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燮帝追妻之娘子快跑

第六十八章:得月楼被封(继续求加收藏)

燮帝追妻之娘子快跑 易颖儿 3035 2016-03-31 11:01:14

    “呵呵,你们也不看看是在劫谁?还敢大言不惭地在这里放肆!”上官葕瞧也不瞧这几个劫匪,还对着他们冷笑道!  

  骆荨儿是真的紧张了!自己可是一点功夫也没有,再说了!他们好几个人,上官葕能打过他们吗?  

  上官葕握了握骆荨儿的手,以示宽慰!“不要害怕!就这几个小贼,我还能对付,你一会儿,去一边躲着,不要让他们伤到你!”  

  上官葕从马上下来,顺便把骆荨儿从马上抱了下来!“你要小心!打不过就跑,你可以跑快点,去找人回来再救我!”骆荨儿看着上官葕,神情紧张地说道!  

  “呵!荨儿你这是在关心我吗?虽然有点被你小看了,可我心里还挺高兴的!”上官葕嬉皮笑脸道!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开玩笑!”骆荨儿一把推开上官葕,朝着不远处的一棵树走去!  

  劫匪们看着骆荨儿走了,急忙追了上去!“你往哪里走,站住!”  

  上官葕拦住了正要前去追骆荨儿的劫匪,却没想到劫匪竟拔出了刀!  

  上官葕看着那把对着自己的刀,又看了看还在回头看自己的骆荨儿,用眼神示意了下骆荨儿,让她继续朝前走,不要回头!  

  “劫匪大哥们!我娘子身染重病,脸上极其丑陋,怕吓着各位!还请放过她,你们想要银两,我这里有,我给你们就是了!”上官葕说完,从衣服里往外掏着,就在他掏出来的时候,手里却是一些颗粒状的东西!上官葕把那些颗粒洒向了他们!  

  那几个劫匪在看到从马上下来的这人,竟拿出来的不是银两,一个个惊呆似的张开了嘴巴!正好一些颗粒进了他们的嘴巴!  

  “你给我们吃了什么?我看你是不想活了!”说着劫匪拿起刀砍向了上官葕!  

  没一会儿,上官葕就和劫匪打成了一片!骆荨儿担心地看着这边,不时地为上官葕紧张着!  

  突然,劫匪一个个倒在地上!“你给我们下毒了!肚子好痛!”劫匪们抱着肚子,在地上打着滚!  

  上官葕拍了拍手上的尘土,整了整衣服,对着远处的骆荨儿招了招手!“没事了!荨儿,过来吧!”  

  “他们怎么了?会不会死掉?”走过来的骆荨儿,看着地上无比痛苦的劫匪,竟起了怜悯之心!  

  上官葕明白了骆荨儿此时的想法,走到劫匪身边说:“刚才对我娘子如此的无理,快过来给我娘子道歉!”  

  骆荨儿听到上官葕竟称自己是他的娘子,可碍于是在劫匪面前,只能在心里对着上官葕翻了个大大地白眼!  

  “公子饶命呀!夫人我们有眼不识泰山,还请夫人为我们兄弟几个求求情!放过我们几个吧!”为首的劫匪,面带痛苦的表情,看着骆荨儿求饶道!  

  “你看怎么办?我看他们穿着简陋,并不像是打家劫舍的劫匪,一定是遇到了什么困难,才出此下策的!要不就饶了他们吧!”骆荨儿看了看这几个劫匪,转回头对着上官葕说道!  

  上官葕对着骆荨儿点了点头,走到劫匪身边!“我可以给你们解药,但是你们不可以再做这种打家劫舍的勾当!”上官葕说完,从衣服里掏出了解药,递给了那几个劫匪!  

  “多谢公子不杀之恩,我们也确实不是真正的劫匪,实在是因为天干地旱,不长庄稼才出此下策的!刚才对夫人无礼,小的们实在抱歉!在这里给夫人赔不是了!”几个劫匪不停地给上官葕和骆荨儿磕着头!  

  上官葕询问了他们几个,确实是这附近的村民,也确实遇到了难处,随即给了他们一些银两,让他们离去!  

  一路上骆荨儿都没有说话,上官葕还以为是骆荨儿生气了!“荨儿姑娘是不是在生在下的气,刚才那么说,也是想要保护你才说的!”  

  “我没有生气呀!我就是觉得奇怪,怎么今天什么事都遇上了,我在想这些是不是都是你安排好的?就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你是故意叫我出来,然后在我面前演一场英雄救美的戏呢?”骆荨儿把心里想的告诉了上官葕!  

  上官葕听后,眉头紧锁!“什么是电视剧?我没有安排什么!这些劫匪也绝对不是我找来的!我发誓!”  

  “没什么!就是今天发生的一切都太巧了!”骆荨儿闷闷地说着!  

