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婚久情深,邪魅聿少的冷傲妻

第七十章 死寂死祭

    不知道睡了多久,简爱只知道她的脑海很混沌做了无数个梦,却是一点也拼凑不起来的。  

  片段都是断断续续的,她渐渐的醒了过来,引入眼帘的依旧是那以黑色为主的卧室。  

  原本灵动的双眼,此刻却是死寂一般的漆黑,她想一个没有生命指针的娃娃一样,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如果不是瞳孔内的眼珠在转动着,简爱躺在那里就跟尸体没有生命两样。  

  “小爱,你醒了,你感觉怎么样?”吴嫂见简爱醒过来,立马小跑到床边。  

  简爱没有理睬吴嫂,只是自顾的看着天花板,一瞬不瞬,一动不动。  

  吴嫂见她这幅样子,强忍住眼泪,呜咽道“小爱啊,你不要这个样子,你这样,我,我看的心疼啊,你和聿少这是怎么了?前段时间不还好好的吗?小爱,你应我一声好吗?”  

  吴嫂见她还是不愿意开口,便也不再逼迫她“哎……历少来看过了,说你醒了之后就吃点清单的东西,我给你煮了粥热在锅上,我去给你端上来。”  

  简爱静静的躺在床上,现在的她显得异常的平静,也就是这样过于平静的心,才会让人觉得害怕……沉默了许久的简爱,终于悠悠的开了口,“聿寒轩,我们……完了……”  

  简爱浑身酸痛,可还是强忍着起身,她脚步优先漂浮、有些踉跄的走向了更衣室,她没有选择聿寒轩给她马蒂厄衣服,而是换上了自己最初的服装,纯白色的卫衣和牛仔裤,换完了衣服,她又去浴室,高高束起的马尾,不是任何的粉黛。  

  她看着镜中的自己,有多久她没有见到过自己本来的面目了,为了迎合聿寒轩,她跟随者他的喜好、任由着他将自己打扮成另一个不属于自己的样子,可是……现在所有的一切都应该回到原点,这里终究不是自己的家,聿寒轩终究不是属于自己的……  

  她早知道聿寒轩不会永远的将她留在身边,她也明白终有一天她是要远离他的生活的,她想过无数种可能,可就是不会想到,自己竟然会这么凄惨、带着满身的羞辱离开。  

  吴嫂端着粥走进房间的时候,正好看见简爱从洗手间出来,她忙将粥放在一边的茶几上,迎了上去“小爱,你怎么起床了?你……你这是要去哪里?历少说了,你要卧床多休息。”  

  “吴嫂,我已经没事了,我要去医院看一个朋友。”  

  “可是……可是聿少吩咐了,不让你出去。”  

  “他是要软禁我是吗?”简爱转身望向窗外,脸上写满了哀默一样的死寂“吴嫂,事到如今,你觉得他的话还能控制住我吗?今天我一定要出去。”  

  “小爱,你又何必一定要和聿少对着干呢?”  

  “吴嫂,你不用再说了,这个决定会有怎样的后果,我很清楚。”  

  简爱不顾吴嫂的劝诫,坚持要拖着病体出门,吴嫂在健在出门以后立刻联系了聿寒轩,而聿寒轩也只是说了“知道了”三个字,就再没有其他的指示了。  

  简爱没有向她和吴嫂说的那样去医院,而是去找了渃希。  

  “小爱,你来啦,我想死你了。”戴渃希开门的时候一见到简爱,就给了她一个大熊抱。  

  她挽着简爱,将简爱带到了卧室,等佣人将茶点全部放在房间以后,渃希这才注意到简爱的不对劲。  

  “小爱,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简爱短期茶杯,轻抿了一口伯爵红茶,温热的液体顺着喉管向下滑动,在心口的位子上,简爱终于感到了一丝暖意。  

  沉默许久之后,才幽幽的开口“渃希,有件事情我想要麻烦你。”  

  戴渃希这才觉得事情好像没有她想象的这么简单,简爱整个人就像是游走在生与死边缘的幽魂一样,她拿过简爱手上的茶杯,正色道“小爱,到底怎么了?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了,是不是你和聿寒轩又吵架了?”  

