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一见钟情,两世挚爱

第三十八章 陈东

一见钟情,两世挚爱 我想重生 3350 2016-10-27 09:38:18

    “红樱,明天放假,你就要搬宿舍了吧?”香香涂着指甲油,红色的半膏状颜料就这么明晃晃地留在她的小指头上,指头还翘成了拈花状,跟她的微翘的唇角相映成趣,看似有些俏皮有些淘气。  

  红樱一边翻动着手上的书,一边往香香那边瞅了一眼。心想:这丫头,今天怎么有些不一样?竟然涂起鲜红的指甲来了,这么招摇干什么?  

  “香儿,你涂那东西做什么?那是化学颜料,吃进肚子里是有毒的。”  

  “漂亮啊!你看,有没有给我增添几分光彩?”香香有些得意。  

  “漂亮倒也漂亮。”红樱承认女孩子化个妆涂个指甲油,是会比较精致好看。不过自己志不在此,没有心思弄这个。  

  “你天生丽质,不打扮也好看。真的好妒忌!红樱。”香香说的挺真诚,但还似乎略带着些许妒意。  

  “别这么说。女孩子个个都像朵花儿,各有各的美丽,只是各具风采罢了。”红樱丝毫没有引以为荣。她真心的认为每个人身上都能找到美好之处,有的人眼睛如一汪清泉,有的人头发柔顺动人,有的人身材凹凸有致,有的人嗓音娇媚动听……总而言之,外貌的娇美固然不可匮缺,但是性格、内在、气质、品德等等因素也极其重要。  

  “嗯。”香香没有再多说。兴许是完成她伟大的作品了,她站了起来,伸出两只手掌,张开十指在面前晃了一晃,认可地点点头。然后猛地一顿,似乎想到什么,冲到红樱跟前:“明天有人会来帮你搬东西。”  

  “谁?我们厂的?我认识?”红樱惊诧地问道。厂里会有谁特意来帮忙?江磊是肯定不能的,两人的关系不适合在厂里曝光,他不会在宿舍出现的。那么会是谁呢?  

  香香带着些诡异的笑看着红樱:“提示——非本厂人氏,性别男。”  

  “是谁?我没认识什么外面的男子啊?”红樱转了一圈心思,没想到是哪个人。  

  “再一次提示——年龄23岁,身高约175厘米,五官端正,性格温柔。”她煞有介事地作着说明,眼眸里闪着狡黠的光芒。  

  “你这家伙,又不是在写征婚启事,要不要再来个未婚,年收入几何,欲求什么女子为妻!”红樱笑出了声。不想去猜了,香香等一会儿肯定按捺不住自己招了。咱有兴趣不假,可也别被她牵着鼻子走。  

  红樱放下书,走到桌旁,给自己倒了杯水,背对着香香一口一口地慢慢喝着。比比看谁的耐性好,咱就来个旁若无人,视若无睹,假装无所谓知道。  

  “哎呀,告诉你啦!是陈东。”  

  红樱转身,感到意外:“怎么会是他?”  

  香香眸光飞快地眨了一眨,眼里似有什么闪过,语气里带着一缕隐约的失落:“就是他。他前几天告诉我的。”  

  陈东是香香的老同学,高中三年的同班同桌,这几个月因为和她的关系来过几次宿舍,也认识了大家。他长得斯文清秀,性格细心温柔,给大家的感觉很像个邻家哥哥一般。  

  “樱儿,难道你看不出他喜欢你?”香香不解。  

  “怎么可能!我可没看出来。香儿,你开玩笑也开过头了吧!”红樱轻笑着摇摇头,眼中是全然不信的神色。手中的本子轻轻放下,又回到书边坐下,她打算把心思投入到书中去。这本书,是找别人借的,要赶紧看完还给人家。  

  香香大步地跨到红樱面前:“喂,你怎么这样!”  

  红樱看着她一脸的怪异神情,似有些恼火,似有些不满,似有些高兴,疑惑地说:“咦,香儿,你激动什么?陈东来帮忙,我很感激,可你也用不着这样的反应吧!”  

  “他喜欢你!他跟我说过,想追求你。你会接受吗?”香香嘴里说着,脑子里其实在飞速地旋转:陈东虽然并没有真的说过喜欢和追求,但了解他的自己是从他的一言一行中分析出来的。自己喜欢他,他不知道,却喜欢上了红樱。可红樱心里是怎么想的,她会喜欢他吧?自己要探究探究。  

  “不可能,我没看出来,你别乱说。唉,香儿,其实你们俩很合适,老同学有感情基础。”红樱心里暗暗摇头,开玩笑,自己有江磊,怎么可能会喜欢别人!  

  明天,明天那人倘若真的来了,自己观察观察。万一真的有这苗头,得及时遏止才是。香儿看样子挺喜欢他的,自己不如促成促成,成人之美,不亦乐乎!唉,自己什么时候也会惹桃花了!  

