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一见钟情,两世挚爱

第九十六章 混乱的真心

一见钟情,两世挚爱 我想重生 1948 2016-12-20 18:36:16

    大年初一,晚上6点。

  一炉火锅冒着热气摆在桌上,锅里上下翻腾着许多食材,红的虾,浅褐色的排骨,白的豆干,粉红的火腿香肠,空气中弥漫着鲜香的味道。摆在一旁的还有洗得干干净净的白色金针菇、嫩嫩的娃娃菜、碧绿的空心菜和香菜,整整齐齐地盛放在一个红色的托盘里,桌上还放着一碟切片的卤牛肉和一盘牡蛎煎蛋,还有一小碗调好的香醋酱汁。

  红樱找出一瓶葡萄酒,看了看上面的标签,说:“你看,是十年前就酿造的酒,还好吧?”她一边问,一边把酒递给乔榕,“我可不会开启,你自己来吧!”又找出来开瓶的工具。

  两人从小到大就认识的伙伴,处起来没有半分压力,说话很随意。

  乔榕今日的脸色倒也看不出跟平日有多么大的不同。只是笑容少了点,但神情还算平静。他接过开酒工具自己压着木塞,红樱走到客厅的一张小桌子边上,看看两小孩吃东西。俩孩子在幼儿园学会了自己吃饭,虽然会吃得满地都是饭粒,但一勺一勺地挖着饭,送进嘴里的姿势倒也挺稳当。

  红樱笑了笑,伸手在孩子头上摸了一把,夸奖道:“哎哟,两个小朋友真棒!加油哦,吃完饭可以奖励一颗水果味棒棒糖。”

  俩孩子抬头看着红樱一眼。宝宝叫了声:“妈妈,我要吃棒棒糖。”乔榕儿子也一脸的期待。

  红樱嘴边的弧度加大了,她安抚着说:“等一下,等你们吃完饭才可以。快点吃完,妈妈拿给你。”

  孩子又俯下头去继续挖饭。红樱果真取来两根包装精美的棒棒糖放在俩孩子身边。

  “红樱,让他们自己吃,你也过来吃吧!”乔榕那头已经打开了酒瓶木塞,倒了两杯红酒放在桌上。

  红樱闻言走过去坐下。

  捞了两只虾装在碗里,放在乔榕面前。说道:“这碗先给你。”又取了个碗,先舀了一大勺汤,轻啜一口。味道有点淡,红樱站起来,找到调味盒,又加了小半勺盐进火锅里。

  她给自己捞了块排骨,慢慢地啃着。

  心里估摸着可以慢慢询问他的事情了吧?看他今天的样子,肯定是有什么与他老婆相关的事情发生了。

  “你昨晚上怎么了?情绪那么低落。”

  乔榕咽下嘴里的东西,放下筷子,伸出手给自己舀了半碗汤放到桌上,两手扶着装汤的碗,目光游移不定,好像在考虑要如何说起。

  “不想说也没关系。我只是看你好像不开心,说出来你也能透透气。”红樱其实也不是非要知道,毕竟这是人家自家的事,知道了就开导他一下,不知道也乐得轻松。反正可以确定一点,乔榕遇上烦心事了,而且还是难以启齿的事。

  乔榕突然伸手给自己又倒了杯酒,一口喝下。

  耳边听到他用力地作了个深呼吸,然后开口说了一句话,把红樱给吓了一跳。

  “我TMD真想宰掉她!”

  “怎么这样!你老婆她怎么了,做什么让你那么生气?你别冲动,冷静冷静。”红樱连忙安慰他。要命啊,都想砍人了,有那么严重的吗?以至于要宰掉她的人。又不是杀鸡宰羊的,人命呢!

  乔榕激动的心情慢慢平复,脸上又平静下来。只是隐隐可以察觉他的呼吸有些粗重。

  他又说了起来:“我昨天看见她给她以前的男朋友妈妈送东西,还跟那男人搂搂抱抱,两人明显有事。”

  “藕断丝连、旧情复燃?不会吧,你们都结婚几年了,那男人还没结婚吗?”

  乔榕目光闪动了几下,变得冷淡,又说道:“我知道,那男人已经结了婚,只是还没有孩子。听说是他老婆不会生。”

  “不孕不育?也未必是女人的缘故。好吧,说远了,结婚几年没有孩子,感情是会受点影响,可这不应该成为那男人又找你老婆再续情缘的理由呀!”红樱摇头,表示不理解。

  红樱又说道:“我看你别被表面现象给迷惑了,会不会是误会?兴许是那男人妈妈买的东西太沉了,正好被你老婆看到,帮着送回家。而那男人,可能是对你老婆还念念不忘,这一次送上门去,他情不自禁地去抱她,说不定你老婆也不乐意,你误会人家了吧?”

  红樱起劲地猜测与揣摩当事人的情绪,企图开导乔榕,让他不至于那么难受。“要不,你今晚上回去跟你老婆问清楚?”

  乔榕苦笑着摇摇头,说:“昨天两个吵了一架,她理直气壮的回娘家了。昨晚上我在咱们老家过,今天早上回我家里也没看到她人影。”

  “那你今天白天没去你丈母娘家拜年?”

  “没去。不是要大年初二吗?咱们这里的习俗。”

  红樱恍然大悟。

  想了想又提出建议:“我看,你还是找你老婆好好沟通沟通,矛盾要及时处理。毕竟大过年的,一直闹着别扭也不太好。”

  说完,红樱转身看了看客厅的那两个小孩子,正玩着积木,一只手还在握着棒棒糖,不时地舔一舔,目光清澈干净,看起来很开心。

  孩童的世界多么容易满足啊!一支棒棒糖的甜蜜,就可以让他们忘却一切的烦恼。

  转过头来,红樱把电磁炉的热量又加大,投了几样蔬菜下去。看着东西渐渐熟到可以入口了,她态度十分温和地对乔榕说:“不要再胡思乱想了,多吃点。酒也不能多喝,你晚上还是赶紧去你丈母娘家,把老婆先接回来。有什么事,两人锣对锣鼓对鼓,当面讲清楚。日子还要过的不是吗?别再生气了,生气也不能解决问题。是不是?”

  乔榕沉默良久,阴沉的眼神才恢复了清明,把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说道:“谢谢你,红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