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一见钟情,两世挚爱

第六十二章 归家

一见钟情,两世挚爱 我想重生 1940 2016-11-20 22:12:04

    推开院门,院中一片安静。  

  家里没人在吗?妈妈此时应该在小店里忙活,爸爸去田地里干活,二姐呢,她毕业一年多,和准姐夫虽不曾分手,但聚少离多,只能争分夺秒见缝插针地利用休假的时间相聚,这会儿还是暑假,肯定还在省城快活得流连忘返。可是奶奶这么热的天气也去江边钓鱼?  

  红樱嘴里下意识地喊了一声:“奶奶,奶奶,我回来了!”  

  厨房里没有动静,出乎意料的是,爸妈的房间里传来微弱的声音。  

  有人在!是爸爸?  

  红樱心里产生了意外之感,可又莫名地涌起一种不安的情绪。她微皱起眉头,把背包的带子往肩头上提一提,步履匆匆往屋里奔。  

  她急急地推开客厅的门,往右边望去。父母的房门开着,里面有动静,红樱听见了爸爸低低的呻吟声。  

  爸爸怎么了?她皱紧眉,眼里闪过焦虑。把肩上的包扯下来往厅里的桌上一丢,赶紧往屋里冲。  

  “爸,爸,你怎么了?你很难受吗?你是不是肝病又犯了?”她冲过去扶住正要下床的父亲,在他的耳旁大声地说道。  

  红樱爸爸神情痛苦,眼神压抑看了红樱一眼,喘息着说:“樱儿,你回来了……你爸我……这回……快疼死了……”  

  他一边断断续续地说着,一边用手按住自己的右侧腹部,喘着气一脸的痛楚难耐。红樱使了好大的劲才搀住他疼得往下坠的身体,心里说不出的焦急。  

  “要怎么办!爸,你看过医生了吗?吃药了没有?”  

  “吃了……”红樱爸爸的声音虚浮而无力。  

  “那怎么还会这样难受!是不是药没有用处?不然,我们去大医院看看。好不好?”红樱担忧之余,脑中突然闪过这个念头。爸爸的肝病已经缠了他很多年了,医生说这是慢性病,没法子断根,只能慢慢养,照顾得好也能跟正常人一样。可是,爸爸无数次地因为这个病吃尽苦头坐卧难安,如果到大医院去看病,医生的本事和医院的医疗条件更好,是不是能得到更好的治疗呢?  

  以前家里经济窘迫,这两年不是好一些了吗?完全可以带爸爸去看看。  

  红樱念头一落定,遂静下心来,对她爸爸说:“爸,你不在床上躺着,下来要做什么事情呢?你说,我来做就好了。”  

  “樱儿,我上厕所……”她爸爸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这事自己就无法代劳了!红樱目光一闪瞅了她爸爸一眼。“我扶你去。”  

  扶着她爸爸一路蹒跚地挪着步子出去又进来。她把他又搀到床头缓缓坐下,看到他脸上的痛楚之色似乎略有减轻,心里的忧虑淡了一些。但刚才的决定并没有放弃。  

  “爸,我想好了,我们明天去鹭市第一医院去挂专家门诊。”红樱的语气极为坚决。如今钱的难题不是太严重,父亲的健康才最重要。不能再看着他再受病魔的折磨了!一定要改变现状!  

  红樱爸爸听清了她的话,怔了一下,浑黄混浊的目光里仿佛涌动着什么,思虑一会后,他轻轻点了点头。  

  是啊,这一回肝病发作自己感到有些不同寻常,疼痛比往常要来得凶猛,这么多年来自己对发病时的症状和痛感十分了解,这一次病发自己意志力似乎也下降了,痛得难以忍耐。就去大医院看看吧!  

  “爸,你这一会儿疼痛稍稍止住了,那赶快躺下休息。我去村里小集市,看能不能买点好东西给你做好吃有营养的午餐。你睡一会儿,我很快就回来。”  

  红樱爸爸眼神含着感动和欣慰看着她,疲惫的脸上隐约有了一丝笑:“嗯!”小女儿最乖最懂事,小小年纪办事能力比上头两个姐姐还强得多,让人舒心又安心。  

  红樱买到一只野生的水鸭,然后到村里的赤脚医生处缠着人家问了半天,选购了几样对肝病有帮助的中草药,回到家里洗净下锅,给老爸炖起了养生汤。  

  她从某一本养生书籍上看到过一句话——是药三分毒。爸爸吃了那么多年的药,身体里面都不知蕴藏了多少药性,说不定这回痛得这么厉害就是因为身体产生耐药性了。生病了,要治疗也要调养,以后有可能的话,让妈妈别再省钱了,平时多炖点好汤喝补充营养,没事也可以增强免疫力嘛!  

  红樱盯着热气直往上扑的陶罐,嗅着水鸭汤的独特味道,念头百转千回。  

  当晚,繁星闪烁,夜色深沉。  

  红樱坐在书桌前,给两个姐姐分别打了一个电话。告知爸爸的病情以及明儿打算带他去鹭市看病的事情。大姐的话语很平静,她说她人在市里离医院近,明天她会请假,先去给爸爸挂号,然后在门诊部等大家。红樱听了很放心,虽然性格一向独立好强,但有个姐姐愿意跟自己分担,就算是只能减轻心中的一丝忧虑,就算大部分的事情都得自己去做,那也是值得欣喜的。姐姐虽然身有残疾,但仍然竭力付出,真的是爸爸的好女儿!  

  二姐接到电话一听爸爸旧病复发明天到大医院,立马就哭了!她连声埋怨自己这时候没有在家里,说妹妹辛苦了,说她马上去车站买车票去,明天赶到鹭市与大家汇合。红樱闻言,感动得红了眼眶,泪光闪闪。  

  联络完两个姐姐,红樱掉头往父母房间走。刚走近房门口,就听见妈妈正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安慰爸爸的声音。那话语满满的都是关心,没有一丝不快和抱怨。有一个体弱多病的丈夫,妈妈这么多年也不容易,可是从她的声音里红樱只清楚的分辨出体贴与柔情。  

  此时此刻,家人愿意同甘共苦共进退,让爸爸的病能有机会得到更好的医治,真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