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一见钟情,两世挚爱

第五十章 纠缠

一见钟情,两世挚爱 我想重生 2616 2016-11-09 16:47:33

    下班的铃声透过窗户从外面传到办公室,办公室里的人陆续离开。不一会儿,只余下江磊和蓓蕾。  

  江磊抬头看了墙上的时钟一眼。  

  “丫头,你给我送饭来,那你吃饭了没?”  

  蓓蕾盯着江磊正看得入神,闻言心中一喜,阿磊关心我!“还没吃,我爸一炒完菜,我就急着给你送过来了。”她回到茶几边,弯下腰打开了饭盒和汤桶,一股热气扑面而来。  

  “阿磊,饭很多,足够我们俩吃。”她找到两柄饭勺,一柄细长一柄宽一些,想一想就拿着那宽的把饭盛到一个塑料碗里,装了约有半碗才停下。“这些我吃,饭盒里的全给你。”她勾唇笑了笑自己作出安排。  

  江磊一脸若有所思。虽然现在没有每个中午都陪着红樱吃饭,有时候忙起来自己甚至没有下楼,只是让同事帮忙带饭上来。今天蓓蕾丫头送饭来,自己陪她在办公室吃饭,可以不下去也不会遇上红樱,她或许也不知情。但是,万一,她真的从哪个渠道了解到今天自己没有下楼吃饭的实情,或许,不!是肯定会误解甚至生气的。  

  我可以就这么顺理成章就吃掉蓓蕾送来的饭吗?即使不是担心红樱的误会,即使自己并没有做贼心虚,即使一顿饭只是一顿饭不是什么大事,可是,能吃吗?不能吃吧!目前这丫头这种理所当然的姿态,如果自己真的就这么与她两个人吃进去这么一顿饭,她是什么心态,难道自己就不去理会?  

  她会更自以为她是自己的未婚妻!从小到大,她不就老是这样粘在自己身边的吗?不行!不能接受!  

  打定主意的江磊站了起来,离开座位。他拿起自己的饭盒,对蓓蕾说:“丫头,你先吃,我等一会儿上来。”  

  蓓蕾看见了江磊的动作,他竟然要自己去买饭,这怎么可以!  

  “阿磊!饭够吃呀,你干吗还要去买!”她冲上前去,一手夺过他的饭盒,“你要陪我吃,你不用下去,不用下去。”  

  江磊的脸色一下子又沉了下来。  

  “丫头,我去去就来。我再买一点好菜,请红樱也上来吃。”说完,他从蓓蕾手上取下饭盒,转身就走。走了几步,他好象想到什么,又掉头冲着正愣愣站在原地生着闷气的蓓蕾说道:“一会儿红樱上来,你可别跟她闹不愉快。再像那天晚上那样无事生非,我可就生气了!记住!”  

  他一边走下楼梯一边给红樱打电话:“樱,你还在仓库吗?哦,还在啊!那你今天中午不用去食堂吃饭了,十分钟后到我办公室来吃饭。听清了吗?十分钟后。嗯,好。”  

  打完电话,心中一轻,嗯,就这么办!三人一起吃饭,自己的嫌疑就可以解除了,红樱不会误会我与蓓蕾搞暧昧,蓓蕾也可以看清我与红樱的关系,以后能够减少对我的纠缠,不能再让那个丫头对自己抱有希望啊!  

  江磊思量着,排队买个饭菜十分钟应该就够了,可以在红樱到达办公室之前回来。这样可以避免两个女孩在自己不在场的情况下碰上。万一真的碰上了,那场面必定是天雷碰地火一触即发!那可不行!快,走快点!  

  他的步子越发迈得大了,节奏也异于寻常的快。  

  也就大约七八分钟,江磊就端着热乎乎的饭菜上了楼。  

  尚未走近办公室,就听见了有人说话的声音。音量不是很响,但隐约可以察觉到带着一股恼怒的情绪,是红樱的声音。哎呀,真是要命!  

  他三步并作两步急冲冲地跨进门去。  

  门里的状况还算正常——蓓蕾双腿并拢姿态端庄悠悠然地坐在茶几边的沙发上,正揭着汤的盖子。刚刚也许是怕汤凉了,她在江磊下楼买饭后又把它盖好,如今还没见着他的人影,为何会提前打开?原来,在向红樱示威呢!  

