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一见钟情,两世挚爱

第十一章 邻家男孩

一见钟情,两世挚爱 我想重生 2814 2016-10-08 21:27:43

    九月的天,虽然仍是秋老虎,热得发狠;但家乡身处南方,毗临太平洋北岸,夏季乃至初秋,当热空气与冷空气相爱相杀的时候,那等级可怕的热带风暴——台风,经常光顾我们这一片临海的地盘。台风来临前的一两天,即使没有天气预报,透过天空云彩的变幻,透过空气中传递的温度,人们也能隐约察觉,它要来了!它要来作恶,来征服了。  

  这种时候,培训中心没有上课,红樱也顾不上那些好看的书籍,更加没有去思考别的什么东西。她的忧虑让她脑中只有一个念头——家里的庄稼,收成会不会受到台风的影响?家里抢收,单凭父母和自己三个劳动力能成吗?奶奶年纪大了,下不了地。可家里的人口多,地不少,种地很辛苦。一年的粮食往常是足够吃的,但是,这两年老爸病情渐重,常常拿粮食去换钱看病买药。家里的地,可经不起折腾。  

  前些天,妈妈跟着邻居家的阿姨在村口开了一家小店,货品很杂,堪称小百货商店。因为村口的路被浇了一层乌黑的柏油,路比较好走了,于是,通行的车子也多了。所以生意还不错。两人轮流看店,有时一人补货,一个卖货,一人回家干家务,一人看店。看样子干得挺开心挺有劲头。  

  今天,家里要下地抢收,妈妈也就没去开店。一大早准备好需要的农具,还有一大茶壶的凉茶,一家三口急急忙忙就出了家门。妈妈的性子爽快得很,脚步极快,左手手里提着那凉茶,右手抓着四个串套在一起的大竹筐,率先就走出很远。老爸身体条件不行,干活就温吞吞的,红樱看不过眼,肩扛着锄头,手里还握了两把镰刀,对着爸爸的右耳大喊:“爸,我先跟上老妈!你自己慢一点!”  

  红樱爸爸年轻的时候,受过一次严重的伤——从树上摔了下来,中途被树杈划到了耳朵,掉来后脚骨断了,听力也降了下来。说话非得大声一点才听得见。她爸的肝不好,长年要吃药。身体不能太操劳,怕发病。有一次发病,疼得在床上翻来覆去地叫,红樱见了,吓坏了之余,心里闷闷地痛。从此,她爸就是全家人的“心肝宝贝”,小心翼翼地守护着。但是,她爸是个典型的勤快的农民,在家歇不住。他说,注意些就好,少干点没关系,至少也能给家里减轻点负担。  

  言归正传。红樱刚奔出家门,迎面就冲过来了个年轻男人——那人看起来跟红樱年纪差不多,朝着她就兴奋地叫唤:“红樱,红樱。”脸上挤眉弄眼的,这家伙什么人呀!红樱认识。而且不光认识,说来关系还有些复杂。  

  那个人叫黄乔榕,年纪比红樱还大两岁。长得唇红齿白,小美男一枚,只是有点阴柔,就是有点男生女相的气质。红樱每次见到他,总感觉有些咯应,不舒服。这家伙,真没男子气概!古典文学里,不是有关于“大小乔”美女的典故吗?因为这个,黄乔榕得了个小名“小乔”。乍一听,是不是姓乔,也没什么吧!可一细细琢磨,就引人发笑了。小乔还不以为恶,乐滋滋地就冠上这个美称。  

  小乔家里条件很好,在村子里算是上层阶级。因为他爸可不是一个农村人,在区级市所属的机械厂工作。这个年代,机械厂工作,是个铁饭碗,那家厂经济效益极佳,他老爸收入很高。她妈妈是农村户口,所以小乔和他妹妹的户口没有进城去。她妈妈就是那个与红樱妈一起开店的姨,性子明理爽利,极会说话,从不吃亏。但这样的父母,这样的家境,并没有把小乔培养成什么杰出人才。小乔从小不爱读书,初中毕业就到镇上去卖摩托车汽车配件的商店去上班了。  

  “你怎么回来了?今天店不开?”红樱停住脚步,问道。  

  小乔两手松松地插在腰上,懒洋洋地说:“不是要刮台风嘛!”  

  “你要下地去?”他的视线停留在红樱手里的镰刀上,又说道,“要不要我帮忙?”  

