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燮帝追妻之娘子快跑

第二十九章:两个小混蛋(求收藏)

燮帝追妻之娘子快跑 易颖儿 3391 2016-02-15 00:14:33

    冥曄和燮宸走后,骆荨儿终于耳根子清净了!反正,不用担心两人会怎样?他俩都有不死之身,骆荨儿是知道的,对此,她也曾矛盾过,可既然自己不能回头了,只能听天由命了!毕竟他们父子关系摆在那里,总不至于会对对方下狠手吧!一天中,骆荨儿该吃吃,该喝喝,一点也不影响她的心情!  

  另一边,燮宸和他的父亲冥曄,正在用Willwil星球独有的方式,进行决斗!这可不单单是两人决斗这么简单,而是要去黑暗之地最危险的地方!  

  黑暗之地绝不是只有怪物,还有一种奇花,只能在黑暗中才开的花,而且只有一朵,只有采完后,才会有长出一朵来,至今没有人拿出来过,因为那花有剧毒!但帝君们都不怕,他们的血液可以解毒,可是拿出来之后,那花一时半会儿不会死,还必须要封存它,不然被有心之人利用,就不是小事了,当然了,这都是后话了!黑暗之地的怪物也不会去碰那朵花,他们可没有那么强大的血液,可那种花长在黑暗之地最深处,正常人谁没事去找那么邪恶的东西!呵呵,也只有这对父子了!还真是奇葩!  

  冥曄和燮宸进去后,就分开走了!似乎冥曄的速度慢了些,等他杀完身边的怪物要休息时,才发现竟碰上了自己的儿子,正在一颗大树上休息,似乎已经休息够了!冥曄能感觉出来燮宸的气息很稳,这就说明他已经在这里,休息了好一会儿了,冥曄假装很淡定的靠在树上!燮宸确实已经在树上,看着自己的父亲,厮杀了好一会儿了,还不停的一边看一边摇着头,等结束了,才从树上跳了下来,冷冷地看了一眼冥曄,在心里很是鄙视!“在地球呆久了,动作都慢了,不服老不行了吧!我看你还是放弃吧!快点回地球吧!我可以为你安排更好的地方,让你呆下去!你看怎么样?老人家!”燮宸狠狠地挖苦着自己的父亲!“还来抢我的女人!哼哼!还不如早点放弃呢!省得丢人!”经过冥曄身边时,燮宸竟翻了个白眼,气的冥曄吹胡子瞪眼的,如果他有胡子的话!冥曄看着得意洋洋的儿子从自己身边走过,无奈的摇摇头,没有再停留,继续向黑暗之地的深处走去!  

  这一天可算过去了,骆荨儿自己一个人用着晚餐,还不停的看了看四周,心里想着:“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回来,到底去哪里了呢?希望两人都能回来,毕竟是很亲的关系!干嘛非得弄得像仇人似的!为什么心里还有点担心呢!唉!”骆荨儿叹了一口气,也没有心情再继续吃下去!看着空荡荡的桌子上就自己一个人,瞬间又回想起了自己在家里吃饭时的情景,那时候爸爸妈妈都在,一家人气氛很温馨,想着想着,骆荨儿鼻头一酸,眼泪止不住地掉了下来!“不知道现在爸爸妈妈好不好?晓菲好不好?还有溧阳哥哥,他一定和那个克隆人在一起了吧!他那么优秀,那么多女孩子喜欢他,可我却回不去了……呜呜呜呜呜……我好想爸爸妈妈,好想回家,好想回学校去上学!可是我……”骆荨儿想着想着就趴在桌子上哭了起来!或许此时的骆荨儿感觉到了孤独,没有人陪着,还那么小,本应在妈妈怀里撒娇的年纪,现在却一个人在这独自哭泣!  

  “荨儿,荨儿,不要伤心!”空气中传来了一阵熟悉的声音,还带着一股清新的味道,是赫尘!  

  “是你吗?为什么要隐身呢?你是来找燮宸的吗?他不在!他和他父亲都消失了!”骆荨儿抽泣着对着空气说道,她也不知道赫尘在什么位置,只能站在那里,不停地朝着每个方向等待着回话!  

  赫尘听骆荨儿提到了燮宸的父亲冥曄,立马出现在了骆荨儿的面前,差点把骆荨儿吓倒,赫尘扶住了骆荨儿的身子,没有让她倒下去,这次骆荨儿近距离地看着赫尘,他的眼睛好像充满了诱惑!让人止不住不去看他,骆荨儿感觉自己像被吸进去了一样!赫尘看着被自己迷惑住的骆荨儿,邪笑地咳嗽了一声,骆荨儿才被惊醒过来!“刚才自己是怎么了?也太丢脸了!”一下子骆荨儿的脸像火烧过一样!忙从赫尘怀中躲闪出来!骆荨儿尴尬地不敢再去看赫尘,背对着他,十分羞愧地懊恼着!  

  “哈哈,小丫头,你要不被我迷惑住才怪呢!之所以我不常出现也是因为这个原因!那些女人以前经常为了我,闹来闹去,搞得我烦了,就再不见她们!自己个落个清静,也可以做些自己想做的事情!”赫尘说到这儿,眼神忧郁地看着某处!“是呀!自己也曾有过无奈!或许别的帝君是无情的!可自己却有想珍惜的人,可那人却与自己永世相隔了,这是自己永远的遗憾!所以,不想自己的孩子们也步自己的后尘,剩下的时间就用来做研究,让他们有永世可以相陪的人!”赫尘暗了暗眼眸,看着眼前的骆荨儿很是欣慰地笑了!还好,经过百年来的研究,终于有了眉目!  

