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婚久情深,邪魅聿少的冷傲妻

第四十四章 往往世事难料

    简爱面无表情的继续低头享用着自己的早餐,用完早餐,她将自己的碗筷收进厨房。将被聿寒轩弄脏的地面也给清理了干净。  

  她有点百无聊赖,聿寒轩在家她自然是不能出去的,用简爱的话来说那就是——禁足。  

  她索性回到客房,坐进阳台内,面前的茶几上放着一杯清水。  

  简爱翻着本书,可是一个字也看不进去,她望向远处,看向那片绿荫。微微皱眉,不经去想究竟是什么原因竟让聿寒轩将那里视为——禁地。  

  楼下传来了跑车的轰鸣声,简爱闻声望去,是聿寒轩的车子。  

  血红色的跑车,速度之快,如同上天赠与了他一双“天使之翼”,在温暖的阳光下,车身如同镀上了一层淡淡的光晕,显得美艳无比!  

  看着聿寒轩的车子消失在视野中,简爱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渃希,你怎么样?好点了吗?”  

  “嗯,没事了,小爱,你知道顾傲珊身边的男人是谁吗?”  

  “嗯?”  

  “那个人叫傅彪是S市的地痞,也有点小来头,但是生意都是见不得光的。  

  顾傲珊家族没落以后,她就爬到了这个男人的床上,可是这个男人估计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死在一个愚蠢的女人手上。”  

  “傅彪经过这件事情之后,他底下的赌场都被一锅端了,而且他手底下的人也都被打散了,不过被顾傲珊那个贱人给跑掉了。”  

  简爱在电话的另一端陷入了沉默,听着戴渃希的口气,好像这件事并不是她们家出面解决的,既然不是他们家,那又会是谁呢?  

  简爱不敢置信的睁大了眼睛,难道……她想起了聿寒轩就她回来的那天晚上,他说“伤了你的人,我定不会绕过他们”  

  简爱没来由的一阵心慌,额头布满细汗;如果真是这样,她惹到的,究竟是个怎样的男人?  

  “小爱,小爱你还在吗?”  

  “啊?哦,我听着呢”  

  “小爱,你听我说,顾傲珊这次没有得手,她肯定也不会善罢甘休的。我已经让我人去找她了,但是现在还没有消息,所以,你自己一定要小心。”  

  “渃希,谢谢你”  

  “讨厌,搞得这么煽情做什么?我们俩永远不需要说谢谢。”  

  和戴渃希通完电话之后,简爱双手抱膝,将自己蜷缩在座椅内,心里的恐惧感不断地滋生。她望向阳台外面的世界。  

  自己仿佛与外界被隔离开了,海天盛世现在就像是一只巨大的奢华的囚笼,而自己就是一只笼中鸟,被人折断了翅膀。  

  黄昏,夕阳已它最后的余晖,创造了永恒的美,留在远路归来的人们记忆里,形成永远的美回忆。  

  一直到晚餐时间简爱都没有见到聿寒轩回来。心想到,今天早上他发了一通火,想来也不想见到自己吧,不知道为什么,简爱的心里竟然有些不是滋味起来。  

  简爱回到房间,在床上躺了一会儿,反正聿寒轩不在,一会儿自己睡饿了,就到楼下去煮个泡面就行了。  

  简爱就这么一躺没想到还真的睡过去了,迷迷糊糊中,她感觉脸颊被什么东西来回蹭着,好柔软、好温暖,突然好贪恋这种感觉。  

  简爱不自觉的握紧它,将它捧在自己的手心,环抱在胸前。睡梦中的简爱嘴角微微扬起,向一个出生的婴儿一样。  

  聿寒轩一只手撑在简爱的脸侧,他望着身下的简爱,不自觉的出了神,“呵~”突然自嘲一声,怎么会呢?她不是她,她已经走了,背叛了他,背叛了他们的爱情。  

  原本还是双眸的柔情似水,这会儿已是万里冰封,简爱胸口感到了丝丝凉意,她看到自己站在一块浮冰上面,周围是汪洋的大海,她穿着一条白色的蕾丝连身裙,光着脚站在冰面上,突然被惊醒过来。  

  一下子的战栗,显然也惊到了聿寒轩,简爱看着头顶被放大的君临,她不自觉的一笑,揉着睡意惺忪的双眼,慢慢的起身。  

  聿寒轩跟着他的动作而动,随手将车钥匙丢在一边的床头柜上,扯了扯领带,解开了领口的衬衫扣子“吃饭了吗?”  

  简爱摇了摇头“还没,家里,家里只有泡面了,你要吃吗?”  

  聿寒轩闻言,眉毛上挑,嘴角不自觉的抽出着,他看着简爱,‘这女人的脑袋是什么做的,竟然让他吃泡面。’  

  “咳,不用了,你赶紧换衣服,我带你出去吃”  

  简爱的确饥肠辘辘了,她摸摸自己已经饿扁的小肚子,乖乖的回到了主卧去换衣服。  

  简爱推开别墅的大门时,这才外面突然从艳阳变成了寒风凛冽,抬头望去,竟然有棉絮般的雪花自半空中飘落下来,简爱开心的扬起嘴角,这是S市今年的第一场雪吧。  

  简爱伸手接了片雪,然后看着它在周中化成水珠,她慢慢的握紧手心,笑容却是别样甜美。  

  聿寒轩走在前面,简爱跟在他的身后,他并没有穿正式的西服外出,而是穿了件黑色的风衣,不算很长,恰好在腰身下,领子是花色貂皮,走到哪,这个男人都是个惑乱女人的料。  

  聿寒轩见她迟迟没有跟上来,便站停在鹅卵石小道上等她。  

  简爱走到他身侧,冻得通红的小手被他握在掌心内,他的手很暖和,瞬时就将严寒驱尽,令她整个身子都是暖暖的,就像刚刚自己睡梦中的那种感觉一样。  

  聿寒轩中途在电话里定了个包间,到了那,简爱才知道是位于闹市区最高级的五星酒店,66层的落地窗外,一眼望去能看见星星点点的雪景,漂亮极了。  

  “我吃过了,你自己吃吧。”聿寒轩坐在旁边的沙发上,脱下外套,里面只有一件白色阿玛尼的羊绒衫。  

  简爱本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再加上这满桌色香味俱全的美味佳肴,几乎忘记边上还有个人,她胃口极好,一下就将嘴巴塞得满满的。  

  聿寒轩望着她的侧脸,薄唇轻挽。  

  才二十几岁就生这般倾城动人,经过他的调教,不需多久,绝对是个尤物。  

  简爱并不知道聿寒轩刺客心里的想法,只知道她要先将自己的肚子给填饱,不过要是她知道聿寒轩此刻的想法,想必连一点点的胃口都不会再有了吧。  

  经过这顿和谐的晚餐之后,聿寒轩与简爱两人的关系也缓和了许多,休完这两天的病假,简爱就回学校上课了,老师们对她这几天的去向并未多说什么,彼此早已心照不宣,心知肚明了。  

  由于今年过年会比较早,所以很多同学自发组织了一次年前旅游,地点就是S市的郊区海边。  

  简爱很想去,就怕聿寒轩不同意,所以便在惴惴不安下给他打了个电话。  

  可是正如她所想,聿寒轩还真的是直接就在电话里拒绝了他,说她好了伤疤忘了疼,这么快就忘记了顾傲珊给她的教训了?  

  可是经不住简爱的软磨硬泡,本来还立场坚定的邪魅聿少,聿大总裁竟然改了口“随你便,别乱搞就成。”  

  简爱自然是答应的,可是乐极生悲,往往世事难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