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一见钟情,两世挚爱

九 回部队的路上

一见钟情,两世挚爱 我想重生 2264 2016-12-31 20:19:13

    出院了。

  10号上午,罗成来办理了各种出院手续,把黄莺暂时先带回部队住两天,等下周一早上再去学校报到。

  他开着一辆浅绿色的军队吉普车,载着黄莺往部队方向走。

  一路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往。

  黄山市区的街道大多数并不宽,只是双行道。他的手扶在方向盘上,目光集中在前面的道路上,神情专注。从侧面看,鼻梁高挺,唇角微翘,刚毅中含着温柔的笑意。

  “莺莺,你有没有一丁半点的关于哥哥部队的记忆?”

  “没有。”黄莺摇头回答道,反应很是快捷。

  本来就告诉他失忆了嘛!怎么会有零星的记忆,这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哥哥怎么会询问我这个问题?

  黄莺有些不解。

  “莺莺,哥哥部队在黄山附近的一座名叫龙起坡的地方,部队番号你就用不着记了,反正就是一处军部直属的野战部队。哥哥是侦察连的连长,下面的士兵每一个都是百里挑一的好兵!对了,他们都认识你!”

  罗成说到这,嘴角咧得更大了。

  “哈哈……”

  “笑什么呢哥——”

  黄莺不满了。“有什么呀!你是他们的直属长官,而我来黄山市这边上学两年多了,肯定去过你那里不止一次,对不对?认识我那是很正常的。有什么好笑的!哼!”

  她撅起了嘴,侧过脸紧瞪着哥哥。心里其实是想从他口里知道,他刚刚为什么会突然发笑。

  罗成故作严肃地端正了神色,说道:“莺莺啊,你说部队里什么最多?”

  黄莺思索片刻,回答道:“军人?士兵。”

  “对,年轻的士兵最多!”

  罗成赞许地点点头。

  “可是,这是事实啊,跟我有什么关系!”她觉得这完全就是废话。

  罗成解开了谜底:“莺莺,你说,部队年轻士兵多,他们全都是年纪轻轻的清一色的男人,一年到头见不到几次年轻姑娘,尤其是像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子。每次你一出现在部队里,他们的眼睛多数是直勾勾的粘在你身上。”

  他越说,口气就从隐约发笑中变得好像有些似笑非笑,让黄莺听上去心里不是滋味。

  “哥,你到底是要跟我说什么?你想让我怎么做?”

  罗成停顿了一会,手上的方向盘猛然拐了个弯,车子进入了另一条车道。

  前面的路面比刚才来得狭窄一些,他沉默着不再说话。

  车厢里静默下来。

  黄莺心里想着,稍等一会儿再跟哥哥好好聊刚刚的话题。

  罗成眼睛盯着前方,貌似在专心致志地开着车,心底却在思忖要给妹妹什么答案。

  其实,对于部队里狼多粥少,常年不见女孩出没的问题,他一个部队中低层干部,还能有什么推陈出新的意见!每逢年轻女孩子出入军营,部队里活像参观稀有动物一样的场景,他早已经见惯不怪了。

  只是,那个被参观的对象是自己的心爱的妹妹,嘿哟!以前因为别人对妹妹的容貌称赞不已而感到十分自豪。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就不再那么乐意,妹妹被大伙儿像饿狼扑食的猛盯着。那种视线越来越让人讨厌!

  怎么办呢?要怎么跟妹妹说?让她到了部队后,减少在室外活动的时间,不要招引太多的“饿狼”觊觎她。

  前两天,手下的几个相对熟悉她的兵,还在跟自己问候妹妹,关心她什么时候可以出院到部队来。工作伙伴连指导员,曾经还跟自己提过,想让妹妹跟他的弟弟认识一下,说俩人都是在校大学生,他弟弟读金融的,颇有经商才能,家里的小工厂已经偶尔帮忙打理了,是个出色的男孩。言中之意是想当媒人呢!

  有一个漂亮可爱的妹妹,真是既让人骄傲,又让人发愁啊!

  吉普车又进入宽阔的街道。

  “莺莺。”他唤了声。

  黄莺从漫无目的的思绪中醒过神来。

  “嗯,哥。”

  “到了部队后,你暂时多休息,嗯,少在外面走动。”

  罗成沉吟着说,只说到主题,但没有表明原因。

  黄莺可不是只有一个简单的脑瓜,她怀疑了。

  “为什么?部队里头发生了什么事,不太方便吗?”

  她以为是发生什么严重事件,提高警戒,不让外面的人随意出入。

  罗成从车头镜里瞥见妹妹一脸慎重的模样,悄悄地笑了笑。

  “没事。只是别多走动就行。”

  黄莺有些困惑。不是军队之事?那是什么?

  她对军队是抱有一种莫名神圣的情怀的,总觉得军旅生涯令人崇敬,绝不会故意去触犯什么戒律。

  “莺莺,你长得很好看。你知道吧!”

  罗成轻笑。

  “那是!你妹妹我当然好看!哥,难道你不觉得?”

  黄莺挺起了胸,又抬起了头,嘴角含笑,显得十分自信。

  “呵呵”罗成笑出声来,“我妹妹自然是个美女。”

  他又说了:“可是,越是美女越惹人注目。你就像块香甜的蛋糕,那些兵士就像一群苍蝇,不能让他们粘乎上啊!这就是为什么哥哥让你少在外面出入的原因了。”

  说了半天,罗成才跟黄莺道出了事实的真相。

  黄莺总算明白了。她嘻嘻地笑了起来。

  “遵命!长官。我一定不负厚望,坚守阵地,做一个足不出户的小女子。”她举了举右手臂,又说道:“可是,你的宿舍条件还好吧?我洗脸吃饭上厕所,方便吗?”

  “我是个连长,副营级干部!我们单位居住条件相当不错,哥哥我分了一套两居室。放心吧,你有属于自己的一个房间,咱家里被你布置得很漂亮呢!你都给忘了。”

  罗成微笑着,目光炯炯有神,望着前方。

  “家”,一个多么美好的字眼!告别过去,远离悲伤,从孤儿院走出来,在这个世界,她和他拥有了第一个属于自己的家。既是学习工作疲惫了之后休憩的地方,又是安置心灵的宁静的港湾。

  “哦,对了,忘了问你,你那天为什么会从山坡上摔下来?我找到你的时候,旁边没人,只有你昏迷不醒地躺在一棵大树下。当时都把我急坏了!”

  罗成想知道一些当时的情形。

  黄莺笑了笑说:“哥,你怎么又忘了!我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你不是说,我那天是想去采摘药草的?”

  “可是,采药草需要攀到高处吗?你不会是爬到树上去了吧!”罗成一边思索一边发问。

  “树上是会长一些药草!可是,都是罕见的一类。部队里的那片山坡,应该不会有稀罕的药材吧!”

  “那……”怎么猜测推断也起不了任何作用,谁能知道当时的情形呢!算了!

  罗成百思不得其解,索性不再去伤这个脑筋。反正,为了安全,以后不让妹妹一个人去爬山采什么药就是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