  “哼!”红樱满脸的鄙夷,“就你,你乔大公子,能下地?”  

  小乔的腰瞬间直了,挺起胸膛:“哪里不行!”  

  “你行,我不敢。”红樱从小和他有太多的接触,了解眼前这个家伙,是个能躺着绝不站着,有机会休息绝不做事的人。哪里还相信他肯帮自己下地干活。  

  “红樱,你等着。我回家换衣服去。”小乔撒腿就跑。边跑还边回头,“我换好衣服去帮你。”  

  红樱简直难以置信。这公子哥儿,真能帮忙。就信他一次吧!红樱笑着轻摇头。  

  一阵阵风吹过,田野里,村里的人都在忙碌。  

  小乔家地也不少,但她妈妈只种了一部分。其它给了别人种,每年收两成粮食当地租。小乔平日极少下地,今天,竟然在红樱家的地里劳动了半天。把红樱爸妈给乐得眉开眼笑。老妈还直喊,哎呀,天下红雨了!然后又心疼他,看着小乔满头的汗水,一直招呼他多歇会儿,还给他倒水喝。小乔高兴了,红樱却眼热得直瞪小乔:“你瞧我妈,茶都没给我倒。就你好!”  

  临近中午时分,风越发大了。阵风把树木吹得东摇西晃,菜地里的豌豆架子倾斜了下来。红樱爸说:“得找些短一点的竹竿和绳子,才能支住架子。”  

  红樱听了,拔腿就要往家跑。小乔说:“别急,我回去拿。我家有呢!”也不等她反应,抢先就走。  

  红樱眸子微微转了转,心里却倏地一沉:他今天怎么表现这么好?在打什么主意?  

  妈妈边忙着把架子上原有的竹竿往地里压,边转过头看着我,声音轻而沉:“前几天在店里,她妈跟我说想跟咱结亲。”  

  红樱急了:“怎么这样?!我不想!”手里的动作猛地一顿,左手小指头一痛,低头敛眉,心里揪成一团,而鲜红的血也缓缓地从手指头流了下来。  

  “妈,我有我的追求,我的梦想。你也知道,我当时没有上大学,并不是因为我学习成绩不好。如果不是,如果不是当时我刚好生病发烧,头晕眼花的才发挥失常,我怎么也不至于在这里干农活……我,我还没想过要结婚。”红樱哽咽着说。心里有说不出的沉痛。  

  命运之神,往往并不公平地对待每一个人。努力过后,也未必能得到丰厚的收获。在高三即将高考的时候,是老天爷对我最不眷顾的时候。我一贯的认真与勤奋,却未能把握住机会。家里条件差,我就没有选择复读,而是跟着同学一起去外面打工。我认为,通往天堂的路不止一条,我没有能步入大学,但可以凭着自己的努力和用心,甚至可以坚忍不拔地走出另外一条成功的路来。  

  “妈,你要知道,我不同意,你可别答应阿姨。”红樱又补充了一句。  

  “你不喜欢小乔吗?”  

  “不是喜欢不喜欢的问题。我只是觉得我还小,还不想考虑这个问题。成家对我来说,好像还很遥远。”  

  “樱,你看,我们家生活条件不好,他家很好呢!”妈妈站在架子边,目光楞楞地望着红樱。她的心里,觉得小乔人长得好,家里也好,自己女儿如果能嫁给他,以后生活应该会过得很不错的。所以她没有死心,还想劝劝红樱。  

  红樱心里此刻就像乱成了一团麻,扭成了一条绳,那个烦闷纠结的感觉,紧紧地把她缠住了。深吸了一口气,又长长地吐了一口气,还是舒缓不过来。转而就恨起了小乔——这臭小子!王八蛋!全都是你惹的麻烦!  

  “红樱——我拿来了!”人未来,声先到,小乔奔了过来,气喘吁吁的模样儿,白晰的脸庞都涨得通红。这小子,为了讨老婆,还蛮拼的。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啊!  

  红樱不想做个甘于平庸的人,光看她学习和工作上的态度,就可以说她一直在不断地努力着。至于未来,她究竟能否成功地拥有她想要的幸福,实现她的理想和愿望,这终究是一件无法预料的事情。努力了,未必能成功;但不努力,就一定不能成功。天上不会掉馅饼,想撷取丰收的成果,你得自己先付出辛勤的汗水。这不是真理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