  红樱不知,她其实已经桃花朵朵开,只是有的人还没付出行动罢了。村里的小伙子们,初中高中同学,厂里同事,知情不知情的人数可不少。  

  听了红樱的话,香香在一边静默不语。她心中思忖着,红樱看样子可能并不喜欢陈东,那自己就有希望了。  

  第二天上午7点48分,陈东果然早早地就来了。  

  宿舍里还在沉睡中,笃笃的敲门声把大家叫醒:“香香,香香。”  

  香香听清是陈东的声音,心里一扑楞,如同白鹤亮翅一般穿着纯白色的宽大睡袍就往门外扑。  

  阿容一咕噜坐在上床的床头,急了:“先别开门。都还没换衣服呢。”  

  香香闻声立马停了,停在门背后,对着门外喊:“阿东,你先等一会儿。”  

  门外的陈东放下敲门的手,另一只手上提着几个塑料袋,袋子沉沉的装满了东西。那是他给这间女子宿舍们的女孩子买的早餐。星期天,她们必定晚起,而且一向在厂里食堂解决三餐的她们,今天肯定没吃早餐。  

  陈东是个心细的人。在如今的社会,他家中父母都是公务员,自小家庭和睦,不愁温饱,也养成了柔和而富有耐心的性子。今天来这里,是打算帮老同学的舍友当苦力搬家。好吧,其实他是想蹭个好感,因为他来过这里几次之后,对红樱产生了好感,觉得两人性格爱好都应该合得来,她也长得明眸皓齿的很好看,他想追一追她。  

  约5分钟,门从里面打开了。  

  陈东面带微笑地跨进门去:“来,大家吃早餐。”他把东西放到了桌上,无须人招呼径自在一旁坐下。  

  一阵欢呼声,几条人影扑了过来。  

  “哇,这么多好吃的!”阿Q一手夺过一个大包子,一手还伸向了一个袋里装着的板煎果,那金黄的油汪汪的,散发出阵阵香气。  

  “瞧你这贪吃样!”阿容手中掰开竹筷,解开一袋小笼包,一口一个,却不失优雅地吃了起来。  

  香香满面温柔的看着陈东:“你吃过了吗?”  

  “吃了,你们吃吧!”陈东笑了笑回答道。转开视线悄悄寻找着心中的那个人影,咦,她怎么没见到?  

  “今天不是红樱搬家吗?她不在?”  

  香香心里一咯,正想回答红樱在洗手间刷牙呢,这时,红樱走了出来。  

  “你还没吃吧,快点去吃,不然等一会儿被她们抢光了。”陈东的目光落在红樱身上,抬眼对上她的视线,带着一丝开玩笑的口气关切地说道。  

  红樱轻笑了一声:“多谢多谢,给大家买早餐。”步履轻盈,走到桌旁轻拈了一个包子,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嗯,这包子味道不错,还是肉末酸菜馅的呢。”  

  “香香,你也快吃!好吃着呢,陈东是你老同学,他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们托你的福才能大饱口福。”红樱打算帮忙撮合他们俩。  

  香香闻言一喜,也上前拿了一份小笼包,用竹筷夹着往口里放。陈东静坐在一旁,没有说话,脸上神情莫名。  

  充盈的香味随着早餐渐渐淡去,大家吃饱喝足,阿Q说道:“开工。红樱来,我们帮你整理东西。”  

  阿容脸上带着不舍:“樱,以后就不在同一间宿舍了。”阿Q也说了句:“不搬最好。”  

  红樱微笑地望着她:“离这么近,还在同一宿舍楼呢!你们可以去找我玩啊。也可以在午休时间到仓库找我。”她心里也有不舍,但大局已定,既然决定要搬,就不要拖泥带水的。  

  香香心情有点复杂,自从看清老同学对红樱的想法,自己看到她和陈东同时在眼前,心里就有些不舒服。所以,红樱还是搬走吧!  

  “那,大家一起整理。等一会儿,出力的就要靠阿东了。”香香转而对陈东笑,笑容甜美。  

  陈东眉一扬,唇角微勾,平静地说道:“没问题。”他今天是有备而来,想刷刷好印象,顺便找机会看能不能对红樱说点心里话。以后她与她们不在同一间宿舍了,自己找她不会有眼前的地利之便。  

  一个多小时后,许多东西陆陆续续地进了红樱在五楼的单人宿舍。  

  陈东出力最大,已经忙得汗流浃背,喘息急促。这一趟正好身边没人,眼前只有红樱一个。他心想:天赐良机,上前表白心意吧!男子汉,要懂得果断抓住时机,面子要温柔,行动要果决。  

  “红樱,我——”他正想说什么,话未出口,红樱吓了一跳,赶紧堵住了话头。  

  “陈东,香香是个好女孩,你们同学多年,她喜欢你,你知道吧!”  

  “她——我——”陈东一时瞠目结舌,看神情有些不信,有些难言。他见红樱这样说话,一颗心犹如浇了冰水一样,顿时凉了一半。她,恐怕不会接受自己!要不然怎么会在这关口说起香香!陈东的心里渐渐无奈而酸楚起来。  

  难道真的是出师未捷身先死?刚萌发的幼苗就这样硬生生地掐断了?  

  残酷的真相说的就是自己如今的遭遇吧?  

  无须表白,就已经被拒绝了。  

  “你要珍惜她……”耳旁的清亮而好听的声音仍在回响,但迷茫的脑海却更是空荡荡了,后来陈东不知道自己何时走到了楼下,离开了红樱厂里宿舍,也不知道有没有与她们辞别。  

  爱情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这种难言的痛楚让陈东失落了许久许久,数年都难以忘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