  在听到聿寒轩三个字的时候,简爱神色平静的瞳孔突然又变成了死寂一样的黑色“不是我,是陈枫学长。”  

  “陈枫?”  

  “他重伤住院了,我希望你能替我去看一下。”简爱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全部都告诉了戴渃希,这个时候除了戴渃希她不知道还能找谁?她多想亲自去看他,可是……她没有脸去……要不是因为自己,他也不会受到这种伤害。  

  “聿寒轩,他简直太过分了。”戴渃希愤恨的将茶杯重重的扣在茶几上。  

  “小爱,你放心,我会去替你看他的,不只是为你,就算是为我自己,我也会这么做。”  

  简爱但都的看着渃希“渃希……”  

  戴渃希只是淡淡的一笑“小爱,我的心不由我自己做主,只要他好,我怎么样都无所谓……”  

  “倒是你,你接下去打算怎么办?”  

  “离开,我要离开他。”简爱说离开的时候,神情是那样的鉴定无比。  

  “离开?小爱,你想好了吗?聿寒轩他不是你说离开,就能让你离开的人啊,你听我的,乖乖回去,不要和他硬碰硬了。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再一次惹恼他,他会不会做出比伤害陈枫更残忍的事情?”  

  “哈,哈哈哈哈….是啊,我真的好天真,如果聿寒轩不开口,我又怎么能够摆脱他呢?”简爱,缓缓的闭上了双眼,任命的开口“渃希,麻烦你让司机送我回去吧,至少这样他会知道,我今天是跟你在一起。”  

  “好。”之后两人谁都没有再开口说过话。  

  戴家的司机将车子停在,海天盛世的门口,简爱下车后,站在黑色巨大的铁门前,她微微扬起头,看着这扇巨大的铁门,无形的压迫感蹿满全身,这座看似华丽的宫殿,对简爱来说,却是将她囚禁的牢笼。  

  简爱才走到玄关处,吴嫂就跑了过来,神色有些凝重“小爱,聿少回来了,现在在楼上,你一会儿上去的时候千万不要在和他闹脾气了,知道吗?”  

  “吴嫂,谢谢你,我知道怎么应付。”简爱走上楼梯,她知道,就在楼梯尽头的那间屋子里等待着她的将会是什么?  

  此刻,简爱的双脚就像是被灌满了铅一样,每抬一步都是那样的费力,每走一步,都是那样的沉重。  

  推开门,房间里面没有人,简爱环顾了下四周,确定聿寒轩不在房间以后,她稍稍松口气,刚走进去,身后就被人用力的一堆“啊~~”  

  简爱一个踉跄摔倒在了,地上,还好地板上都铺满了羊绒毛毯,她摔得倒也不算疼。  

  “聿寒轩,你疯了?”简爱怒瞪着突然出现在她面前的人,朝他怒吼过去。  

  聿寒轩舌尖轻抵住嘴角,缓步走向简爱,每一步都像是幽林的步伐,静到让人不寒而栗。  

  聿寒轩在简爱面前站定,慢慢的蹲下,大掌扣住了简爱的下巴,棱角分明的脸庞,贴近简爱,低沉着嗓音“发烧了,还能这么大声,看来……昨天吃的苦头还是不够。”  

  “聿寒轩,我要离开你。”  

  聿寒轩眉毛轻佻,似是不确定般“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简爱听得出,他此刻已经震怒,声音中都透露着危险的信息,手中的力道也在不断的加重,可是,她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哪里来的不怕死的勇气,鉴定了眼神,怒视着他“我说…我…要…离…开…你”  

  “简爱,我看你真是获得不耐烦了。”聿寒轩用力的将简爱的脸甩向一边,站起身,斜睨着她“简爱,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你,不要在妄想可以离开我,在我没有将你玩腻之前,你要是再敢让我看到一次你眼里死寂一样的神情,我就让那一天变成陈枫的死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