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一见钟情,两世挚爱

四 过去的岁月

一见钟情,两世挚爱 我想重生 2418 2016-12-27 15:43:46

    “莺莺,你晚上才吃了半碗粥,现在饿不饿?要不要哥哥给你温一瓶牛奶?”

  哥哥关切地问。

  黄莺摇头:“我不饿。”她眼神示意道:“哥,就一张床,晚上怎么睡?”

  前几天她还昏睡着,人事不知。他每天晚上都来陪伴,那他是怎么睡的,同睡一张床?还是坐在椅子上趴着?

  单纯的兄妹关系还是介于兄妹与恋人之间的情感?黄莺不知道。但她心中隐隐约约有些预感,应该不是简单的感情,两个人从小一起长大,尤其是在那个苦环境,相依为命相互依存的感情更加可贵。

  同甘苦,共患难。

  她脑海时跳出这几个字眼来。

  无论是哪一种情感,她知道,对于黄莺来说,眼前的哥哥,比任何人都来得重要。

  听到黄莺发问,哥哥笑了起来。

  “还用得着你发愁,呵呵……你哥哥我随部队演习训练的时候,常常睡在野地里,随便一堆篝火一个帐篷就能睡着。莺莺,呵呵……”

  黄莺问不出答案,有些不满,一味地瞪着他。

  “好啦好啦!哥哥趴你床头睡。”

  “就这样?”黄莺一脸怀疑,“趴一晚上?”

  哥哥轻笑着扬扬眉。

  “这种姿势睡,那该有多累啊!能不能向医生护士借张折叠椅什么的,架在病房里睡。再借一条被子。”

  黄莺想到往年见过许多次的一种病房陪床专用的白色塑料折叠椅。

  “不要了,那么麻烦干什么。反正就几个晚上。”

  哥哥反对道。

  “你不去,那,要不我俩睡一张床?”

  黄莺提议。

  哥哥闻声望了黄莺一眼,有些心动,但目光闪了闪,又拒绝了。

  “小时候,我们常常睡在一起……”黄莺觉得睡一张床也没多大关系,反正哥哥就是哥哥,他对自己的疼爱不是个瞎子就能清楚地看到,他是个军人,肯定心胸坦荡正直无比。

  “你知道我们小时候常常睡在一块?你记起来了?”

  哥哥惊喜地问,似乎有些难以置信。

  “哈哈哈……”

  黄莺捧腹大笑。

  “好了,哥!先不说这个,我还想问你一些事,你可要一五一十地告诉我。”

  “只要我知道的你想知道的,我会通通地毫无保留地全部告诉你。”

  “那——我从哪里问起呢?嗯,我先问这个。”

  “咳咳……”黄莺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地问:“尊敬的先生,我能知道您的大名吗?仙居何处?”

  哥哥扑哧笑出了声。他被妹妹搞怪的模样给逗笑了。

  “亲爱的女士,鄙人名叫罗成,湖南人。现在黄山脚下某部队当侦察连连长。”

  黄莺忍住笑又问:“您贵庚几何?娶妻生子了没有?”

  哥哥笑意依在,目光却突然飞快地变幻了一下,然后沉稳地答道:“三十一岁,没有妻儿。唯有一个妹子需要关心爱护。”

  他在趁机对黄莺表决心呢,说他心里头全是妹妹,还没有想要讨老婆。或许从小到大,就没有什么别的女人能进他的眼里。

  有这样一个全心全意爱着妹妹的哥哥,黄莺真是幸福啊!

  从前的那个黄莺,如今是魂飞魄散还是穿越重生,反正她已经不在这具身体了。而后陪着罗成的,就是过去的红樱,一个全新的黄莺!无论如何,她都会好好活着,不再重复过去的坎坷辛劳,活得更健康、更美丽。当然,也要活得更长久!不要猝然间告别人世,令人扼腕叹息。

  现在的自己,已经重新拥有了年轻的生命,曾经有过的梦想,或许还来得及去追寻、去实现。

  “莺莺,莺莺,你在想什么?怎么不说话?”

  罗成的声音把黄莺从漫想中拉了出来。

  “噢,哥,我愣住了。对了,我还有我们从前的事情,等你有时间慢慢告诉我就行了。”

  黄莺改变了主意,不想再主动发问。

  过去的黄莺失去的记忆,快乐抑或悲伤,都不是她的过去,以后,她可以慢慢创造属于她的人生。

  哥哥似乎懂了她的心思。看天色还不算晚,他把自己认为有必要让她知道的事情,大致说给她听。

  两人一起住在孤儿院长达7年,一直到黄莺10岁,罗成19岁。当罗成高考失利,没有选择复读,而是离开孤儿院直接参军入伍。

  穿上那身橄榄绿军服的罗成,犹如进入大海畅游的鱼儿,展露出他独特的天姿和风貌。

  新兵连,他顽强训练的精神与团队合作的融洽,被领导看中,直接推荐送入有名的华中野战部队。

  两年后,升为排长。然后参加军校入学考试,成了一名可以进一步学习先进军事理论的在职军校生。

  离开军校后,他回到原来的部队,担任一个连的指导员,后来调任黄山某部队,担任一连连长。

  今年五一劳动节后,跟十几个普通连连长竞争,经过几番较量比拼,罗成胜出,成了黄山某部队最重要的一个连,也就是侦察连的连长。这个职务从表面上看,似乎只是平级调任,但事实上,军衔比原来高半级,职务正连实际却是副营级。

  自从他三年前来到黄山,暂时摆脱了四处漂泊不定的生活,他就建议正面临高考的黄莺,报考黄山这边的学校,到他的身边来读书,让她完全不用担心学费和生活费,有哥哥在还怕什么!

  离开孤儿院进入部队,他几乎每个星期或是十天半个月,就会给黄莺写一封信或者寄一些东西。他把每月的微薄的津贴,节省又节省,给孤儿院寄过来。每次部队里换发新军服,他厚着脸皮跟战友要一些他们不穿换季的旧衣服和鞋袜被子,寄回孤儿院。

  为了帮孤儿院减轻生活负担,只要有探亲假,因为时间较长,罗成总是换上便装到当地找一些临时工作,努力多挣点钱交给院长婆婆,有时候还会买漂亮的衣服给黄莺。让其他的小朋友羡慕不已。但他和她的情感之深厚,别人又怎么能够比得上!无法做到一视同仁。

  哥哥还告诉黄莺,她现在还在上大学,读的是中医药学专业,已经是大三了。

  听到这里,黄莺心中好一阵欢喜。

  是自己喜爱的专业!

  原来的黄莺,竟然与当初年轻时候的红樱有着相同的兴趣。

  想当年,还想过买一座山,种水果种菜种草药,后来身体闭经、激素紊乱、内分泌失调,也跟中医打了很长时间的交道,对部分中草药的保健作用有了一定的了解。

  “呵呵,真好!真是好极了!”她乐得像个小傻子一样,咧着嘴笑。

  “莺莺,你喜滋滋地笑什么?”

  哥哥伸手摸了把她柔软的头发,不晓得她在高兴什么。不过,看着妹妹那么高兴,他心里也感到好一阵轻松。

  只要妹妹过得快快乐乐的,比什么都好!

  “莺莺,你出意外的第二天我替你给学校请了假,等身体养好了再去上学。今天是周一,嗯,你可以下周再去学校,哥哥多买点好吃有营养的给你补一补。”

  黄莺点头称是。

  “哥,可是学校在哪里我也不知道。到时你能送我过去吗?”

  “嗯,没问题。你就当自己刚上学那会儿,重新认识你的同学朋友,我想她们会理解的。”

  “我想也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