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婚久情深,邪魅聿少的冷傲妻

第四十六章 酒店

    简爱顺着鞋面抬头,一口气噎在了喉咙口,微微皱眉,似是有些不耐,他又来凑什么热闹?  

  陈芬微微一笑,眼眸平波无奇的扫过一众人,“你们……是在说我吗?”只见他慢慢蹲下身,英俊的侧脸看向一边正尴尬的叶晨,“你叫叶晨是吗?很抱歉,小爱她……已经名花有主了。”说完还宠溺的在简爱的头顶揉了揉。  

  听到陈枫的话,戴渃希不禁傻了眼,她双手在身侧紧紧的攥起,眼眶内有雾气蕴起,贝齿紧紧的咬住嘴唇内壁,这样才不会让眼泪流出来。  

  简爱,转头看向一边的渃希,默默的在心里叹了口气,转头看向陈枫,冷着眼,冷着声音“陈枫……”  

  陈枫像是看不到简爱怒意一样,依旧温柔的开口“好了好了,我知道你在生气,是我不好,好不好?你看,我这不赶来了么?”他说的理所当然,修长的手指握住简爱的小手。  

  就像是热恋中的男女自然的闹变扭,女朋友赌气、撒娇一样。  

  “可真是有本事啊,这么快就又换了一个了?顾傲珊的男人不好么?不过看着眼前的这个人,呵呵,简爱,你还真的淫荡,无耻啊,只要是个男人,只要有钱,你都肯给人家睡吗?真是下贱。”  

  简爱,看着他们鄙夷的嘴脸,听着他们侮辱的言语,她更是无地自容,她和陈枫毫无关系,她和聿寒轩也不是他自愿的,为什么,所有人都在骂她?  

  简爱愤愤的看着陈枫,突然甩开他的手,他根本不是来解围的,哪里有火坑,他就将她往哪里推。  

  周边的嘲笑及不屑立即哄起来,简爱索性起身朝山下走去。  

  “小爱,你去哪?”  

  戴渃希欲要追过去,却被陈枫拉住手腕,“没事,我去,放心吧。”  

  戴渃希望着陈枫修长远去的背影,伸出手臂,轻轻一握,可终究扑了个空,探开自己的手掌,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掌心。  

  戴渃希自嘲的笑了笑,“陈枫,我习惯了等待,于是,在轮回中,我无法抗拒的站回等待的原点。我不知道,这样的我还要等多久,才能看到一个答案;  

  我不知道,如此的我,还能坚持的等待多久,去等一个结果?  

  思念,很无力,那是因为我看不到思念的结果。也许,思念根本就不需结果,它只是证明在心里有个人曾存在过。是不是能给思念一份证书,证明曾经它曾存在过?  

  曾经的梦碎了一地,我将她捡起,努力拼凑,而后又碎,再捡起,拼凑,直到有一天再也拼凑不来。  

  陈枫,我该放弃你了吗?你为什么就不愿意回头看看我呢?”戴渃希望着早已消失在眼前的人影,努力的收拾好自己的情绪,回到同学聚会的狂欢中,或许大醉一场之后就会忘却所有的烦心事,今晚,就让她肆意一回吧。  

  简爱走出老远,才将耳边的声音抛开,陈枫没想到她放着好好的光明大道不走,会穿进树林子里面。  

  “喂,别跑了,当心被老虎吃掉。”  

  在简爱眼里,他俨然才是老虎。  

  远山的树林内,由于树木葱郁,顶上的光亮丝毫穿透不进来,除了零星的月光,几乎黑暗到令人恐惧。简爱放慢了脚步,身后,陈枫脚踩着枯枝发出的阵阵折断声又在她颤抖的心头添加了重重一笔,她开始害怕,“陈枫,你别过来了。”  

  “你回来,我就不过去。”  

  “陈枫,你为什么老师纠缠着我不放?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你跟我之前是不可能的?你有你的未婚妻,我有我自己的生活,所以请你远离我行吗?”  

  简爱只要一想到他的未婚妻,想到刚刚渃希极力隐忍的表情,想到……  

  “小爱,你为什么就不能好好的同我说话?艾琳的事情我会好好的把前因后果,都告诉你,现在我已经和她没有任何关系了,我已经跟他说清楚了,她也接受了我提出的分手。”陈枫不明白,现在他们所有的阻碍都已经不存在了,为什么简爱依旧不肯给自己一个机会。  

  “小爱,你不肯走到我的身边,是不是因为聿寒轩?难道,你真的是为了钱?”除了这个原因,陈枫再也想不出别的更好的理由来说服自己了。  

  简爱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人,“呵,原来,在你眼里我竟是这样的简爱?你口口声声说爱我,可是你心里终究是瞧不起我的,既然这样你和刚刚那些人又有什么差别呢?”  

  “对,你说的很对,我就是为了钱怎么了?在我被聿寒轩包养的那一刻起,我就告诉自己,我简爱也要不要被人欺负,再也不要过寄人篱下的日子,我要,就要最好的,我要找的男人,也一定是要权势滔天的。”  

  “聿寒轩就是这样的人,他有钱、有权,能给我别人给不了的一切,这样的答案,你满意了吗?”简爱每一句话都说的及重,她甚至不惜用包养的字眼来形容自己,是气话也是实话,可是,她终究是明白了,陈枫嘴上说的不在乎,可是心里却是根本的瞧不起自己。  

  陈枫上前一步,双手紧紧的握住简爱的肩膀,“小爱,你听我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  

  “够了,陈枫”  

  简爱,与他四目相对,其实,他和聿寒轩一样,会看上自己完全都是因为自己的脸,在他们眼里自己不都是如玩物一般的存在而已。  

  陈枫看着她,眼底满是愧疚,他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刚刚怎么会说出那样伤人的话来。  

  他突然附身,抱起了简爱。  

  简爱双手捶打在他的肩上,后背上,“陈枫你干嘛?放我下来,你听见没有?”  

  简爱被他那样抱着,脸不得不靠在他肩头,这般姿势若是被人看见,她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陈枫对他的吼叫,置若罔闻,抱着她继续向前走,二人谁都没有注意到,他们的身后,早就有人尾随,对方拿着照相机,满意的将这幅画面拍摄下来。  

  而陈枫将她跑去的地方,不是别的,竟是……酒店……

镜离尘鸢

马上就要上架了呢~~好好嗨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