  就在上官葕和骆荨儿到得月楼的时候!宁姨迎了出来!“真是麻烦上官公子了,一路辛苦!正好冷王爷来此等上官公子多时,请上官公子快些上楼去吧!”  

  “哦!冷王爷来了,那荨儿要不要去见一见我那朋友?”上官葕转过头对着骆荨儿问道!  

  “是你的朋友,我就不去见了!我有些累了,想早点回去休息!”骆荨儿说完,朝着后院走去!  

  正巧,冷王爷看到了骆荨儿的背影,感到很是惊奇!遂要追上去,叫住她的时候,被上官葕叫住!“王爷,在下有事,所以来迟,还望王爷恕罪!”  

  此时的冷逸的心都在那个女子的身上,此时才想起来,这里可是烟花之地,那女子出现在这里!难道她是……  

  想到此的冷王爷随即一脸的冷色,恨不得把这得月楼一把火烧了!“怪不得,她如此胆大,原来骨子里就是这样淫荡之人!”冷逸想到这,回过神来看着上官葕道:“今日本王有事,改日在与上官兄痛饮一场!”  

  上官葕看着行色匆匆的冷王爷,一头的雾水,转瞬就想到了骆荨儿,不知道她此时在做什么?  

  冷逸回到府中就发了好大的脾气!“居然骗我说,是哪家的小姐,哼!没想到就是个婊子!别让我看到你的长相,要让我看到你的长相,我一定亲手毁了你!”  

  冷逸端起茶杯,正要喝,一想到那个女人,心里的火又冒了出来!随即把杯子往地上一扔!气愤地朝着门外走去!  

  这冷王爷还真是个暴脾气,不知道骆荨儿要落在他的手里,会不会死的很惨!  

  上官葕见冷王爷离开后,也离开了得月楼,回了医馆!  

  宁姨怎么也没想到,刚走了的冷王爷居然又返了回来!点名要见那个戴着面纱的女子!“去把她找来,本王要见她!就是那个戴面纱的女子!今天要见不着她,我就一把火把这烧了!”  

  宁姨没再敢耽搁,跑去后院,急色匆匆地把骆荨儿拉出了房间!“荨儿啊!你要有心理准备!冷王爷说要见你,好像还很恼火的样子!”  

  “我不认识什么冷王爷啊!宁姨你不用担心,我去去就回!”骆荨儿说着朝着冷王爷在的房间走去!  

  在骆荨儿打开门的一瞬间,却只看到了一个身穿黑色衣装的男子背对着她!“参见王爷,不知王爷召见小女子有何事?”  

  冷逸转回头,看着没有抬起头的这个女子,一抹冷笑挂在了嘴上!“你抬起头来!让本王看看你!”  

  在骆荨儿抬起头看他的时候,眼中闪过一丝错愕的表情!“怎么是你?你是王爷?那为什么……”  

  “呵!你想说为什么本王骗了你?那你呢?为什么要骗本王呢?”冷逸对着骆荨儿怒吼道!  

  骆荨儿想了想!“王爷是说小女子不辞而别吗?我没有想过再见到你,不是,是王爷您!”  

  冷逸听到骆荨儿避重就轻地忽略掉,她是这里的姑娘的事实!很是恼火!“你这该死的女人!胆敢欺骗本王!我会让你很快就知道,欺骗本王会有什么后果的?”冷逸说完,一甩衣袖,气愤的走出得月楼!走的时候,还让人把得月楼给封了起来!不准任何人进来出去!  

  宁姨瞧着这架势,真心害怕了!忙问骆荨儿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荨儿啊!你是什么时候惹到了冷王爷,让他发那么大的火?这下该怎么办才好?”  

  骆荨儿看了看着急中的宁姨,轻声宽慰道:“宁姨,不要慌!我也不知道王爷究竟是为什么生气?我会去找冷王爷说清楚的!”说完,骆荨儿朝着门外走去!  

  上官葕听到风声说,得月楼被冷王爷封锁了!忙放下手中的活,正巧看到从得月楼出来的骆荨儿,被侍卫拦了下来!“荨儿,你没事吧?我很担心你,你不要担心,不管什么原因,我去找冷王爷,一定会让他把你们放出来的!你等着!”上官葕说完就向冷王府走去!  

  骆荨儿看着上官葕的背影,突然觉得在这里有这么一个朋友也是好的!  

  “去禀告你们王爷,就说我上官葕有事要见王爷!”上官葕对着门口的侍卫说道!  

  “不好意思,上官公子,我们家王爷进宫去了!还请上官公子回去吧!”侍卫好心提醒道!  

  “那你可知得月楼为什么被封起来了?”上官葕向侍卫打听道!  

  “回上官公子话!好像是里面的一位姑娘,得罪了我们家王爷!具体是谁?小的就不知了!”侍卫回话道!  

  上官葕在心里想着,只是个姑娘而已,王爷至于发这么大火吗?可这以后可怎么再见荨儿姑娘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