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婚久情深,邪魅聿少的冷傲妻

第六十九章 又见驰浩

    “这里有人吗?”简爱怔怔的呆坐着,连有人和她说话都没有发觉。  

  “嘿……”来人伸出手掌在简爱的眼前晃了晃。  

  “啊?”简爱回过神,抬眼看着眼前的人,觉得这个人似乎有点面熟,“你是……?”  

  来人倒也是自来熟的解开了西装的一颗纽扣,在简爱的对面坐下“三亚……海滩……名片”  

  简爱微侧过头似是在回忆“是你?驰浩先生。”  

  “这么巧在这还能遇见你,看来,我们还真是有缘啊。”  

  驰浩轻松、逗趣的口吻丝毫感染不到简爱,现在的她心乱如麻,哪里还有心思去理会驰浩说了什么“抱歉,驰浩先生,我还有事要先走了。”  

  说完拿起包就准备离开。  

  “等等……”驰浩跟着简爱起身,一把拽住了简爱的手臂。  

  “驰浩先生,请你放手,我是真的还有急事。”  

  “不好意思简爱,我只是想要你的联系方式而已,请你相信,我是很诚心的想要和你合作的。”  

  “谢谢,如果我想好了会联系你的,”简爱敷衍道,甩开了驰浩纠缠的手,大步离开了哈瓦那。  

  回到海天盛世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简爱走进别墅,像个没有灵魂的娃娃一样。  

  “小爱,你回来了?”  

  “恩,聿少呢?回来了吗?”  

  “聿少还没回来呢,小爱你脸色不太好,是不是病了?”吴嫂关切道。  

  简爱看着吴嫂浅浅一笑“吴嫂,我没事,就是有点累了,我先上楼去休息一下。”  

  吴嫂看着简爱满脸的疲惫,想着兴许是旅游之后还没有缓过劲,就没有在追问下去“好,那你赶紧先上去休息会儿。”  

  简爱坐在床上,整个人感到无力极了,她起身走向阳台,才走进阳台就看到了不远处跑车的远光灯洋洋洒洒的洒在了地面上。  

  聿寒轩在驾驶座内,透过车窗看到了阳台上的简爱,他没有将车驶入车库,而是直接在门口就下了车,快步走进别墅内,走向卧室。  

  聿寒轩轻推开门,边走边扯着脖子上的领带,将衬衫的扣子解开了两颗,袖子随意挽到手肘处“这么早就回来了?”  

  简爱慢慢的转过身,就这么一门之隔站在阳台里看着面前的人,聿寒轩突然心口一紧,眉头紧皱,简爱眼底的讳莫如深让他十分的不舒服。  

  聿寒轩走近她,伸出纤长的手指,骨节分明,轻佻起简爱的下巴,銝的一笑“你这是什么眼神?”  

  简爱没有理会她,只是依旧用着不明深意的眼神看着聿寒轩。  

  突然,简爱伸出小手,颤颤抖抖的抬起,轻抚上聿寒轩的棱角坚毅的脸颊。  

  简爱的手很冷,就像是刚被极冷的冰川之水浸润过一样,简爱的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的笑“聿寒轩,我在想……人命,在你眼里究竟是什么?”  

  聿寒轩一把扯下简爱的手,万里冰封的眉头拧成一座山川“简爱,你发什么疯?”  

