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婚久情深,邪魅聿少的冷傲妻

第十七章 心和灵魂

    简爱钓完点滴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虽然下身已没有刚刚痛的这么严重了,可是还是有些隐隐的刺痛感。  

  简爱艰难的走着每一步,她来到简岚的病房门口看了眼熟睡的姑姑便转身离开了。  

  她在医院门口拦了一辆车,坐在后座内,她感觉自己现在连轻轻的吸口气都会牵扯到下身的刺痛,本就因为虚弱而苍白的脸色,此时更是白的吓人,就连嘴唇也隐隐泛着渗人的白光。  

  “滋~~滋~~~”之前在医院怕手机铃声会影响到简岚的休息,所以简爱特地将手机调成了震动。  

  她拿起手机看上上面显示的陌生号码,她手指轻轻向左一划就挂断了,现在的自己根本没有什么精神去接电话,还是一个陌生的电话。  

  可是就在自己挂断没几秒,手机再次震动起来,还是同一个号码?简爱微微皱眉,不知道,心口也堵得慌,就连车厢内的空气都好像变得稀薄起来。她……有种不好的预感。  

  简爱摇下了一些车窗,丝丝夜风吹入车内,确保自己已经有足够的意识的时候,她终于接起了电话“喂,您好!”  

  “小爱,是我”电话那头传来了熟悉而又温柔的声音,如冬日里一抹暖阳照射进简爱的身体里。  

  “恩”简爱冷冷的应了一声,可是当听到电话那头陈枫的声音的时候,简爱的心突然像是活了过来一样,‘扑通~扑通~’剧烈的跳动着,可是仅仅是一瞬间,那心动的感觉便荡然无存……  

  “咳…”陈枫似是有些不自在的干咳了一声,随即开口道“没事,就是刚从国外回来,还没有倒过时差来,也不知道你是不是睡觉了,所以……那个…小爱,我没影响到你休息吧”  

  “没有,我刚从医院回来”简爱虚弱的回答着他。  

  “小爱,你怎么了?你的声音怎么怪怪的,是不舒服嘛?你在哪里?我马上……”  

  “不用了,我没事……”陈枫在听到简爱虚弱无力的声音的时候,心疼的不行,紧张的不行,恨不得立马飞到简爱的身边去守着她。  

  可是,他话都还没有说完,简爱就冷冷的打断了他,拒绝了他,就像是一盆冷水一样,将他从头至脚都淋透了。  

  也许是因为药物的关系,刚刚才止住痛,现在药效散了,下身的刺痛又渐渐的增强了起来,“那个,陈枫学长,我有些累了,就这样吧,我们改天再联系。”简爱草草的挂断了电话,双手再次抚向小腹,整个人瘫软无力的斜靠在车门上。  

  她脑海里不断想起刚刚陈枫关心自己的柔声话语,她知道自己不能回头,不能心软,她不能害了陈枫,不能害了这个一直在自己心里的人。  

  聿寒轩是个恶魔,他说得出也一定做得到,所以,她要用自己的力量来守护他。  

  同一时间的另一端,陈枫站在客厅的落地窗前,右手还拿着手机,手指不断在手机的屏幕上来回摩擦,好像上面还沾染着简爱的气息一样。  

  他薄唇紧紧抿起,眸光乍冷的望着窗外的霓虹幻影、流光意义。繁荣街区就是不一样,这个点依旧灯火通明、华光翼翼。  

  陈枫没有开灯,屋内与外面的世界截然不同的被隔离开了,窗外的流光洒进屋内,倒影在陈枫的肩上,她穿着白色的衬衣,胸前的纽扣全部敞开着,肌理分明的线条在灯光的照射下格外清晰分明。  

  他能觉到简爱不一样了,对自己好像突然陌生了起来,刚刚她着急的挂了自己的电话,他称呼自己是陈枫学长,而不是枫哥哥,不再是他的枫哥哥了。  

  右手不断收紧,将手机狠狠的攥进掌心,陈枫暗自发誓不论是谁,简爱最终都只能是自己的。  

  简爱在小区门下了车,老式小区内的路灯总是昏暗的,简爱走在水泥人行道上,看着自己被灯光带出的倒影,看着自己被包裹着这昏暗的灯光下,原来自己竟然真的是这么渺小的,渺小到犹如空气中的一粒尘埃一样,原来自己根本没办法好好的守护自己所在乎的人。  

  在接近楼道的时候,简爱一眼就认出了停在自己楼下的那辆橙黄色的兰博基尼,她只见聿寒轩整个人倚靠在车门上,一条腿勾起架在车轮上,双臂环胸,手中还夹着一根只在自由燃烧的香烟。  

  好像是感觉到有人在看着自己一样,聿寒轩转过头去与简爱四目相对,眼神幽深的看着简爱。  

  聿寒轩就这么直直的盯着她看,简爱被他看的浑身不自在,连手都不知道该放在哪里了,身体本来就不适,现在再见到聿寒轩的时候那种不适的感觉好像越发的严重了,她根本连跨出一个步子的力气都没有了。这次终于是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寸步难行’的感觉了。  

  “为什么这么晚回来?”聿寒轩身体向前微微一倾,放下了那条架在车轮上的腿,大步朝着简爱的方向走去。  

  看见聿寒轩越来越靠近的身影,简爱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逃,最好能逃得远远地,可是此刻她就像是被定住了一样,动弹不得。  

  “我等姑姑睡着了才回来的”简爱没有告诉聿寒轩实话,一是她不想说;二是她觉得没必要,反正自己和他的这种关系只是交易而已,没必要什么事情都清清楚楚的。  

  简爱现在真的是很累了,她身心俱疲只想赶紧回家好好的睡上一觉。  

  “你前面在和谁打电话?为什么老是正在通话中?是不是那个狗杂种?嗯?”  

  “我再和我的闺蜜通电话,她来电话关心我姑姑的情况,就多聊了一会儿,难道这样也不行吗?”简爱觉得聿寒轩真的是莫名其妙,自己是跟他有着不可告人的交易是没错,可是她给他的只有自己的身体,所以简爱的心和灵魂都还是只有她自己才能支配。  

  聿寒轩双手插进西装裤口袋内,倾身向前,浓黑的眸子深深的望着简爱杏子般的瞳孔,好像想从这双眼眸中间探究到什么一样。  

  站直了身体,“哼”冷冷的笑了一声“上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