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嫡女重生:娇羞夫君,榻上欢

第三十九章 原来是故人

  按照规矩,见到宁贤妃,泰王和甄千儿必先行礼。

  然而,还不待他们出声,床上就传来温柔似水的声音:“都不用多礼了!子墨,来,到娘这里来!几天不见,让娘好好看看!”

  泰王快步走到床前,宁贤妃微微撑起身,将纤细苍白的手抚在泰王的脸上,一片慈母之情溢于言表。

  甄千儿站在一旁,却像是一个多余的人。

  宁贤妃和泰王自顾自的说了好一会儿的话,因着泰王的提醒,宁贤妃才想起来还有一个甄千儿。

  宁贤妃上下打量了甄千儿一番,眼中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夸赞道:“忠义侯乃是一代俊杰,不想他的女儿也是如此不凡。”

  宁贤妃不笑的时候,宛如一位病西施,这一笑就如同花朵含羞待放,自然是美不胜收。

  甄千儿不由得心想,甄贵妃和宁贤妃一个热烈似玫瑰,一个宁静似雏菊,也难怪皇上难以抉择了。

  “娘娘过奖了。”甄千儿谦虚的道。

  “本宫和你爹也算是旧识,若不是本宫和甄贵妃都在宫中的原因,恐怕宁家和甄家也不至于针锋相对。”宁贤妃似是陷入了某种回忆之中,许久,她的嘴角扬起一抹苦笑,问道,“甄家,如今还好吗?”

  面对宁贤妃的关心,甄千儿实在生不起厌恶之心。

  眼前的人其实也没有什么错,不过是立场不同而已。

  甄千儿半垂下眼皮:“回娘娘的话,还算过得去。”

  “你娘的性格就是要强,平常的时候,你多劝着些她吧!”宁贤妃的声音满是慈爱,“你们都饿了吧,本宫……咳咳……”

  泰王赶紧去拍宁贤妃的背。

  他边拍,边焦急的问:“娘,您怎么样了?”

  “没事,老毛病了,不碍事!”宁贤妃用丝帕擦了擦嘴。

  虽然她做得很隐秘,但是甄千儿还是看到了丝帕上残留的血迹。

  旁边的大宫女立刻端来一碗汤药,宁贤妃摆了摆手。

  “娘,生了病不吃药怎么能行?”泰王见此,一向带笑的脸难得多了几分严肃。

  宁贤妃摸了摸泰王的头,眼中有着化不开的愁容:“傻孩子,本宫这病,岂是几碗汤药可以医的。”

  甄千儿随泰王来此,只是想见一见当初宠冠后宫,算得上是唯一让甄贵妃畏惧的后妃,如今究竟是何模样。

  要说甄千儿对宁贤妃有什么感情,那绝对是没有。

  可是这一刻,她却动了恻隐之心,希望能为宁贤妃做些什么。

  “娘娘,千儿能给您把一下脉吗?”甄千儿问道。

  说起来,甄千儿的医术并不高明,能看的也仅是几种小病而已。

  但是有几种病症,前世时由于某种原因,她曾经潜心研究过。

  如果宁贤妃的病症恰巧是其中之一,那也是她们的一个缘分。

  就算是不是,于她们二人来说,也没有任何损失。

  甄千儿想的,宁贤妃自然能想得到。

  外界传闻,宁贤妃与甄贵妃为了争宠,斗得你死我活。

  实际上,远没有那么严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