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一见钟情,两世挚爱

第三十章 逛街(下)

一见钟情,两世挚爱 我想重生 2039 2016-10-20 15:09:35

    跨进那咖啡馆之前,红樱不知道自己会遭受那么大的污辱,那是从来没有体会过的最无法忍受的感觉。那污辱来自于江磊的朋友,事实上也是来自于所谓经济上层建筑对底层的欺压,它从根本上是物质与精神的冲突,是城乡之间的差距和观念所带来的。红樱第一次正面迎接这种来自于江磊方面的压力,它令红樱一度对爱情产生了怀疑。  

  咖啡馆装修很高档,宽大而柔软的皮椅,铺着色调华丽桌布的小圆桌,造型别致的吊灯,大白天都能营造出一种朦胧而幽静的氛围,令人一进门来就感觉一股莫名的宁静,仿佛远离了外面的喧嚣。  

  大家坐了下来。江磊面带微笑说:“大家喝什么,自己点。”他伸手从桌上取过一本价目表,递给红樱。  

  “我来一杯拿铁。”高傲的家伙先点上了,“蓓蕾,你喝什么?”他的视线落在那个女孩身上,态度很殷勤,翻了翻价目表,“要不要再点一份小蛋糕?你中午好像没吃多少。”  

  那个叫蓓蕾的女孩坐在那里,没有立即回应。她用一种殷切而温柔的目光望着江磊,余光瞟了红樱一眼,却带着丝轻蔑:“江磊,我点跟你一样的。你要喝什么?”她的语气那么轻柔,就如一个娇柔而贤惠的妻子一般。  

  红樱自从进来就没有说过一句话,她感觉自己与此处完全格格不入,她也不喜欢这里。如果不是江磊在,恐怕她早就走掉了。她的目光闪烁,时而看看这个,时而瞥瞥那个。  

  “红樱,我帮你点一杯吧。要加糖吗?”江磊没有理睬蓓蕾,他把视线移向红樱。  

  红樱静静地点了点头。心里有些别扭,但还是挺直着身躯,以一种较为端庄的姿态坐在那里。她可不想被那几个给瞧扁了。虽然出身不如人家,好歹自己也是有良好教养的吧!  

  大家点完了东西,边喝咖啡边聊着天,江磊给大家做了介绍,红樱知道了,那个高傲的叫李子,温和一些的叫小猪,他们叫的都是小名,从小到大的伙伴。红樱还知道了那个女孩是他十几年的邻居。那么这一群人可称得上是青梅竹马了。想着一年和十数年的差距,红樱有些失神了。  

  你一言我一语,聊了一阵子,因为在座的人不熟悉的关系,红樱的话不多,只是唇角含笑,笑得几乎有些僵硬。而江磊对红樱的态度亲昵且颇为体贴:“红樱,肚子饿不饿?要点份糕点吗?这店里好像有你爱吃的绿豆糕。”  

  江磊没有留意的时候,坐在他身边的蓓蕾使劲瞪着红樱,恶狠狠的目光中带着强烈的嫉意,完全丧失了在江磊面前的娇柔。那极为不满的视线很快就让红樱察觉到了,她不禁猜想,这个蓓蕾恐怕也是江大帅哥的爱慕者吧?我又一次不幸地成为这个女孩的情敌,收获了满满的敌意。江磊,你真是桃花朵朵开啊!红樱忍不住嗔了他一眼。江磊迎上她的目光,却有些迷惑。怎么了?  

  思索片刻,终究没有明白。江磊站起来说了一声:“你们坐,我去去就来。”恐怕是去上洗手间了。  

  桌边的气氛因为没有了江磊的存在,而变得有些冷清。小猪倾斜着身子歪靠在椅背上,显得慵懒而无所事事的样子。李子往蓓蕾那边靠了过去,正想跟她说几句悄悄话。没料到,蓓蕾一看见江磊不在,腾地站了起来。也许刚才她已经忍耐了许久了吧!这会儿准备声讨红樱了。  

  “你究竟与江磊是什么关系?你配不上他!以后别跟他来往了!”娇柔的声音竟然变得如此冷然。红樱莫名的愤怒了,急喘了一口气,她也站了起来。但一时却想不到什么话来反击她,脸色迅速变得阴沉。  

  边上的李子也加入了:“红樱是吧!江磊很优秀,你不适合和他做朋友。也许你们也仅是普通的关系,但是,他跟你完全不是一个层次上的人。”  

  “什么层次?物质上还是精神上?我们很谈得来。”红樱开始反驳了。她知道江磊的这几个朋友似乎并不喜欢她,她也不强求他们的喜欢,只要维持面子上的礼貌就够了。却没有想到,他们这么不懂得尊重别人。  

  “你个农村姑娘,连个大学都没有上,你凭什么和他交朋友!你看看,你一身的乡土气息,你配和他站在一块吗?简直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你以为自己是灰姑娘遇上王子啦!也不看看自己配不配!”蓓蕾的话噼里啪啦地就像是一场冰雹,又冰冷又坚硬地砸在红樱的头上,她的口齿多么伶俐,话里的含意多么冷酷无情。红樱一下子被砸晕了。  

  红樱脑子一迷糊,脚向后退了一步,恰好又坐回到位置上。心中的愤慨油然而生——这都是什么玩意!说的什么话!真是太欺负人了!我就不信,我不能喜欢江磊,不能跟他继续做朋友!  

  她冷笑了一声,唇角的弧度渐渐扩大——我喜欢他!我偏偏要跟他在一起!气死你们!  

  咖啡厅里正硝烟四起,江磊的高大的身影又出现在大家的视线里,一时间,风平浪静,鸦雀无声。  

  红樱眼眸光芒闪烁,眉眼弯弯地注视着他,心中越发坚定了。  

  这一场聚会不欢而散,大家都不是很开心。江磊在临别的时刻从红樱的眉目间察觉到她的不快,趁大家不留神的一刹那,快速地握了一下红樱的手,神情温柔地轻声说:“再见哦!开心点。”  

  分别之后,红樱在一家服装店里选了一件中袖的唐装,衣服是丝绸制作而成的,色彩是很适合老人穿的宝蓝色,袖口和前襟有精美的刺绣,显得庄重大方。这件衣服令红樱在满意之余,很好地驱逐了不久前的抑郁与不快情绪。想象着奶奶穿上这件新衣时的模样,红樱不由得开心地笑了。  

  家,是漂泊的人们停泊的港湾;亲情,是历尽艰辛之后值得信赖的慰藉。谁舍得拒绝属于家的那份温情与爱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