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总裁霸道虐妻

【018】你还算不算个男人啊!

总裁霸道虐妻 敏秋 2821 2016-03-03 11:35:05

  一个月后,路诗槐感觉身体不适就去医院检查了下,医生告诉她,恭喜你,你已经怀孕了。这件事情,对路诗槐来说,不知是喜还是悲,结婚了,又顺利的怀上了孩子,正常人来说,应该是高兴万分的,但在路诗槐的脸上却看不出一点点的喜悦之情。

晚上,路诗槐熟睡了,皇甫麟又是很晚才回家,还喝了点酒。有些神志不清走到房里,看着路诗槐熟睡的身躯,是那么的娇美可人,皇甫麟又是忍不住的一股冲动。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一看见路诗槐的身体,他身体里就会涌出一股难以抑制的暖流,很想这样强压上去占有她。

皇甫麟眼睛越来越迷离,还是控制不住,解开路诗槐的衣扣,路诗槐被这样的举动从梦中惊醒。她惊惧的,推开皇甫麟缩到角落里。

“你想干嘛?”

皇甫麟不回来就不回来,一回来就想强迫她做这样的事情。尽管,她一再的恳求皇甫麟饶过她,可是醉鬼的他,不省人事,根本就不听她的哀求,强行占据。路诗槐现在都有点怕他了。

皇甫麟轻蔑地笑,“我想干嘛,你不是很清楚吗?用得着问?”皇甫麟不顾路诗槐的反对,强硬扯下她的衣服。

路诗槐哇哇大叫着,“你放开我!你外面不是有女人了,为什么还要这样来折磨我!看着我痛苦,你是不是就高兴了!”

“外面的女人哪能比得上你,你是我的老婆,我专属的女人!”说完皇甫麟就扑了上去,路诗槐吓得闪躲到一边。她离开医院的时候,医生曾嘱咐过她,怀孕初期一定要注意,不可与男人同房的,皇甫麟这样粗鲁的乱来,迟早会出事的。

“你别逼我来硬的。”皇甫麟兽性大发,强行地把路诗槐拉住,放倒在身下,扒开她的衣物,简直要用一个词语来形容,那就是禽兽。

路诗槐被皇甫麟压在身下,动弹不得,她急的哭泣着哀求着。

“你放过我吧!不要折磨我了!我求你了!”

皇甫麟根本就不理会路诗槐的哀求,他强吻着她的唇,她的脖颈、她的全身。路诗槐还奋力挣扎反抗着,正当皇甫麟要进入她的身体的时候,路诗槐大声地说了出来。

“我已经怀孕了!你放过我吧!放过我的孩子吧!”

瞬间,皇甫麟睁开双目,放开了她,路诗槐怕怕的,拉过被单遮着自己的上半身,泪眼模糊的。

路诗槐怀孕,皇甫麟并不感到稀奇或者是惊讶,而是失望的。他并不想要路诗槐的这个孩子,路诗槐对他而言,就像是他手中的玩物,他随时兴起,随时就来的。没想到的是,竟然让她怀孕了,真是该死!

皇甫麟只冷冷的甩下一句话,“明天去医院把它做了!”

这句话冷冰无情的刺入路诗槐的骨髓,直至心肺,她太寒心了,皇甫麟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这是他的孩子也是他的亲生骨肉啊,他连这个都可以抛弃,真是自私冷漠到了极点。

“皇甫麟!我郑重警告你!这个孩子你可以不要他,你不要我要!”路诗槐坚定不移的向他宣布道。

皇甫麟愤怒的眸子扫向路诗槐,他疾步逼近路诗槐,阴冷的看着她。

“我皇甫麟根本不缺女人给我生孩子,说白了,你只是我掌心的玩物而已,你还没有资格跟我这样说话!”

听到这样的话,路诗槐是彻底的心碎,原本她还想奢望,可以借着这个孩子来引起皇甫麟的关注。可是没想到,皇甫麟竟是如此冷血无情的人!她该死心了,不敢再对皇甫麟抱有任何希望了。

袁晓霜来到路诗槐的家找她,几日不见诗槐,她憔悴了许多,袁晓霜心疼不已的。

“诗槐,你这是怎么了?脸色这么苍白,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了?”袁晓霜紧张不安的问道。

路诗槐摇摇头,勉强的挤出一抹笑容来。

“我没事,晓霜你别担心我了。就是怀孕初期症状,有些疲惫,又吃不下东西,才会这样子的。”

“你怀孕了!”袁晓霜惊叫起来,她是外人比自己人还要高兴兴奋,她拥抱着好友,“太好了!太好了!诗槐要当妈妈了,那我是不是就可以当阿姨了?什么时候生啊!你快告诉我!”袁晓霜紧缠着路诗槐。

路诗槐好笑的说:“你急什么呀!还早着呢?医生检查出来,才50几天。”

袁晓霜突然天真的幻想着,“该给这孩子取什么名字呢?”

