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婚久情深,邪魅聿少的冷傲妻

第六十三章 今晚老时间、老地点

    聿寒轩眉头紧皱,已经在阳台抽了好几根香烟了,脸上没有一丝起伏的情绪,如同万里冰封的冰川一样。  

  “轩,你在哪里?”简爱洗完澡出来,在房间没有看到聿寒轩便唤了声。  

  “我在阳台”聿寒轩冷冷的说着,因为那个背影、呢条简讯他的心情烦躁不已,对简爱的态度自然也不会很友善。  

  简爱缓步走向阳台,刚走到阳台门口,扑面而来的就是浓烈、呛鼻的烟味。简爱在聿寒轩的身边带了这么久,她很清楚这个男人的习惯,聿寒轩会抽烟但是并没有烟瘾,通常都是点燃了嗅着烟味,并不会真的去抽。  

  可是……简爱不禁皱了眉头,刚刚从海边回来他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把自己完全的封闭起来了。  

  简爱深深吸了一口气,像一个没事人一样走到聿寒轩的身后,抬起双臂自聿寒轩的腰身穿过去,双手紧扣在他的腹部,侧脸紧贴着他的背部,简爱天真的想通过自己把身体里的热量全部传递给聿寒轩。  

  “轩,你怎么了?有什么心事嘛?”  

  “没什么。”聿寒轩烦躁不已,狠狠的吸了口烟,他不会看错的,那个背影、那样的穿着风格、还有……那条短信……  

  他将简爱环在自己身前手扯下,“你早点休息吧,我先去洗澡。”说完头也不回的走进房间、走入浴室。  

  简爱木纳的站姿原地,双手还维持着刚刚她环抱住聿寒轩的姿势,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微微颤抖的双手,眼底有雾气升起,她强忍着泪,可是迎面吹来的海风,将她未干的秀发吹得随风飘散,吹落了她隐忍依旧的泪水。  

  一颗晶莹的泪滴顺着自己的脸颊慢慢下滑,她侧过头看着依旧光彩绚丽的海滩,刚刚就在那里,她还用歌声向聿寒轩表白、她还依偎在他的怀里,为什么?为什么突然就变了?  

  简爱在阳台站了会儿,等到海风将自己的眼泪风干的时候,她才慢慢地转身回到房间,她站在浴室的门口看了会儿,里面的水声依旧,“呵~~”她自嘲的笑了声。  

  就算聿寒轩带她出来玩儿又怎么样?就算自己以歌寄情又如何?这个男人的心始终是冷的,怎样也都是温暖不了的,这个答案其实简爱早就知道了。她躺在床上,双眼空洞的看着天花板,屋内很黑、黑暗,她没有开灯,连一盏夜灯也没有给聿寒轩留,就这样维持着“躺尸”的姿势不知过了多久……  

  位于S市,市中心最高级的医院内,陈枫正躺在病床上,经过手术,他之前在仓库所受的创伤,已经全部处理好了,他昏迷了一天一夜,这会儿麻药刚刚退散,药效退去,疼痛开始在体内游走。  

  “嘶~~”他艰难地想要起身,可还是因为突然的用力,而牵扯到了伤口,又重重的跌回了床内。  

  “枫,你别乱动,是扯到伤口了嘛?我看看”正在沙发上休息的艾琳,听到了声响,惊醒过来,立马来到病床边,关切的看着因失血过多面色苍白的陈枫。  

  陈枫看了眼前的人,虚弱无力的开口“这是哪?”  

  艾琳在检查过他的伤口没有撕裂以后,终于放心的叹了口气“这里是医院,你已经昏睡了一天一夜了,还好,现在你终于醒过来了。”  

  “医院?我怎么会在医院的?”陈枫最后的记忆是他被丢在了仓库的门口,可是聿寒轩的人也绝对不会好心的将他往医院送的。  

  “有人通知我的,等我赶到的时候,就发现你倒在了一个废弃仓库的门口,枫,究竟是谁?是谁要害你?”  

  “没什么,只是生意上的一些事情。”陈枫看了眼,满脸憔悴的艾琳,顿时愧疚不已,当初他为了成功,才假意的和艾琳交往,可是从以前开始他就是在利用这个女人,但是这个女人还是依旧傻傻的跟在自己的身边。  

  他不止一次的问过自己,为什么还要抓着小时候的念想不放,其实小爱的心里早就没了自己的位子,为什么自己就是不死心的还想要去抓住她?  

  也许,这就是爱吧,既然爱上了,就没有这么多的为什么,他爱小爱,就像艾琳对自己的爱一样深,深到慢慢的变成了畸形的爱……  

  “艾琳,你也累了,先回去休息吧,我已经没事了。”对于艾琳,他必须快刀斩乱麻,那天晚上,是他最后一次允许自己对小爱不忠……  

  艾琳明白,陈枫只是想支开自己,他不想对自己再有亏欠,“好,那你好好休息,护士说,你现在饮食必须清单,我晚些时候再来看你。”  

  “艾琳,你……”  

  “好了,陈枫,我知道你的意思,可是你现在受了伤,我根本不可能在这个时候丢下你自己一个人回国的,权当是一个朋友的关心不行吗?”  

  陈枫看着此刻的艾琳,以前的她总是改改再上的不可一世,哪会像现在这样低声下气?终究还是自己亏欠了她“哎……你这又是何苦呢?”  

  “好了,你好好休息,我回去了。”  

  “车别开太快了。”  

  艾琳对着她露出一丝笑意,转身走了出去,关上门的一瞬间,刚刚还看似放下一起的脸上,瞬间变得扭曲起来。  

  艾琳坐在车里,双手紧扣住方向盘,眼神突然变得寒冷,眼底满是嫉妒与怨恨,可是仅仅是一瞬,她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她很快的收敛起自己的情绪,“即使你不爱我又如何?陈枫,我们注定是要牵扯不清的,最终……你只会是我的,简爱,我一定会让你从他的生活中永远的消失……”艾琳自言自语的说着,可是脸上却是写满了胜利的自信,她从包包里拿出手机,播下了一串熟悉的号码……  

  “见到了?怎么样,这下…你总该相信我没有骗你了吧?今晚老时间、老地点。”艾琳挂上了电话,油门踩到底,车子便驶了出去,消失在停车库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