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燮帝追妻之娘子快跑

第七十三章:骆荨儿进宫

燮帝追妻之娘子快跑 易颖儿 2899 2016-04-06 23:40:00

    骆荨儿站在得月楼的废墟里,看着面目全非的房子,想到自己刚到这儿的情形……  

  “荨儿!不是要去拿什么东西吗?去吧!我在这等你!”上官葕说道!  

  “得月楼其她的姐妹都安排在哪里?宁姨她?”骆荨儿回头看了看上官葕,神情凝重地问道!  

  “她们暂时被安排在我另一处小院里,你不要担心!宁姨我也已安葬好,等你再好一些,我带你去祭拜!”上官葕走到骆荨儿身边,扶着她朝着里面走去!  

  骆荨儿从自己房间的墙里,拿出了宁姨交给自己的房契地契!“这是宁姨给我的!可是这房子已经这样了!我该怎么办?”骆荨儿伤心地看了看上官葕!  

  上官葕把骆荨儿搂在怀里,轻声安慰道:“不是还有我吗?我可以帮你先把得月楼修葺一下,我不要你回报我什么,只是想帮你!你知道的,我没有别的,就是钱太多了!反正我的长相你也看不上,荨儿让我来帮你好吗?不要伤心了,你要打起精神来!你的姐妹们还需要你去照顾!”  

  “嗯!走吧!我要好好的回去计划计划!”骆荨儿瞬间就变成了女战士般!  

  上官葕看着从自己怀里离开的骆荨儿,竟有种错觉!刚才那个不是荨儿,是别人!  

  隔了一天,上官葕带着骆荨儿来到宁姨的坟前!  

  骆荨儿看到宁姨的墓碑,再也忍不住的哭了起来!“宁姨,要不是您为了救荨儿,也不会冒着生命危险回来救我!若没有您,恐怕躺在这里的就是我了,宁姨……”骆荨儿跪在宁姨的墓碑前伤心地哭着!  

  直到天快黑了,骆荨儿才跟着上官葕回去!  

  两人走到上官葕医馆的门口停了下来!骆荨儿转回身对着上官葕说道:“我需要你的帮助,但请留我在医馆帮忙行吗?我不想做个无用的人!”  

  “你想来医馆帮忙?好啊!只是你还的每天戴着面纱,我不想让别人看见你,好吗?”上官葕一听骆荨儿要来医馆帮忙,开心死了!这样就可以每天都能看到骆荨儿了!自己也不用老是偷偷去看她了!  

  骆荨儿把修葺得月楼的事全部都交给了上官葕,反正自己对于这些事都不在行,只有等得月楼修好了,再做打算了!  

  “主子,那个人还活着!你看要不要……”前来禀报的人,在脖子处用手比划着抹脖子的动作!  

  “哼!还真是个命大的人!先不要让他们动手了,看来还得好好的想一下,要怎么样才能要了她的命!”冷王妃阴笑道!  

  街上有两个打扮很阔卓的人,正朝着医馆这边的方向走来!  

  “皇……主子!咱们这是要去哪?”李海跟在一长相英俊威武的男子身后问道!  

  “多嘴!本公子不是在私访吗?不多走走,多看看怎么能知道民间疾苦呢?”冷厉怒斥道!  

  跟在后面的李海没有再多说一句话,就在要拐弯的时候!一女子急匆匆地从拐弯处冒了出来!而且被直接撞倒在地,面纱都被撞掉了!没错被撞的就是骆荨儿!  

  冷厉直接扶扶起了倒地的骆荨儿,骆荨儿感觉面纱掉了,直接侧过头去捡掉在地上的面纱!  

  骆荨儿尴尬的戴上了面纱,就要离开!被冷厉叫住:“姑娘可有受伤?”  

  “我没事!谢谢公子关心!”骆荨儿说完又急匆匆地朝着医馆走去!  

  等骆荨儿到了医馆,才嘘了一口气!  

  上官葕看见骆荨儿回来了,忙上前问道:“怎么了?为什么那么急地跑回来?”  

  “我感觉有人跟踪我!所以走得急了点,在拐角的地方,还撞到了人!”骆荨儿一边喘着气,一边看着上官葕回答道!  

  “我去看看!你先回去休息一下!”上官葕说着朝着骆荨儿来时的路走去!  

  没一会儿,上官葕就回来了!他告诉骆荨儿没看到有可疑的人!  

  李海在后面唤着“主子,主子,主子!”  

  冷厉一时走了神,没有听到!等他反应过来,对着李海说道:“你看没看见刚才那姑娘?”  

  “姑娘?哪来的姑娘?额!是那个戴着面纱的姑娘吗?小的没看清楚,既然主子看到了,那敢问那姑娘长得如何呢?”李海刚才只顾着看四周了,哪还有心思看姑娘!本以为是来行刺的呢!  

