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总裁霸道虐妻

【024】我们之间断了!

总裁霸道虐妻 敏秋 2639 2016-03-07 16:22:57

  袁晓霜打的,一路狂奔而来。路诗槐坐在一棵大树下,静静地,望着艾伦这边。艾伦专注的用笔一画一线的,描绘路诗槐的神情和眉目,快画完了,艾伦激动的心情,放下手中的画笔,一个劲儿冲上前去,抱住了路诗槐。

“诗槐!谢谢你了!真的是太谢谢你了!这是我最成功的一次素描,也是我第一幅尝试的素描!”

路诗槐看着艾伦挺高兴的,自己也为之开心。

“是吗?”路诗槐笑了。

两人正愉快的聊天,袁晓霜突然间闯了进来,像疯子一样,扒开他们的拥抱。艾伦和路诗槐木木的看着袁晓霜,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袁晓霜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艾伦尴尬的,“晓霜,你怎么会来?”

袁晓霜气愤难咽,“我怎么会来?我来是搅了你们的好事了,是吧!”

“晓霜,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啊!”艾伦不明所以的

“要我怎么说啊!事实就摆在眼前,要我怎么相信你们俩之间是单纯的!亲密无间的抱在一起,艾伦!我才是你的老婆!我才是你的妻子,陪了你多年的人!凭什么,她的出现就夺了我的地位!”袁晓霜冲动的喊叫着。袁晓霜当她看到,自己的丈夫和路诗槐相处那么融洽,那么自然,那么亲密无间,她心里宛如被刀剜了块肉一样儿,非常的难过,非常的不好受。

路诗槐本站在原地,不想插手他们夫妻之间的问题,但是事关提及到自己,她不得不站出来声明,她什么都没有做过,她是无辜的。

“晓霜!我和艾伦是清清白白的!你们夫妻间有什么误会,就好好的坐下来说清楚,不要把我也牵扯了进来!”

路诗槐不出来插句话,袁晓霜还没有那么气愤的,早知道介绍他们俩个认识,是会给自己带来耻辱的,她宁愿不干。

“你住嘴!这里最没有资格发话的人就是你!路诗槐,我一直把你当作我最要好的朋友,没想到最好的朋友就是伤害自己最深的人!”

“晓霜!我......”路诗槐难堪的,“晓霜,这句话从何说起呀!什么叫最好的朋友,就是伤害自己最深的人!我真的没有和艾伦.......”

‘啪!’袁晓霜一巴掌打了过去,打得路诗槐是泪眼朦胧,委屈不已。路诗槐都还没有为自己申辩呢,艾伦倒是急起来了。

“袁晓霜!你疯了!她可是你的好姐妹呀!你怎么能这么对她!”艾伦的语气相当的急促,生气。为了一个与他毫不相干的女人,和老婆生气,叫板。

艾伦立马飞速过去扶住路诗槐,路诗槐没有站稳,又是个特殊情况,被袁晓霜这么一用力甩个耳光确实有些踉跄。

“诗槐,你没事儿吧?”艾伦关切的问道,袁晓霜更是气得无语。

路诗槐给艾伦不停地使眼色,“好了,艾伦,我没什么事儿,一会儿就过去了,你去陪陪晓霜吧。”路诗槐心里知道,晓霜肯定是吃醋了,打翻了醋坛子,才会出手打了她的。

艾伦没有听路诗槐的劝说,认为袁晓霜这样子,是太不给他面子了,是无理取闹。袁晓霜愤怒的,直接冲过去,将艾伦才画好没多久的素描,撕了个粉碎,撒在地上。艾伦是真急了,他费了好大的劲儿,才画好的,就被袁晓霜一个生气,全给毁了,怎么能不气。

“袁晓霜!你简直不可理喻!你就是个疯子!疯子!”艾伦气得抱头,他实在拿袁晓霜没办法了,不知如何来形容她了。

“我撕了你的画,你就心疼了!你每天回来的那么晚,还对我说了那么多的谎话骗我!我就不生气了嘛!艾伦,你明知道,我最气愤的是什么!你偏偏要这么做!你说,你跟同行的人去写生,才那么晚回来的,我就信你了,可是这些画呢!”袁晓霜把撕成粉末的画,丢到艾伦的面前,艾伦心痛的拿过这些他心爱的画,气急败坏的,摇曳着袁晓霜。

“袁晓霜!你想干什么!你到底想干什么!你是不是疯了啊!我骗你!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你说啊!”

