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开了一个烤串店

第十五章 假离婚闹套房子

开了一个烤串店 皇心军 2704 2016-06-10 09:55:25

    我在哈尔滨市有个许多年前的朋友,那时我还在另外一个县。他们是哈尔滨下乡知识青年,男方叫老李,那是几十年前的事了。后来他们被招了工,我们在一个单位工作。他和他爱人都是哈尔滨的知识青年,后来在一起就有了感情,就结了婚。过了几年城里开始全国的知青大批回城,他俩也就回去了。  

  一次他忽然来到了我住的这个城市,还联系到了我。我们俩在单位关系特别好,那时我几乎样样向他学习,几乎把他作为了我的启蒙老师,真不敢相信,这许多年没有见面,我俩见了,几乎都认不出对方了,我也是很高兴,问他,你们俩口在哈尔滨这个城市过得怎么样。我记得,他俩的关系非常好,我想他们一定是恩恩爱爱、互敬互让的,回了哈尔滨市生活好得还是不得了。谁知这一问倒好,他说,不算好,已经离婚了几年了。我大吃一惊,怎么搞的,竟然离婚了?  

  想当初,他们俩是公认的一对儿,他俩还是共青团的干部,工作上能互相帮助,政治上还积极要求进步,一个是外贸团总支的副书记,一个是我们单位团支部书记。他俩还能歌善舞,他爱人还会识谱,唱歌时拿一张以前没有学过的歌谱,就会一边唱谱一边就会唱了。她还教唱我们一些歌曲,如过去会唱的“我爱这蓝色的海洋”等歌就是他爱人教会的,几乎是我音乐方面的启蒙老师了。这样的一对怎么还是离婚了,我有点百思不得其解,他们比我要大七八岁的,他见我混到这种程度了也是直叹惜,一直夸我当年是多么地聪明、好学。一直不愿意提起他们的家庭生活。后来架不住我的再三追问,他这时才情不自愿地给我说了一些。  

  调回省城后他俩的生活一直是很好的,直到孩子大学毕了业,也是很正常。谁知孩子这中间发生了些变故。老李他们俩口的孩子是个男孩,在校学习也是不错,就是从小性格随老爸,也倒是很聪明,就是性子野,有些盲目自大,甚至有些狂妄了,谁也瞧不起,自认自己能做到一切,没有办不成的事。毕业后有了工作,在一家国营企业做人事工作,要是放到现在那工作是相当不错了,但是也不合他的意,于是他就辞了职下了海,那时也不叫下海了,也就是放弃了铁饭碗,跑到社会上与人们来竞争了。这不,一下海不但没有捞到什么东西反而让大海呛了一口,钱也是没挣到,也没有在大海里畅游,倒是什么都赔进去了。儿媳妇也没有找到,连自己的房子也没有,怎么办,还是要他们两位老年人操心。那时老李老婆的工作还是不错的,不管咋说是铁饭碗,国家干部。那时房屋还是没有放开,还是所谓市场计划经济,由国家分房,在当时国家有一种政策,就是在分房时,每家只能分一套,家里不管是几口人,也不管是什么官,一家分一套房。儿子早已到结婚的年龄,他们感到也不是长法,结了婚要是在和他们一起住也是住不开,很是拥挤。  

  于是这两口子动起了脑筋,正巧看到别人是这么做的。一家分一套房,若是两家呢,就可以分两套房子了。这样有的人甚至闹离婚,大家还领了离婚证,名副其实地分开了住。这两人都是属于国家职工,还是公务员,就理所当然地每人分了一套房。房子到手后,就悄悄地再又复了婚,开始国家还不管这事儿,结果,这假离婚的越来越多,凡是分出去住的国家都是分给了房子,他们也是分不出真假来,这样,弄虚作假的沾了国家的便宜,也就是说,国家的这种政策,也是给了那些不老实的人钻了国家的空子,现在来说是制定政策的人不熟悉,没有顾及到这种情况,实质上是给了一些不老实的人打开了方便大门,另一方面也是使那些老实人吃了亏,这不是逼良为娼吗?这不是硬让那些老实人,本分的人做些不老实人的事儿、做坏人吗?于是乎,我这老朋友两口也就是想了办法,他们也还是小心翼翼,还怕别人说闲话,就开始二人佯装吵架,两口子不和,有几天是两天一大吵,三天一小吵,还动静闹的挺大,故意让左邻右舍的都知道,在家里就是捡不值钱的东西摔。这样过了不长时间,俩人就去民政局去办了离婚,自然这是假离婚,老俩口互敬互爱过了半辈子,这有些好朋友还不明底细,还一批又一批的朋友前去劝说,促使他俩和好,这国家也好骗,立马就成功了,实际上那时这种假离婚的也是不少,国家拿他们也是没办法,谁让他们制定出这样的政策来呢。我看,这样的公务员也是白吃老百姓饭的,你制定出来这漏洞挺大的政策,不是逼着人们弄虚作假吗?  

  说到这里,我不禁也要说上几句,自己过去认为这样的人不好,总是钻国家制定政策不全的漏洞,要占国家的便宜。都是些不大好的良民。但是,仔细考虑一下,国家制定的很多政策在制定之初也就是不完善的,有的漏洞百出,这给与了有心计的聪明人有机可乘。换句话来说,他们也是在不同的角度上帮助了国家,现在,我们的社会制度在逐渐完善,比如各种交通规定和设施,各种安全制度,无一不在完善中。在改革开放之初,有许多人富了起来,不能说这些大富先富的人们都是老老实实遵纪守法的,也正是他们钻国家制度不健全的空子,才能使他们富了起来,才能使国家的各项制度逐渐健全了起来。另外再说,有些政策也是根据当时的局面和现状制定的,在一定时候是适应社会进步的。比如说这计划生育中的独生子女政策,在国家正值人口众多的时候这项措施是极为正确和必要的,而今,目的达到了,也就放弃了,恢复了二胎制度,但是又有不少的人不愿意生了。我们的规定和政策不就是这些聪明的人所推动的吗?于是我这老朋友就搬出来住了,也好,还是赶上这最后一拨了,真是给他们又分了一套房子,这正是钻了国家政策的一个空子,如今,他们俩人还没有复婚,还是东一个西一个的过着。  

  我听他这么一说,也顿时松了一口气。这国家也是,那时中国正是处在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变的过程中,很多的政策制定的不伦不类,到处都是漏洞,很多的人就是钻这些空子。也许是国家养的这些白吃干饭的多,他们大概是生活在一个真空社会里。一个到处都是用毛主席的思想武装起来的人们里,一个个大公无私,真是大家都是一个有着国际主义精神的人、一个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利于人民的人!他们认为别人都是白痴,就他们是聪明人,倒是不知道中国普通的老百姓在很多的方面都是聪明很多。因此官方就说有些人就是钻法律法制不健全的空子,这些所谓不健全的法律法规使许多人富起来了。我们的邓先生不是要让许多人先富起来吗,其中大多数先富起来的人是那些会钻空子的人,会找出社会漏洞的人,也是会帮助我们修补法律法规漏洞的人,这些人中也是出现了几十万名逃到国外的贪污受贿的人们,他们也是用不同的方式促进我们千疮百孔不健全的各种制度后来进行了完善。  

  后来国家也是认识到了这一点,也就从此对所需的公务员开始进行了选拔,从中选取更聪明的人来做制定政策的人,也是对我们所付出了巨大代价后进行的“亡羊补牢”似的修补。  

  我和老李在一起吃喝了两次,他见我也是不闲着,也就回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