  感到好奇的骆荨儿听到赫尘这样一说,更纳闷了!“被别人喜欢不是很好嘛?怎么到他这儿就成了问题了!真是奇怪的人,哦!不是人!是外星人!跟我们不一样的!那为什么燮宸没有这个功能呢!跟个冰箱似的!冷死个人!”想起那个原来就会折磨自己,像恶魔的人,身上就起鸡皮疙瘩,骆荨儿还不自觉的抖了抖身体!  

  不知什么时候,赫尘竟把他的手放在了骆荨儿的头上!骆荨儿在抖身体的时候,就感觉到了那只手,在骆荨儿转身的时候,赫尘抽回了自己的手,对着骆荨儿笑了笑,看着骆荨儿刚才在发呆,就好想知道她在想些什么?不自觉的就把手放了上去,这会儿挺尴尬的,这算是偷窥吗?  

  骆荨儿看着做完坏事的赫尘,想起刚才就是他,让自己出丑的!可现在竟然还敢偷窥别人的想法,是可忍孰不可忍,气愤的骆荨儿,指着赫尘的鼻子,大声吼道:“你怎么可以这样!就算你的能力很强大,你也不能用它偷窥别人的想法呀?你让我以后怎么面对你呀?”骆荨儿是不敢再看赫尘的眼睛了,只好看向别处,她不想再赶他走了,好不容易来个喘气的,自己再赶他走,那这里又只剩下自己了!  

  赫尘看着气愤中的骆荨儿,竟一时忘了来此的目的了!“荨儿先不要发火,你刚才说燮宸和他的父亲都消失了,这是怎么回事?”自己是感觉到冥曄回来了,才过来抓他的!想想当年他竟狠下心地抛开一切,就离开了这里,一走就没再回来!想起冥曄,赫尘那张邪魅的脸上,瞬间变得恐怖起来!  

  “那两个小混蛋,都不是让人省心的料!看这次回来,我不狠狠地惩罚他们一回,看他们谁还敢这么无视法规地离开自己的位置!”赫尘咬牙切齿地对着骆荨儿说道!  

  骆荨儿感觉心里怕怕的,不知道要不要告诉赫尘,他们父子俩是因为自己才消失的!荨儿怯怯地看着火大的赫尘,小声地说了句:“都是我不好!是因为我才这样的!”说完骆荨儿像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低着头,等着赫尘来发落!  

  赫尘听到了骆荨儿的话,不但没有发火,还很温柔地安慰着骆荨儿!“不是你的错!不用往自己身上揽,你是有这个魅力的!让他们喜欢你,不是什么坏事,这也是你要去选择的,看他俩谁有这个福分,可以有你陪着!”赫尘耐心地安抚着骆荨儿的情绪,又继续说道:“孩子,你记住你是独一无二的!不论你最后选择了谁,他们都会守护你一世的,你要相信他!”  

  越听越糊涂的骆荨儿,不解地看着眼前这个长相很妖孽的男人!“他不是燮宸的长辈吗?怎么能纵容自己的孩子,被我这样一个小小的人类来选呢?他们都拥有不死之身,而我却很快就会老去,死去,又怎么能够陪他们呢?倘若自己真的爱上了其中一个,自己能承受的了两人在不久后,容貌上的差异吗?就算他不介意,可等到那时,我一定会很痛苦的!”不想也不会觉得怎样,可一想到自己老去,对方还很年轻的时候,心里疼的好像被什么震了一下子一样!  

  看到骆荨儿受伤的眼神,读懂了她眼神中的含义,赫尘耐心地对着骆荨儿说道:“丫头,你不会有容颜老去的那一天的!你还记得我给你的那个盒子吗?那里面的药丸,可以把你改造成为这里的人,和她们一样!有不老的容颜!”赫尘说完又细细地看了看骆荨儿,确实是起了作用!此时的骆荨儿,已经具备了迷死人的魅力,这要是再过几年,恐怕连修行中的自己都会把持不住,加入到争抢她的队伍里,想想都觉得特别好笑!  

  “那燮宸和他父亲会不会有危险?他们什么时候会回来?”骆荨儿内心很是矛盾,她不想两个人为了她而争吵,她希望他们父子都能平安归来,可是每天要面对着两个都喜欢自己的人,还是父子关系,就觉得很是尴尬!但还是希望他们平安!  

  “放心吧!我会召他们回来的,你也不要觉得不好意思,跟着心走就好,做你自己!”说着赫尘又消失不见了!  

  还在黑暗之地中抢夺那朵花的两人,你追我赶的同时出现在花的面前,就在他们要去摘那朵花的时候,却感觉到一种很熟悉的味道,再转回头看那朵花时,已经被赫尘紧紧地拿在手里了!  

  冥曄看到赫尘出现正想拔腿逃跑,却被赫尘发现,赫尘玩味地说了句:“不想要这朵花了吗?想要这朵花,就来见我吧!”说完赫尘瞬间消失在空气中!听到赫尘说的话后,两父子瞪视了对方一眼后,也追着赫尘而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