  “我带的淮山排骨汤,滋阴养胃,是特意给阿磊炖的。可好喝呢!你一个住工厂宿舍的,没办法这么照顾阿磊吧!他的胃不怎么好,你知道不知道!”  

  红樱站在离门口大约有两三米的地方,正冷着张脸,目光赫然迸射着怒火:“你说什么呢!他是我的男朋友,用不着你装腔作势假惺惺的关心!”她背对着门站着,没有听见江磊的脚步声,满怀的怒意。  

  这什么人,她是江磊的发小朋友没有错,可是有什么理由这样瞧不起人!凭什么随意指责自己!几次见面都一副高高在上的公主姿态,自己是农村人没错,自己不曾上大学没错,可是凭什么要任人轻慢欺侮!忍无可忍无须再忍,真想揍她一顿!  

  “红樱,你来了。来,坐这边来,我们吃饭。”江磊看见她正处于火山将要喷发当中,连忙开口轻柔地安抚。他把手上的饭菜放到茶几上,返身拉着红樱的手,把她牵到茶几边的另一张沙发上坐下。  

  蓓蕾见状,感觉有些不妙,阿磊对这个女人真好。  

  她咧开嘴儿对着江磊露出娇美的笑颜:“阿磊,我等你很久了耶!汤都要凉了,我们赶快吃吧!”  

  江磊眸子往她瞧去,挑挑眉,勾唇一笑:“你怎么把汤给预先打开了?怪不得汤凉得早。”  

  “我这不是要舀给你喝嘛!阿磊,这碗先给你。”蓓蕾把一碗汤端到江磊面前,一脸的讨好。在江磊不留神间却迅速地对着红樱那头投去蔑视和挑衅的目光。  

  红樱一言不发地坐在位置上,身子僵硬得连自己都以为是不是被速冻成雕像,觉得呼吸都不顺畅了,她心里很是恼怒——恼的是江磊,他为什么要让蓓蕾来厂里,为什么不拒绝她送的饭菜,为什么明知自己不喜欢她看见她绝对食不下咽却还要把自己叫过来三个人一起吃饭;怒的是蓓蕾,这臭丫头真的很让人讨厌!无耻的女人,自命不凡的女人!  

  她眼睛眨了一眨,嘿,两秒钟,极短的时间,那碗汤在眨眼间变幻了位置,从江磊面前来到自己眼前。呵,江磊的手臂刚缩回去,他的声音带着丝狡黠的笑意在耳旁回响:“樱,你的胃也不好,正好喝点淮山排骨汤。”  

  是气人的对吧!肯定是故意气她的!江磊很是腹黑,他肯定听见了蓓蕾刚刚炫耀的话语,也看见了她在红樱面前的耀武扬威得意洋洋,这时的举止与言语,是在给红樱出气的呢!不过语气有些隐晦,不至于伤了蓓蕾。但也让那个骄傲的丫头感到不痛快了。  

  “这汤是炖给你的,阿磊,你怎么可以给外人喝呢!”她可不是拿来给红樱这土包子享用的。  

  江磊看着她还没完没了的样子,也有些生气了:“你既然是送给我的,我就有权利来确定它的使用价值。更何况,红樱不是外人,她是我的女朋友。丫头,你若是再这样的态度,我真的……”他垂下眼睑,清俊的脸一片暗沉,紧抿了嘴唇。  

  江磊冷脸的模样是让人望而生畏的。这一点,他的发小朋友亲人全都知道。这会儿蓓蕾也怕了。她不敢再胡乱说话了。办公室内气氛立即沉静下来。  

  “唉,吃饭吧!都已经12点20分了,吃完还要休息一阵。磊哥,我昨晚没睡好,现在头有点闷闷的难受呢!”  

  红樱叹了口气,动了动身子,端起那碗汤喝了一口。心中暗骂:哼,臭丫头!你不乐意我偏要喝!气死你!又喝了一口,赞叹道:“这汤炖得很好喝!磊哥,你也喝点。”眼睛的余光偷着往蓓蕾那边瞟了一眼。呵呵……  

  一场短暂的不算严重的硝烟,就暂时这么平息下来了。但红樱深思之余也有了隐忧:两个人之间,如果常常有这么一个人来干扰,终有一天,会不会有人制造麻趁虚而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