  轰隆隆,天空突然一道闪电划过,没几秒的时间,瓢泼大雨如“排山倒海”一泄如注。  

  大雨洒在立在阳台上,打的人满身湿透,然而无论是立在阳台边上的简爱,还是站在简爱身后的聿寒轩,两个人,在片刻间谁都没有开口说话。  

  简爱静静的凝望着面前的男人,此时的聿寒轩眼底满是怒火,仿佛回到了在LoseDemon(迷失的恶魔)初见他的时候。  

  忽然,简爱的嘴角动了下,脸色苍白“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陈枫究竟做错了什么?你要将他打成重伤,你答应过我的,你会动他的,你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简爱终于控制不住,压抑了一下午的情绪终于在顷刻间爆发出来,说话间,眼底满是深沉而绝望的神情,  

  手指痉挛般的不断收紧,指节分明而苍白,像是被抽空的灵魂一般摇摇欲坠。  

  聿寒轩在听到她歇斯底里的质问后,顿时怒火中烧,一把扣住简爱的下巴,雨水从聿寒轩的发丝间低落,顺着额间流过脸颊,“你现在是在质问我吗?简爱,究竟是谁给你的胆子让你这么跟我说话的?是,的确是我找人做的又能怎样?我聿寒轩的东西他都敢沾染,简直就是在找死。”  

  “你终于承认了,聿寒轩我多希望不是你做的,艾琳告诉我的时候,我想过一百种理由为你开脱,为什么?你这个恶魔,你到底要我怎么做你才能放过他?”简爱无力的跌落在地上,任由泪水趟过脸颊,灼伤自己的每一寸肌肤。  

  聿寒轩居高临下的站着,看着地上无力的简爱,他忽然弯下腰,一把扣住简爱的脖子,将她从地上揪起,将简爱的脖颈压在阳台的栏杆上。  

  简爱洁白的肌肤上,瞬间五道鲜红的指痕,豆大般的雨水打在简爱的脸上,生生的疼着。  

  “你着梨花带雨的样子,是在为他心痛吗?简爱你不要忘记,你是谁的女人?你现在,在这跟我闹,你的陈枫知道吗?或许他现在正美人在怀根本没时间搭理你吧?”  

  “我是恶魔,那你是什么?**吗?一个心理住着初恋情人,却在我身下承欢的婊子?”  

  聿寒轩侮辱的字眼,如一把尖锐的匕首一刀、一刀的凌迟着简爱,正在对她进行着最残暴的酷刑……  

  “疯子,聿寒轩你这个疯子。是,我是**,那你是什么?嫖妓的嫖客吗?聿寒轩你也不过如此而已……”  

  “好,好,好”聿寒轩一脸说了三个好字,脸上的表情、无关突然扭曲到了一起,变成了一张骇人的鬼面,他粗暴的扯着简爱的衣服“不要……”  

  在简爱惊恐的呼声中,就在阳台上,让简爱玉体横陈的占有了她……  

  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聿寒轩从简爱的身体内退出来,看都没有看简爱一眼,就自顾的走进浴室,水流声阵阵,等聿寒轩洗完澡出来,在更衣间内换上了一套干净的衣服,神清气爽的走出来时,随意的扫了一眼依旧躺在地上的简爱,雨水点点滴滴的拍打在简爱一丝不挂的身体上,薄唇轻启“贱货……”楼下传来跑车的轰鸣声,聿寒轩又走了……  

  简爱全身因为疼痛与寒冷而不停的抽搐着,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简爱的意识越来越模糊,嘴唇被冻的呈现出绛紫色,身上几百的肌肤因为寒冷而不断的泛白,被聿寒轩弄出来的淤青此刻正爬满简爱的全身,显得那样的触目惊心。  

  简爱带着最后一丝意识,慢慢的撑起身子,想要回到卧室,可是才撑起的一条手臂,就因为体力不支而又重重的摔了回去。  

  她拖着沉重的身躯,慢慢的向房间内爬去,她没有哭,泪水早已流干,她不敢相信,聿寒轩竟然就这样要了她,就让她这样整个人暴露在外的要了她。  

  房间的阳台正对着那片死寂的绿荫,聿寒轩下了死命令,所以那里平时根本不会有人过去,刚刚的一切也自然不会有人知道,可是简爱依旧觉得羞愤难当,聿寒轩根本就没有将她当成一个人来看。  

  终于在触到卧室地板的时候,简爱真的承受不住昏了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