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一见钟情,两世挚爱

第六十一章 顺乎自然

一见钟情,两世挚爱 我想重生 1708 2016-11-19 16:10:46

    在这个世界上,不是只有爱情。有的人失去了爱人,可能会痛不欲生,甚至寻死觅活,但对生性豁达乐观的红樱来说,爱情不是义无反顾,自私自利,爱情里也包含着退让、理解、包容和责任。

  她爱江磊,深爱着。如果有人问她,当某个时刻一颗子弹对准江磊射过来,推开已经来不及,那么一瞬间,她绝对不假思索毫不迟疑地让自己的身体挡住他,拦住那颗要命的子弹。如果有一天有人让她作出选择,两人只能活一个,那个时候她绝对会选择他活她死。她就是这么简单而热烈的爱着他。

  可惜可怜可叹!当医院发生恐怖事件江磊遇到危机的时刻,她不曾有那个机会证明自己是多么的爱他!老天爷没有给予她这个珍贵的机会,并且让她因此失去了爱他及拥有他的资格……

  “红樱,我是蓓蕾。我能见你一面吗?”

  这是事情发生后的第十天,蓓蕾因为重伤,还住在医院里。她这些天几次晕倒,醒来后了解了自己的身体状况,知道长辈们要求江磊娶她,而江磊答应了,这个结果令她欣喜若狂。可是思及红樱,心底有些不忍,很想见见她。其实蓓蕾虽然性子有些骄生惯养,但骨子里还是善良的。

  红樱接到蓓蕾的电话,心里很是复杂。

  要去见她吗?有这个必要吗?在这场爱情的历练中,自己已经是个失败者了!几乎不用努力,努力也没有用处,江磊已经不属于我。他的未来将不再有我的参与,他将与蓓蕾携手同行这人生路。

  就是这样!我干吗要去见她!听她炫耀自己的成果和即将收获的婚姻吗?我不去!

  “对不起!我没有时间。”

  “红樱,我真心想跟你谈谈心聊聊天的。你来好吗?谢谢你。”蓓蕾依然没有放下她的想法。

  红樱拧了拧眉用力地深呼吸几下,耳边传来丢下工人的呼唤声,她不想理睬那个胜利者了。干脆把电话切断,转身走开了。

  以后,跟江磊在同一个工厂上班呼吸着同样的空气,这种感觉多么让人感到凄然啊!现在他伤未好还在家养病,可十天过去了,恐怕再过两天也就是下周,他就会来上班了!到时候,面面相觑时,说些什么呢!

  自从那一天事情发生后,两人只见了一面。谈及有关问题时,他满脸的沉痛与无奈的模样又出现在红樱的脑海里。

  “樱,我……我爱的是你!我无数次地幻想过也策划过我们的未来,那将是多么幸福而美好!可是……可是现实真的很残酷,蓓蕾为了救我导致了那么严重的后果,将来发生中风瘫痪的可能性高达几倍,她的父母要我对她负责,我不能不同意。樱,我真的很对不起你!我……”江磊满怀痛楚地说着,目光难舍地看着红樱,想伸出手去握她的手,却又不敢。

  以后,自己还能牵着她的手拥抱着她亲吻她吗?似乎,已经不能了!

  江磊心底涌起了深深的无力和痛苦。老天,你怎么这样子对我!难道这真的是命运的安排?我终将失去眼前这个聪明美丽而又善解人意的女子!是啊,她性格开朗待人宽容,她会理解我被迫作出的抉择,不会怪我骂我。可是,她又是多么无辜啊!我对不起她!

  江磊的眼眸中充满无限的深情,可又渐渐被歉意和痛楚给占据。他伸出了手,握住了她,握得那么紧,那么紧,久久舍不得放开。

  此情此景,红樱无言以对,唯有一脸的失神和迷茫笼罩了她。

  下班了。

  明天是星期六,厂里不忙,红樱感觉这些天身心俱疲,想请假。后天放假,正好有两天假,还是暂时离开这个地方,回家看看。或许亲情的温暖与关怀能够抚慰自己这颗疲惫的心灵……

  艳阳高照,碧空如洗。车子在摇摇晃晃中前行。

  红樱的目光没有聚焦,脑中似乎拥堵得满满的,又似乎空荡荡的。一个画面又一个画面犹如电影片断在脑海中放映,跳跃,游离,凌乱。又仿佛根本不在意一样,她不经意间看到车中前面座位上有两个调皮可爱的小男孩,正在以奶声奶气的嗓音在唱着《两只老虎》和《数鸭子》充满童趣的歌声吸引了她,她不禁在后头跟着轻声哼起来——

  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跑得快,跑得快,一只没有眼睛,一只没有尾巴,真奇怪,真奇怪!

  门前大桥下,游过一群鸭,快来快来数一数,二四六七八。咕嘎咕嘎,真呀真多鸭,数不清到底多少鸭,数不清到底多少鸭……

  轻快的声调,有趣的歌词,伴着童稚的嗓音,令红樱在跟唱的同时心也跟着飞扬,缠绕于心的烦扰已经不翼而飞。

  车里的人们几乎个个脸上带笑,有几个老人家满是皱纹的脸笑得眼睛都眯成一条缝。歌声伴随着车子前进,悠悠荡荡,恐怕是连窗外的行人也听见了,有的人举头望向了这边。

  生活即使再不幸,只要心中有歌,未来人生还是充满希望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