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婚久情深,邪魅聿少的冷傲妻

第八章 你觉得我想干什么呢

    只见面前的人慢慢地俯下身,薄唇轻佻“怎么,怕了?”黑曜石般冷冽的眸子望着床上已经因为恐惧而面如死灰的女人,男人那妖孽而又变态笑意越发明显,就像是在享受着嗜血的快感一般。松开了捏紧滴管的手在病床边的椅子上坐下,一条腿交叠在另一条腿上,身体前倾那张魅惑众生的脸随意的搭在手背上,就这样死死的盯着简爱。  

  “聿寒轩,你到底要干什么?”这男人是疯子吗?刚刚差一点点…只要再差一点点,她就真的命丧于这个恶魔了。  

  “嗯……干什么?”聿寒轩舌尖轻抵着嘴角,眼眸微眯,额间金棕色细碎的头发在阳光的照应下显得格外张扬,似是在斟酌“你觉得我想干什么呢?”  

  这男人简直不正常,简爱觉得住在医院的人应该是他,而且还是精神科的“聿少,我昨天惹怒了您,甚至还动了手的确是我不对,我和您道歉,求您放过我行吗?”  

  “再问你一次,多少钱?”聿寒轩不想再与她废话,直接奔入了主题。  

  “什么多少钱”  

  聿寒轩如鹰般锐利的眼神瞟向她“你,一晚,多少钱?”  

  “聿少,很抱歉,我虽然是LoseDemon的驻唱歌手,但是如果有您有特别需要的话,LoseDemon有的是人,我相信聿少总能找到自己满意的。”简爱要不是现在无力,说不定一定会再裳他一巴掌的,这男人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色鬼’,这脑袋里除了女人还有别的吗。  

  聿寒轩周身的气压突然降低至冰点,隐隐的怒意在体内聚集,满脸阴鹜不带有一丝温度冷冷的开口“简爱,你以为你打了我还能全身而退?”不给简爱任何反应的时间,男人栖身压下,右手手掌紧紧的掐住了简爱的下颚,逼迫着她与自己对视“我告诉你,在我还好声好气的和你说的时候,你最好就乖乖的听话,否则……我不保证会不会做什么让你后悔的事情来”  

  因为生病而没有一丝血色的小脸,现在愈发的苍白可是还是倔强的从嘴里吐出三个字“我---不---愿”在听到这三个字的时候,聿寒轩的手不断用力,好似要将她的颧骨捏碎一样,从来就没有见过这么不知道好歹的女人“很好简爱,那咱们就走着瞧”说完用力一甩将简爱的小脸甩至一边,整理下自己的西装,两手往西装裤的口袋一插,就这样肆无忌惮的走了出去。  

  简爱躺在病床上,就这么直勾勾的望着天花板,眼神空洞的没有一丝波澜。她不是不知道聿寒轩的背景,这个男人是商业帝国的主宰者,说的不客气点如果聿寒轩的凌天集团有任何异象的话,那会造成多少产业濒临倒闭和破产?  

  不该惹他都已经惹了,明明知道老虎须是拔不得的,她还是拔了贝齿轻咬着手指思量着,看来LoseDemon是真的待不下去了….  

  算了,之前聿寒轩给的两次小费已经够她们一家生活一段时间了,出院后她还是先回学校好好地上课再做打算把。  

  拿出手机,拨了一串号码“死简爱,你还知道给我打电话?这段时间死哪儿去了?”  

  听着电话那头戴渃希的“责骂”简爱非但不生气心里还生出意思暖意来,她们两个人从初中开始就是同班同学,后来还考进了同一所大学。  

  戴渃希总说她们上辈子一定是感情深厚的亲姐妹,所以这辈子才会再次相聚。  

  “我住院呢”简爱故作虚弱的讨饶着,虽然现在的简爱也的确是真的很虚弱。  

  “住院?你怎么啦?在哪个医院?什么病,我……”  

  听着戴渃希对自己的担忧,简爱压根将刚刚发生的一切都抛诸脑后了“好了打住,我没事儿,可能是受凉了,晚些检查出来没有问题就可以出院了,具体的咱们明天学校见面了在说吧”  

  “好,那你好好休息,拜拜”  

  挂了电话,简爱隐隐有种不安的情绪在上升着,不知道是因为刚才聿寒轩闹事的缘故还是什么…  

  ‘我不要变得小小的,找不到自我’熟悉的手机铃声响起,简爱看了眼是个陌生号码“喂,您好”  

  “你…你说什么?”“啪”---的一声手机从手中滑落掉在了地板上……

镜离尘鸢

还有一章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