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燮帝追妻之娘子快跑

第六十六章:梦到了溧阳学长 (拜托加下收藏 亲人们)

燮帝追妻之娘子快跑 易颖儿 2970 2016-03-29 12:08:01

    骆荨儿看了看身后,那个男人没有追来,心总算放了下来!“还好把他甩了,要不然真是让人头疼死!”骆荨儿小声呢喃着,却没注意身边有个人,一直看着她!  

  等她回过神来,看到另一个让她头痛的人的时候,被吓了一大跳!“啊!你是鬼吗?吓死人呀!”骆荨儿拍了拍被吓到的小心脏,很是气愤地怒瞪了他一眼!继续朝前走去……  

  “荨儿姑娘,你刚去了哪里?我在得月楼怎么也找不到你!还以为你又在躲我呢?你这是去哪了?”上官葕追上骆荨儿,不停地问着她!  

  “你管我去哪?我跟你没关系,没必要一一向你汇报吧!”骆荨儿连看都不看他一眼,走到一处摊位前,看了看摊位上的花瓶!  

  “姑娘这花瓶可是上等货,姑娘想要的话,可以给你优惠优惠!”老板看到有人前来光顾,忙笑脸盈盈地为骆荨儿介绍到!  

  “是挺好看的!可是我没有银两,我只是看看!老板你忙你的吧!”骆荨儿不好意思的对老板说道!不过这花瓶确实很好看!一看就挺贵的!自己也只能在心里“呵呵”了!  

  上官葕走上前来问老板这个花瓶多少钱?老板一看是上官公子,忙拿起花瓶送到上官公子的手中!“既然是上官公子要买,就给你算十两银子吧!”  

  “好!给你十两,给我打包好!老板!”上官葕看了一眼骆荨儿,接过老板打包好的花瓶!  

  骆荨儿看着上官葕那得意的样子,眼神中飘过“有钱人了不起”的字样!“切!一身的铜臭味!”说完骆荨儿放下手中的一个小物件,朝着得月楼走去……  

  上官葕一看骆荨儿走了,忙快步地追了上去!“荨儿姑娘,你也可以很有钱的!只要嫁给我,我的钱不都是你的了吗?给!这个花瓶送你!”上官葕眯着眼睛很是魅惑的说道!  

  “送我花瓶算什么?是在说我只是个花瓶吗?我不要!你去送给别人吧!我才不想要当花瓶呢!”骆荨儿很是厌恶的扭头走了!只剩下在那里一脸错愕的上官葕!  

  “不是说喜欢吗?是你说喜欢我才买的呀!我哪有把你当花瓶了!你比花瓶好看多了!”上官葕一边追着骆荨儿,一边不知所措的解释着!  

  没一会儿,上官葕追着骆荨儿就走到了得月楼!  

  在门口迎接客人的玉儿姑娘的婢女蓝儿,看到上官葕抱着个花瓶朝着这边走来,很自然的把骆荨儿给忽略了!“上官公子,你是来看我家姑娘的吗?,姑娘这两天头痛病,时而好时而不好的,上官公子可要好好地为我家姑娘诊治诊治!  

  上官葕看了一眼不再理他的骆荨儿,悻悻地对着蓝儿说道:“哦?是吗?那我去为你家姑娘再去看看去!喏!这个送你家姑娘了!”  

  骆荨儿看到上官葕把那个花瓶,送给了玉儿姑娘,对着上官葕瞪了一眼后,朝着得月楼后院走去!  

  上官葕来到玉儿姑娘的房间里,见玉儿姑娘正躺在床上,有气无力的叹息着!看到上官葕来了,正欲起身,被上官葕阻止了!“玉儿姑娘不必起身,方才听蓝儿姑娘说,你最近头痛病时好时坏,不知玉儿姑娘可有按我说的去做?”  

  “上官公子,我本来也是按你说的去做的!可是还是有时候会感到头痛!要不然,上官公子再为我扎上几针吧!我感觉每次上官公子为我扎上几针后,我的头痛病都有所缓解!”玉儿躺在床上用手不停的揉着头部,娇柔地说道!  

  “那请玉儿姑娘坐起身来,让我为姑娘你来施针!”上官葕说着从衣服内拿出针包,取出针往玉儿姑娘的头部扎去……  

  在湖边等了好久的那个男人,见那女子还没有回来,朝着远处吹了一声口哨!  

  “主子,可有什么吩咐?”来人跪在地上,等待那男人的差遣!  

  “为何在那女子,靠近的时候,没有立即通知我?”那男子对着跪在地上的几人发火道!  

  “小的们,见那女子并没有功力在身,只是个普通的女子,再加上主子那时,已潜入湖里,没办法通知到,所以……”跪在地上的一人,小心翼翼地回答着!  

