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一见钟情,两世挚爱

第四十七章 江母生日(中)

一见钟情,两世挚爱 我想重生 2894 2016-11-07 11:42:15

    华灯初上,闽都大酒店包厢里。  

  高悬的吊灯下,四张圆形的大桌,罩着深红的绒布,中间是透明的玻璃,比桌面要高,是可以旋转的小桌面。上面摆放了一盆五颜六色娇艳欲滴的鲜花,花盆周围已经先上了几道冷盘和一大碗热汤。种种食物切的极薄摆出了新颖的造型,还有花瓣点缀,呈现出红、绿、黄、深褐等多种色泽,看上去不但美观而且诱人。  

  圆桌旁已经围坐了许多人,有嗡嗡的交谈声。或帅哥美女,或年轻老迈,有的高雅端庄,有的活泼俏丽,有的稳重深沉,那一张张面庞上,不约而同地都露出了笑容,毕竟这是个举目庆贺的日子。  

  大家一起站了起来:“干杯!生日快乐!”之后人们纷纷打着招呼,有的唤老师有的叫阿姨有的叫江母名字,氛围更是热闹。  

  “老师,祝您永远花开不败,青春不老!”一个年纪约有三十来岁的成熟男人走了上来,双手递上了一个礼盒。他是江磊妈妈的得意门生,已经毕业数年,在本市的中级人民法院当了一名法官,来过家里几次,江磊认识他。  

  江磊妈妈示意江磊帮忙把礼物收下,带着一脸的欣慰和微笑说道:“谢谢你,梓鹏。”  

  江磊朝着他轻笑了笑点了点头:“师兄,你好!”那个梓鹏也对着他笑了笑,然后退了下去。  

  江磊把手上的东西送到包厢的墙角边的一张红木长沙发椅上。轻声唤了红樱,让她过来帮忙。红樱闻言站了过去。  

  江磊妈妈静静地望了江磊和红樱一眼,嘴上没有说什么,但心里有些不适。这样的行为意味着什么,阿磊真的拿她当自己人才会让她过来帮忙接收礼物。想到这个女孩,她心里有些难言的纠结。刚刚才见面,不是很了解。但半个多小时接触过去,觉得她性格落落大方,不是个小家子气的人,也很有礼貌,懂得尊敬老人。楼里的老戴顶着一头白发刚进门,她就微笑地迎上去请老人家坐下还帮忙倒了杯茶水,那笑容可掬的模样看了还真让人喜欢。只是,想到她的家世学历低下,心里始终不能畅快。  

  “阿磊,你陪着妈妈。”她叫了自己儿子一声。  

  江磊朝着自己的妈妈展开一个大大的笑脸:“行!今天您最大!我全程陪同。咦,老爸呢?”他的目光搜寻了一圈。  

  噢,在那儿呢!他爸爸竟然坐在另一桌,跟着他的老友林叔叔坐在一起开怀畅饮,平日较为严肃沉闷的他今天看上去格外轻松。  

  蓓蕾穿着一件粉色的缀着数不清的小花蕾的无袖纱裙,迈着优雅的步子走了过来。她唇角带着笑,眼睛直直地望着江磊,手里拿着一样东西,看样子是来送礼物的,但却不看向江磊妈妈。  

  她直到江磊面前,一脸的柔情让红樱看上去十分刺眼:“阿磊,今天是阿姨的生日,祝阿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说完转头对着江磊妈妈轻柔地笑。江磊妈妈说了声:“谢谢丫头!”  

  江磊接过礼物,转身递给了红樱。  

  红樱接过礼物的时候,不经意间察觉到一道充满恨意的视线。她迅速抬起头来朝着四周看了看,不出所料,是那个蓓蕾。她那双原本娇滴滴满是温柔的眼睛正对着自己,发射着一股又一股的愤慨和厌恶,与之前判若两人。  

  嫉妒!吃醋!她恨自己!以前在街上相遇时就感觉她很不喜欢自己,现在这种感觉就更深刻了。这个蓓蕾,与江磊青梅竹马长大,这么十几年的光阴,江磊说是他十三岁的时候住在同一座楼的。江磊这么出色的男人,她绝对也喜欢他!唉,情敌啊!不容置疑,绝对是情敌!  

  掉头睨了一下江磊,他察觉到红樱的视线,也看了过来。  

  红樱嗔怒地瞪了他一眼,嘴角勾起一丝冷笑。哼,这个男人,就会惹桃花!无缘无故就会给我增添不少仇恨值。在厂里两人关系不敢公开,自己遭受的莫名嫉意和恶意指摘会少很多;可是眼前这个女人,她对自己的怒与恨却那么张牙舞爪!真的很不爽!  

  江磊有些莫名其妙。怎么了,樱好像有些不高兴?  