想到这里,路诗槐低下了头,忧郁的不说话了。

“诗槐,你怎么了?不高兴了吗?是不是我说错什么了?”袁晓霜追问道。

路诗槐哀伤的叹息着,“我不知道,这孩子的到来究竟是对还是错?”

袁晓霜听到路诗槐竟如此感伤,她情急的规劝着。

“诗槐,难道你不高兴吗?你有不想要他的想法?诗槐,你不可以这么做的,你无权干涉一个生命来到这个世上的自由,他来都来了,说明你和他之间是有这个缘分的,你不能轻易就放弃了,知道了吗!”袁晓霜好害怕路诗槐会做出什么傻事来,真要是这样,就会后悔莫及了!

“可是,皇甫麟并不想要这个孩子,他要我去医院打掉!我心都碎了!”路诗槐一说到此又是泪流满面的。

袁晓霜叹惜,心疼的拥抱着路诗槐。

“诗槐,你要慎重考虑,不可以做糊涂事的!有些人想要个孩子来维持家庭,都要不上,你呢?是送上门来的福气,还真舍得放开呀!你像我吧,我一直想要圆了当母亲的梦想,可是天不遂人意,我也没有办法!”

路诗槐饮泣吞声,不停地擦拭眼泪。

“诗槐,听我的一句劝告,把孩子留下来。没有人能决定他的生死,只有你自己!至于那个皇甫麟,他竟敢这样对你,我绝不会放过他!”袁晓霜气得咬牙切齿道,心中暗暗的想着,一定要找个合适的机会,狠狠的教训那个皇甫麟一番,虎毒还不食子呢!

第二天,袁晓霜杀气腾腾的,单枪匹马直奔到皇甫麟办公室,王海是皇甫麟的助理,怎么拦都拦不住他。

“小姐!你是谁啊!怎么那么不懂礼貌,这里是总裁的办公室,请你马上离开!”王海命令道。

袁晓霜蛮横的,将王海一推一踹,王海又不能损了自己的形象,处处避让着袁晓霜。

“你给我滚开!叫皇甫麟出来!今天必须得给我一个交代,否则休想赶我出去!”袁晓霜两手叉腰,吼了出来。

皇甫麟在里边就听见了外面大呼小叫的声音,他唤王海。

“王海!叫她进来!”皇甫麟正想知道,是谁家的女子竟敢这么大胆跑来他的地盘叫嚣。

一进门,袁晓霜就对皇甫麟一阵指责。

“皇甫麟!你还算不算个男人啊!自己的老婆怀孕了,你不闻不问就罢了,你还硬逼她去打胎!你还有没有一个丈夫的责任感啊!”

“等等!”皇甫麟打断她,“我老婆怀孕了!这跟你有关系吗?你又是谁啊!”

“嘿!你这么说我,我就告诉你,路诗槐是我的好朋友,好姐妹,我今天来就是跟你宣战的,倘若他日,你若再敢欺负她,别怪我对你不客气!”袁晓霜警告道。

袁晓霜的胆子还真的挺大,整个皇甫氏集团,还没有一个人敢这样和总裁说话,她是第一个,历史以来的第一个。

袁晓霜警告完,转头欲打算离开,皇甫麟拦住了她的去路。

“站住!进我集团大闹一场就想这么离开呀!我皇甫麟的面子往哪儿搁呀!”皇甫麟挥手示意王海下去,王海识趣的退出去了,房间里就剩下他和袁晓霜两个人。

“你想怎么着了,你说!”袁晓霖天不怕地不怕的表情,为了友谊她视死如归了。

“你是路诗槐的好朋友,叫什么名字!我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在台北这个地方,她还有什么朋友!”

“这你就不知道了,我在很小的时候,跟随我父母亲移民到英国去了,此次回来就是为了给诗槐撑腰的!路诗槐不是没有娘家人,我袁晓霜就是她的娘家人!”

袁晓霜??皇甫麟不由得震住了,一听到袁晓霜这个名字。原来她就是袁晓霜,火辣、有正义,又感性的一个女孩子。他终于见到她了,只是没猜到会以这样的形式和她再次碰面的。

敏秋

亲们,喜欢吗?喜欢给我收藏加推荐吧!鼓励鼓励下我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