起自己:倘若真是大家小姐,说不定讲究门当户对什么的,家里人会不会看不起身世凄凉的孤儿院长大的罗成,帮什么忙!说不定还更糟糕呢!

  黄莺的身世不详,谁也不知道当年究竟是谁把她送到孤儿院门口来,为什么这么多年没有把她找回去,又不是流离失散了没有线索,她的父母为什么不来找她呢?

  而罗成,当年父母双双离世,身份来历不明,租的房子租期一到,他连家都没了。父母的家乡在哪里,他们有过怎么样的遭遇,为什么会来到湖南,当时还年幼的他,根本毫不知情。

  漂泊、无所归依的感觉,是身为孤儿的寂寞与沧桑。

  如今两人身在他乡,相依相怜,相互关心,眼前的这个房子,也算是他们两人共同的家了。

  天色大亮的时候,罗成端着一小锅的粥和几个包子馒头进来。

  已经星期天了,明早上就要去学校,这两天的一日三餐,大都是他从食堂里买来,他还特意叮嘱食堂的炊事员,帮忙炖了两回鸡汤,早晨的这粥,也不是普通的白粥,而是加小灶煮的八宝粥,里头加入了好几种养生的食材。

  “莺莺,快来吃早饭。”

  他扬声叫道。

  听见叫声,黄莺从阳台上走进来。她在洗衣服,主要是她的,哥哥的只是一双军袜和一件内衣,外套没有天天换。

  这么冷的天气,安徽不比红樱老家漳镇,人们大多数不会天天洗澡换衣服什么的。嫌麻烦,反正也不脏。这一句是罗成说的。

  黄莺有前世的一些生活习性,天天要洗澡,再冷的天也一样。总觉得不洗澡不换衣服,身上干巴巴又痒痒的,浑身的不舒坦。她的行为,跟眼下的人格格不入,兴许将来她会慢慢调整适应,但目前来说还是不能的。

  “哥,你回来了!”

  黄莺微笑地打着招呼,逆着光的她面目看上去不太清晰,但声音轻快而温柔,可以感觉到她内心的欢喜。

  “饿了吧?我刚等了一会,这八宝粥熟得慢。”

  罗成看见妹妹脸上的微笑,像外面的阳光那样透着一份温暖,虽然这暖意并不炙人,但是他已经感到很满足。

  每天回到家,不用对着冷清的屋子和灰白的墙壁,可以看见妹妹明媚的笑脸,真是一种难言的幸福。

  两人一边吃早饭,一边有一句没一句地聊天。

  “莺莺,今天休息,哥哥有一天的时间可以陪你。我们去哪走走?”

  黄莺从埋头吃粥的动作中抬起头,两只眼睛闪闪发光。

  “真的,今天能出去?你还可以陪我?太好了!”

  “我们去哪里散散心,哥哥让你拿主意。你说往哪边,就走哪,哥哥答应你绝对说一不二。”

  罗成抽空轻拍了一下她的脑袋,手上没有用什么力度,这完全就是轻轻抚了抚她的乌发。

  黄莺闻言,立即放下了手中的汤匙。她左手托住了下巴,大而狭长的狐狸眼骨碌碌地转动起来。那般娇俏而灵动的模样吸引住了罗成的视线。罗成嘴角含着淡淡的宠溺静静地看着她。

  去哪儿呢?去哪?

  黄山吗?才一天耶,现在都几点了,来得及吗?往返的时间扣除掉,登山赏景的时间还能有多少!还是下次吧,下次早点出发。

  那就走一处近点的地方。可是,身为新版黄莺,对这边的地形基本不了解,要去哪儿呢?

  还是在部队里头和周边地方走走看看,熟悉熟悉地方风情。

  她脑海里思索盘算了半天,罗成的视线也停留在她脸上半天。

  看见她似乎有了主意,罗成问道:“莺莺想好了吗?到哪儿?”

  九点多钟近十点的时候,兄妹两人爬上了部队所在的山谷四周环绕的山腰之处。

  “莺莺,那里就是你上次摔倒的地方。”

  罗成指着一棵高高的白桦树对黄莺说。

  黄莺放眼望去,哎哟,那么高的树,长得还那么笔直,树冠似乎在十几米上,叶子全落光了。躯干光秃秃地立在那儿,树皮泛着灰白,没有什么蔓生的植物缠在上面,连一丁点的干枯藤蔓也没有。

  当时不可能是从树上摔下来的。

  黄莺几乎可以确定了。树那么高,树上又没有伴生什么药材,黄莺爬到树上干什么!掏鸟窝找鸟蛋吗?好像树杈上也没架什么鸟窝。尤其是这么冷的天气,鸟儿傻了吧唧地才住在光秃秃的白桦树上。更何况,已经22岁的黄莺,即使性格再怎么活泼好动,也不至于爬那么高的树吧!

  她沉默地没有说什么话。目光在周围四处搜索。

  从哪里跌滚下来吧?恰好停在树下。出事地点应该在上面。

  “哥,我们往上面走走。”

  她一边随意地看着四周的风景,极目远眺,最引人注目的还是山脚下的军营。至于山上,这么冷的冬季,看不到什么格外动人的美景。也许前两星期,黄莺真是上山来采挖药材的。

  往上走,山势变得有些陡峭。脚下的弯弯曲曲的路更加难走了。

  一星期前雪就开始化了,如今山上没有积存什么雪花雪水,一眼望过去,除了松柏是绿的,灌木杂草绝大多数都已经枯败。

  走了好一会儿,黄莺心头落定,以后自己不能单独上山!路不好走不说,山上也没有什么人,一个人上来万一遇到什么事情,那可真是求告无门了。那天,幸亏哥哥后来上山来找,否则不知道会晕到什么时候,或许当时早就摔死了,只不过是自己这个名叫红樱的灵魂穿越而来,才有机会再看见这个世界。

  在山上走走看看半天,直到身上冒汗,太阳高高悬挂在头顶上,两人才相携离开。

  半途的时候,罗成担心妹妹病体新愈,提议背她一段路,黄莺真的心动了。但大妈的心理年轻还是让她无法真正放下,当真像个小女孩似的让哥哥背,后来还是依靠自己的两条腿下了山。

  黄莺在部队的生活,宁静而又闲适。身为军人家属,她为自己有一个出色的军官哥哥而感到骄傲和自豪。她甚至想过,是不是可以换个角色,当一名军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