  “樱,怎么了?”他微微俯过身子,在四周的热闹中他想跟她说些贴己话,只能靠近过来低低地说道。  

  “没什么!”红樱抿了抿唇,眸子动了动,瞥了对面的蓓蕾一眼,心里还是有些不爽。  

  细心的江磊留意到她的目光,朝蓓蕾看了一眼。心里一冷,想到老妈曾经说过的话,眸子顿时暗沉下来。  

  不理蓓蕾,他扯了红樱手臂一下:“走,把礼物放好。”转身就走。  

  性子高傲,自命不凡的蓓蕾看见江磊不理睬她,一下子急了。  

  “红樱,你这个乡巴佬,你凭什么来这里,你有资格来吗?”那尖锐而高亢的嗓音如同一石激起千层浪,吸引了包厢内大家的注意。室内顿时一片安静,大家的视线都落在三个人的身上,耳朵竖得高高的,哎呀,难道今天还会上演一场戏?  

  熟悉蓓蕾和江磊关系的人,从刚刚看到红樱就满心的疑惑与猜测,如今看到这一幕,就更加期待弄清楚这三角关系了。江磊传闻里一直是个洁身自好的男人,事业心强,不重女色,从小到大给人的观感是极好的,那现在这一幕究竟是什么缘故?  

  红樱没说话。江磊妈妈一脸的为难,不知道要怎么劝解。  

  江磊的脸冷了下来,他幽深的眸子望向蓓蕾:“你要干什么?!”  

  蓓蕾一触及他的视线,心中一颤,但立马又鼓起勇气:“阿磊!我……我喜欢你,你不知道吗?你为什么会让她来!”  

  “不行吗?她是我的什么人,你不是知道吗?”  

  “我怎么会知道!你不是说,不是说她只是朋友和同事吗?”蓓蕾有些畏缩,又忍不住指摘。  

  “我和她的关系,跟你一点儿也没关系!与你无关的事,你不必问那么多!”他的声调仍是那么冷,脸上的神色几乎除了冷硬,就没有别的表情。  

  “阿磊,我,我和你,我们……”她有些结巴而辞不达意了,因为紧张和焦急几乎要落下泪来。娇美的脸蛋变得通红,在周围的人眼里,江磊这样对待她似乎很不应该。  

  “阿磊,别这样,好好说话,蓓蕾是个乖巧的女孩子,你平时不也对她挺好的嘛,今天怎么这样子!”距离最近的桌上有个熟人,就是江磊楼下的陈阿姨劝说着。那个陈阿姨一边说着,一边还以不满的眼光瞥了站在一旁不动声色的红樱一眼。  

  这个陈阿姨的丈夫,与蓓蕾爸爸是朋友,两人关系很好,所以主动为她说话了。她说完,迅速地把目光又投向蓓蕾父母那一桌。蓓蕾爸妈坐得比较远,一时间没有反应,还没走过来。  

  气氛有些停滞,这时蓓蕾妈妈走了过来。  

  “蕾蕾。”她轻搂住自己女儿的肩膀,脸上带着微笑,似乎没有动怒。女儿被江磊这样的态度给害得这么伤心,她没有去指责他。这是自己女儿喜欢了多年的男孩,两家的关系一直很好,江磊的条件很好,当自己的女婿是令人满意的。  

  “妈——”蓓蕾低着头,余光瞟向江磊和红樱,伤心愤慨,百感交集。  

  “这个女孩配不上你!阿磊。”她妈妈信誓旦旦,口齿清晰地对江磊说道。转头又安慰自己的女儿:“蕾蕾,你不是说过她只是个农村女孩子,家里种地的又没上过大学,她根本比不上你,你伤心什么!你是妈妈骄傲的女儿!”  

  红樱站在一旁,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情景,只觉得就像在上演一出电视里播映的情感剧,自己好死不死地成了剧中的女一号,一个闯入皇宫爱上王子的灰姑娘。说伤心,屈辱,好像都有点,但似乎又是在自己预料之中。  

  这一星期来,自己隐约的担忧,不就是眼前这一出剧本吗?不过还好,江磊家人还没有发威,自己所受的伤害还不算很大。  

  她木然地往江磊身上看过去。江磊的神情是僵硬的。他刚刚怒喝了蓓蕾,维护了自己的面子,没有暧昧不清,这一点也算是难能可贵。红樱暗自点头。  

  眸光闪了闪,她嘴边荡出一缕笑,站得昂然挺直:“阿姨,我是农村女孩,那又怎么样!我没上过大学,那又如何!我努力上进地学习和工作,我活得独立而自由,我没偷没抢的,你凭什么轻慢我!”  

  性子自尊自强的红樱,虽然被人家刚刚的话给伤了,但她依然没有示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