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一见钟情,两世挚爱

第五十五章 桂花

一见钟情,两世挚爱 我想重生 2178 2016-11-15 17:47:53

    桂花是红樱的同事,也是一年来新交的朋友,两人一见如故,迅速建立了友情并呈现井喷式增长,从一开始聊聊生活常识及社会新闻,到抒发人生感悟、对事情的见解,及至倾诉知心话私密事,几乎是无话不说。她是红樱屈指可数的闺蜜之一。  

  “桂花,你知道吗,我们昨天去湖里南山玩了一天。哎哟那里可有意思了!山上有月老庙绑红线系姻缘,还可以自助采摘新鲜水果,哎,你跟你永泉也去试试……”红樱说得眉飞色舞,一个激动,拉着桂花的手用力了些,把人家的手腕掐得生疼。  

  桂花忍不住叫起来:“哎红樱!”一个劲地抽气。  

  红樱见状,立马放开了手,低头一看,桂花的腕部有处可疑的红痕。她感到有些不好意思,自己手劲也太大了些,怪不得桂花直叫唤。她脸颊微热:“你看,我真是乐过头了……”  

  “这算什么事!呵呵,红樱,谢谢你哦!你前几天送我那两张票,帮了我好大的忙。”  

  “不谢不谢,小事一桩。”红樱摆手以示意。  

  “我们又和好如初了。”桂花圆圆的脸庞上露出感激的笑意,还泛着一股甜蜜满足的味道,令那笑容显得更加甜润可爱。  

  “恭喜你啊!和好如初还不够,还要蜜里调油,恩恩爱爱才是。”红樱调笑着对桂花说,挤眉弄眼的,话中含着对她的祝福。毕竟桂花的感情路走得太不容易了。  

  桂花和永泉这一对,从相识到相爱,跟红樱江磊的交往时间大致同步,也花了差不多三年的时光。  

  平日里,因为永泉性情急躁,桂花稳重做事细致入微,节拍不一致的他们,说是性格互补却又矛盾,有时吵起架来永泉横眉竖眼的样子声音一浪高过一浪,可折腾人了。暴怒的永泉甚至会口不择言出口伤人,把一个性子温和的桂花惹得嘤嘤直哭。  

  当然,一个巴掌拍不响。桂花做事慢吞吞的节奏也真的会急坏人,有时候把永泉给急得在一旁直跳脚,他不断地催促,让桂花更是手忙脚乱。总之,这几年两人是经历无数次的争吵的。但两个人是吵了又好,好了又吵,反反复复周而复始,就像是犯了慢性胃病的人,平时注意养护就能好上一段时间;如果哪一天不注意了,放任地撒开性子,那么绝对会旧病复发,让你再一次疼个半死不活。  

  一年来,红樱看到他们那样的闹腾,颇感无奈,都替他们感到累了。  

  记得有一回红樱正好来找桂花,那时他们刚吵过架,永泉摔门而去了。桂花收拾了房间(永泉是本省仙游人,自己租了一间房。),给红樱泡桂花茶喝。  

  桂花是“山水甲天下”的广西桂林人。哦,应该说桂林是她的出生地她的老家,十几岁读初中的时候,她随着父母买房迁居到鹭市。她的母亲是个典型的桂林女子,桂花香一直是她的最爱。桂花之所以叫桂花这个名字,就是源于她一时的突发奇想。桂花长大了之后也曾经哭丧着脸抱怨过这个名字:“俗,真的好俗!为什么我要叫这个名字!还不如叫兰花,荷花,丁香呢!”她母亲狠狠在她的额上敲了一记,说道:“你这个忘本的!你忘记自己来自哪里的了?”  

  此刻桂花手掬着一小捧金桂的干花瓣,那花瓣花朵细碎,色彩浅黄泛着一丝若有若无的香气。她的圆脸上堆积着一脸的笑,可笑意却不达眼底。  

  她说话的声音有些低沉:“红樱,我呀就像是这花,你看它外表普通平淡,其貌不扬;可幸亏花香讨人喜欢,而且用途广泛。桂花可以用来泡茶,做糕点,做桂花圆子,褒汤烧菜,酿桂花酒,制作香水……”没说完她已沉默下来,一脸的复杂,状似了然又略带着些许自嘲,还隐隐透出了不甘于现状的模样。  

  永泉长得高大俊朗,足有1米83厘米的身高,健硕的身材相当傲人。而桂花身高165厘米,比红樱还高挑,长得前凸后翘的很是性感,一张如月般白皙的圆脸虽不娇媚,但有着娃娃般的可爱。其实她有着她独特的美丽。可她偏偏很不自信,尤其是永泉朝她大发脾气的时候。  

  两人无数次的争吵之后,桂花心情起起落落,也感到无力而悲伤,她是期待能够改变现状的。无论是分开抑或和好,无论是哪一种决定,她觉得都不是无法承受的结局,只要可以做出改变。于是到最后,也就是前几日,她还是拿了红樱的音乐会的门票(票是江磊送的,原是打算两人周末去听,但被红樱舍己为人给了桂花),与永泉一起去参加音乐会借此修复两人的关系。  

  可以说,桂花是馨香的桂花树只要在温度湿度适宜的时候就能香飘万家;而永泉其人,好比是一碗最红最辣的四川泡椒,做麻辣鱼加入了它,那滋味令人吃得酣畅淋漓,可吃多辣椒,却会上火烦躁长痘痘牙龈肿痛……两种形象的比喻与形容,贴切地凸显出两人的性格特征。  

  琴瑟和鸣,水乳交融这种相处模式,是爱情中的最理想而美好,最令人向往的境界。任何沉浸在爱情中的甚至未曾拥有爱情的人们,谁能不渴望艳羡有一个好男人或是好女子共同享受爱情的亲密无间?但现实终究不是那么完美,双方只能在磨合中不断前进,随着时间逐渐适应彼此,让对方成为自己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红樱,这回我和永泉,我们是分不开绑定了!你知道吗?昨天欣赏音乐会的时候,他向我提议年底就订婚。”桂花嘴角含着一抹幸福的微笑道,“樱,你也可以考虑考虑了。”  

  是啊,我也可以考虑终身大事了!我和桂花同龄,江磊却比永泉大3岁,人家都瓜熟蒂落、水到渠成了,而我们……我们仍旧未曾一起构想过未来。  

  难道磊哥并不想娶我?  

  不,怎么可能!红樱不敢再设想下去了。  

  可是,为什么?为何磊哥他还不向我求婚?我不够好吗?或者他父母还是不赞同俩人的交往因此他不敢提婚姻?  

  想到一个多月前的那个星期天,也就是江磊母亲生日过后的一个下午,江磊出乎意料的带着红樱回家。  

  那是她第一次登门走进这个家庭,仿若上演一场令人啼笑皆非,过程和结果都无从预计的戏剧,而主人公并不是只有他和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