  “很美!尤其是那双眼睛,即便不看到那张脸,看到那双眼睛,也会被吸引进去的!”冷厉回忆着那双忘不掉的眼睛说道!  

  “那要不要奴才,找人去查一查是哪家的姑娘?”李海问道!  

  冷厉猛敲了一下李海的脑袋!“蠢奴才,你忘了本公子是来干什么的吗?走了!”  

  “咚咚咚!荨儿,你睡了吗?是我!我有事找你!”上官葕敲了下骆荨儿房间的门说道!  

  “进来吧!”骆荨儿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上官葕推开门,走入骆荨儿的房中!“荨儿,在干什么?”  

  “我在写计划!得月楼以后的计划!你不是有事要说吗?说吧!”骆荨儿坐在桌子那,用自己制作的笔,在一张面巾上写着什么!  

  “我来也是想找你说说得月楼的以后的!既然把得月楼交给你,你就不能向宁姨一样,在做以前那种营生了!”上官葕拿起骆荨儿写的不知道是什么的面巾,看了看,对着骆荨儿说道!  

  “我知道的!我也是这么想的!我有我自己的打算,我会安排好得月楼的姐妹的!不早了,你回去睡吧!”骆荨儿直接下了逐客令!  

  等上官葕走了,骆荨儿也上床去睡了!而上官葕却走出医馆,来到一家小酒馆,喝起酒来!  

  骆荨儿睡得迷迷糊糊的,睡梦中还闻到了一种气味!  

  等她再醒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身处一个陌生的环境!骆荨儿站起身来,看了看四周,也不知道是在谁的房间?  

  就在这时候,骆荨儿听到有人来了!又躺回到床上继续装睡!  

  “起来了!我们王妃要见你!”一身穿宫服的女子,拽了拽床上的骆荨儿,很不友好的说道!  

  骆荨儿见装不下去了,就从床上翻身走了下来!看了看眼前这个所谓的王妃!  

  等一下,刚才她说是王妃!对!是说的王妃!难道冷逸已娶妻?这个问题在骆荨儿脑海中炸了开来!  

  “王妃?你说你是王妃?那和冷王爷是什么关系?”骆荨儿好奇的问道!  

  “这里就一个王爷,你说是什么关系?”冷王妃回答道!  

  “呵!搞了半天!我居然是小三!”骆荨儿小声嘀咕道!  

  “这里是皇宫!不要想着企图逃出去,你以后就是这里的宫女了,名字还是你的名字!”冷王妃楚氏说完就离开了这个房间!  

  骆荨儿还在呆愣中,等回过神来才发现,刚才的人现在一个也看不见了!  

  一会儿,一个宫里的嬷嬷来领着骆荨儿去领了东西!  

  骆荨儿就这样算是接受了自己进宫的事实,每天都有这个嬷嬷领着干活,就是那个嬷嬷领着学习这学习哪的!  

  骆荨儿就是搞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进宫来?那个冷逸的王妃,为什么带自己来这里,还没有搞清?  

  军队中,冷逸每天的训练着他的兵,闲的时候就喝喝酒,喝酒的时候,也会想到骆荨儿,随即召来了人,询问了下,可有来至京城的消息?  

  因着上一次冷逸生气把那两个守着骆荨儿的两个人撤了回来,就再没有过骆荨儿的消息!  

  “参见王爷!王爷可有什么吩咐?可有来至京城的消息?”冷逸假装不关心地问道!  

  “回王爷!京城没有什么很重要的消息!只不过好像听说有一个叫得月楼的地方着了大火!而且还烧死了一个人!”跪在地上的人回答着!  

  “什么?烧死的是什么人,可是里面的姑娘,有没有戴着面纱?”冷逸急切地问道!  

  “这个小的就不知道了!”  

  “你们先下去吧!”冷逸冷静地说道!  

  冷逸想了好久,终于还是坐不住了!“来人!给我备马!”  

  “王爷不可啊!你这样回去是抗旨不遵啊!王爷!”冷逸的军师杜峰说道!  

  “我是悄悄地回去,没事的!我一定不会有事的!要相信我!”冷逸拽着缰绳,试图让阻止他的人松手!  

  “给我闪开!我很快就会回来的!你们不相信我吗?再不闪开,这个王爷我也不当了!”冷逸怒吼道!  

  本来还拦着他的杜锋在听到这话后,还是松开了手!看着王爷上马快速的离开了!  

  早上来敲骆荨儿的门,没有回答!上官葕感到奇怪,随即踹开了门,发现骆荨儿不在房中,屋里还有迷香的味道!  

  上官葕感到事态严重,忙召集起人来,四处寻找骆荨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