  “等回去,去领100棍棒!还有可看见那女子往哪个方向去了?”那男子站起身来,刚走了几步,又转回身来对着跪在地上的那几人说道!  

  “回主子,我们就看到那姑娘,小跑着朝着那个方向去了!”地上的人,用手指着一个方向说道!  

  “敢情早想好了,要骗我的!”那男子深邃的眸子,看向骆荨儿逃跑的方向!  

  “小的们不敢骗主子您啊……”跪在地上的人,都听见了这男子的话!一下子又提心吊胆起来!  

  “起来吧!不是说你们!走吧!回府!”说着一行人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皇宫里,皇上还在为太皇太后没有醒过来而忧心!“太皇太后,究竟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跪在地上的太医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谁都不敢回话!  

  皇上身边的太监说道:“你们如实说就行!不必害怕!”  

  “回皇上的话,这个真不好说!这太皇太后年岁已大,臣等用药只能暂时,先保着太皇太后的那口气,若是断了药,谁也不好断定太皇太后能否醒来!”一个跪在前面的太医,如实的禀告着!  

  皇上揉了揉眉头,对着跪在下面的太医们挥了挥手,让他们退了下去!  

  “太皇太后一直不醒过来,那朕的皇弟就有留在这里的理由,对于自己的皇弟,自己也不能肯定,他是否有谋反之心,朕只是忌惮他的百万大军!唉!”皇上只能在心里苦恼着!  

  在皇上心里,还是挺羡慕他那个皇弟的,至少他不必像自己这样整天的,担心着皇位不保的事情!只怪这个皇弟太得民心了!自己何成没想过,若是两人的位置调过来,或许自己也能像皇弟那般的,逍遥自在吧!虽然,偶尔的有战事,但自己相信,自己绝不比皇弟差到哪里去!可这也只能在心里想想了!  

  晚上,骆荨儿睡得极不踏实!睡梦中,竟然又出现了燮宸的那张脸,他正怒目圆睁地看着自己!“骆荨儿,你休想逃出我的手掌心!你就算变成了一粒沙子,也休想逃离我的身边!”在梦中,骆荨儿害怕地不停后退着!“不要!不要!不要再来找我!求你啦!”梦里的骆荨儿抱着头,蹲在地上怏怏哭泣起来……耳边却传来了卢溧阳的声音!“荨儿,荨儿,不要怕!溧阳哥哥会守在你身边的!不要哭!不要哭,荨儿是最勇敢的女孩!”当骆荨儿抬起头,要找寻卢溧阳的身影的时候,卢溧阳正慢慢地一点点地,消失在她的眼前……  

  上官葕又一次,夜入到骆荨儿的房间中,看着好像在做梦中的骆荨儿,不停地叫着什么?他走近一听!骆荨儿在叫什么“溧阳学长,溧阳学长!”上官葕不明白是什么东西?走到骆荨儿的身边,晃了晃骆荨儿!“荨儿,荨儿,醒醒!”  

  醒来的骆荨儿,以为还在梦中,也没有看清楚眼前的人是谁?抱住他说道:“溧阳学长,溧阳学长,保护我!有坏人要来抓我!”  

  此时的上官葕明白了,骆荨儿是在叫一个人的名字!他意识到骆荨儿叫的还是个男人的名字,心里有点不高兴!但还是轻拍着骆荨儿的后背,说道:“荨儿不要怕,荨儿不要怕,我在这呢!没有人敢欺负你!”  

  骆荨儿听到不是卢溧阳的声音,随即醒了过来!看清了眼前的人后,一下子用力推开了他!“怎么是你?你怎么在这儿?你是贼吗?老在晚上来一个姑娘家的房间!这要传出去,我还怎么再嫁人呀!”  

  被推开的上官葕,听到骆荨儿这样说,很是烦躁!“你刚嘴里叫的是谁?是你家乡的男人嘛?以后不许你在想他!做梦也不行!听到了没有?”  

  骆荨儿看到发火的上官葕,很是吃惊!此时,也不再觉得那张俊秀的脸上,有像女人的痕迹!“你管我?我想想谁就想谁!你给我出去!”说着骆荨儿没有穿鞋就往外推着上官葕,想让他立刻消失!  

  上官葕一个转身,从骆荨儿身边,又转回到了骆荨儿的床上!一张俊脸带着魅惑的笑似的看着骆荨儿!“我不管,我这里还有你的定情信物呢!你不能说赶我走就赶我走!”  

  骆荨儿不解的看着他,什么定情信物,肯定是瞎说的!  

  上官葕看骆荨儿不相信,从衣服里掏出一块手帕来!朝着骆荨儿挥了挥!“看!这是不是你的?”  

  骆荨儿看到的,正是自己扔掉的,那块绣有荷花的手帕,正要上前去抢,却看到上官葕正坏笑着,张开双手想要来抱自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