袁晓霜摔开艾伦的摇曳,闪躲到一边。她从包里抽出一叠照片

“你没骗我,这些又是什么!这就是证据!”

艾伦看着这些照片,都是哪儿来的,怎么会有这些照片的。是谁在偷拍他们跟踪他们的。

“袁晓霜,原来,你在跟踪我!”夫妻间变成了这副模样,还有什么信任可言。艾伦以为,诗槐是晓霜的好朋友,他自己瞒着做些事情,只要有一天和晓霜说清楚了,她也一定会理解的。可是,袁晓霜的态度,太奇怪了,奇怪的让他觉得陌生,从前的袁晓霜去哪儿了,怎么会变成今天这个自私自利的模样!

“我犯得着跟踪你吗?我要是跟踪你的话,你猜,我见到这些,会是什么样的感受,首先,我会第一时间冲出来,向你们问个明白,而不会等到今天才过来质问!艾伦,这些年来,你也太不了解我了!”袁晓霜说出了自己行事的特性,反而对艾伦更伤心更失望了。

艾伦冷静下来,没错,依晓霜的个性,她是不会等逮到证据了,才来质问的,这背后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一定有个幕后黑手在操控这一切。可是,这个人这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呢?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哪里得罪了他们,他们要这样样陷害自己。

路诗槐看到这些照片,立刻明白过来是谁干的了,不用猜想,肯定是皇甫麟干的。皇甫麟处心积虑的,想得到晓霜的青睐,可又碍于,晓霜结婚了,有艾伦的牵绊,所以才这么做的,可是皇甫麟也太没人性了吧。就算他们没有了什么夫妻情分,也该顾忌到孩子吧!孩子可是他自己的亲骨血啊!

路诗槐看到事情越演不烈,越不对劲儿,她想挽回点什么。

“晓霜,你听我说,你不要相信这些照片上的,那都是经过合成制作出来的。这几天,我根本就没有和艾伦在一起,怎么会有这些亲密照呢!很明显的,是有人故意栽脏陷害的。”

“没有在一起!谁信哪!那刚才是什么!是我眼瞎了吗?我看错了!这些画又是什么!路诗槐你别给我装的一副清纯楚楚可怜的样子,你连好朋友的丈夫都偷,你也太可耻了吧!难怪皇甫麟他不要你!不爱你!”袁晓霜指桑骂槐的,辱骂路诗槐。

路诗槐听着,是伤碎了心,皇甫麟不要她,不爱她,那是因为什么!因为他爱错了人,信错了人!她与他根本就是一个错误,不该开始的错误。

她的悲哀到底是谁造成的,这又要找谁说理去,今天,晓霜怎么可以这么说她,骂她,这还是她的好朋友好姐妹吗?

路诗槐满心的委屈,落泪不止。

“袁晓霜,你太气人了!你根本就不算什么!凭什么这么来辱没我!我以为就算我失去了全天下,至少我还拥有你这个好姐妹!但是今天看来,真的错了!”路诗槐伤心欲绝的。

袁晓霜想上前再与路诗槐争辩个明白的,无奈,被艾伦紧紧的拉住了,她动不了。

“你以为,我很想做你的好姐妹吗?我有你这样的好姐妹才觉得可恨可耻!路诗槐,今天我郑重的向你宣布,你再也不是我的好姐妹了!我们之间断了!!”

听着这些话,艾伦真不忍这么继续下去了,他看着诗槐泪眼婆娑的模样。他和她解释道歉着

“诗槐,你别听这些气话,晓霜她太激动了,你别往心里去啊!你别难过,我这就把她带回家去,你别难过!”艾伦拉拽着袁晓霜往回去的方向赶。

袁晓霜挣扎着,“艾伦,你干什么啊!我还有话没说完,你让我说完!”

“别说了,一切回家再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