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开了一个烤串店

第十一章 一段风花雪月的故事

开了一个烤串店 皇心军 2081 2016-06-08 11:06:11

  一次,来了一个老常客。他叫老李,是一个小地方的一个销售代表。几年前他也是常来我这里,有年把时间不见了,怎么又来了,我也是纳闷,听说他这一年多是发迹了,做到什么经理了。他三十六七岁,黑乎乎的,有些胖。这次来,愁眉不展地要了几瓶啤酒几串儿烤肉串就吃了起来。以前,他总是带了一个小姑娘那位叫艳芳的足浴店女的来这里吃饭喝酒,那时可能是临时顺便来的,因为他的租房离这里不远,平时都是带这小姑娘在酒店里穷吃滥喝的,怎么这次到这里来了,还没带他那小姑娘来。事后我一问了解他们情况的朋友才知道他最近是犯了事,走了下坡路。

原来,他也就是一个公司的塑料管销售员,后来有一阵子公司不知怎的有了钱,大概是那会儿国家给大规模地投资,他们的产品有很大的一块面向农业,国家也重视,进行设备更新换代,产量也提高了,产品也好卖了。忽然公司给他提了经理。于是这个黑胖的销售员摇身一变就成了忽然有钱的暴发户,这上下班来回也是急匆匆地走路,全然不是以前时那种灰溜溜地、腋下夹个旧的塑料公文夹来回走了。有时还弄个小车坐着来回上下班,他是有老婆的。还有一个八九岁的小女孩,可是据说他还和那足浴店的艳芳有关系。也不知道他怎么和这姑娘搭上了关系,有一阵子这俩人好的是不舍得分开。

原来他俩是江西老乡,这说起来话就长了。

以前在家乡他们就认识,还是从小的事,虽然相差十一二岁,但竟是一个院里的,看来这男的也是从小对这女孩儿就有好印象。男的是先过来了,这女孩也以后来东北打工了,也不知是南方人为何会来到东北打工,也可能他们在东北原来就有亲戚的原因。这女孩和另一位女孩来的,开始只是在足浴店工作,挣钱还算可以。他俩接上了头,一来二去,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既然是少年伙伴,又是有话说,这男的又是大了许多,大有相见恨晚之事。接着这俩人就热恋上了,男方的家人又是在老家,女方也没有对象,两人好得是如漆似胶,后来索性搬到了一起住,经常散步、吃饭、出入社交场合成双成对的,的确是有些明目张胆了。尤其是这男的当上了经理后,气派大了,钱也是多了,也就不来我的小店吃了。倒是经常带着艳芳去什么酒店饭馆什么的。你说最后到了什么程度了,那艳芳竟然辞职不干了。因为这小子做上经理后,有了权,把这艳芳也就调了过去,给他当了个什么文书之类的工作干,给她的工资也不少,要比足浴店的工资要高,这样一来艳芳在小分公司里也是说了算的人物,动辄摆一摆小架子,就是仗着背后有经理撑腰。他俩在出租房里这男的还给她买了电脑、电子琴什么的,看来对她真是好,这艳芳也就安下心来,又是练打字、又是练电子琴,说是将来要做个文化人,也是配得上经理夫人,她还真准备要嫁给他,给他做第二任太太或者是小妾。艳芳在这以后打扮得非常漂亮,这一打扮,乍一看不像江西农村来的小姑娘,倒是和城市的阔小姐差不多了。

她也不知道这个经理准备拿她怎么办,做第二任太太或小妾是不可能的,中国的法律不允许,外人看来也就是露水夫妻,闹着玩玩,总是不能把妻子女儿丢掉再找。不过他也是尽心对她,处处是让着她,处处要哄她开心,她也天真地认为一定会娶她的。

正当他俩过得热热闹闹,恩恩爱爱,人们都感到这小两口真是幸福时,这时他就是出了个意外。怎么回事呢,也许是这经理小人得志,也可能他俩的开销太大,入不敷出,这家伙就导演了一部戏,他仗着公司的领导对他的信任,对他的看重,向领导汇报了这样一件事情,大概是编的吧。

说一次他被一个朋友请到了一家酒店,当他喝得醉得一塌糊涂时,朋友叫来一年轻女人,叫做三陪的,要陪他一夜,他就稀里糊涂地答应了。可他并不知道这是放了他白鸽,又叫做“仙人跳”,被几个壮小伙抓了个现行。人家让他包赔青春损失费,来补偿年轻女人的青春损失费,无奈何,他被索要了二十万元。这二十万元可不是小数,他之所以报告领导,意思想让领导认为这是被竞争对手设计所陷害。为了公司的利益,他只好拿出了这笔钱,就是想让公司领导给他这笔钱,来补偿他自己得损失。领导哪是吃素的,也不甘心拿出这笔钱来,于是也就是怀疑问题的真实性。这领导就派了公司的调查人员下来调查,这一查不要紧,就查出一系列问题来,他说的这件事情也没有证据,但是其它的问题倒是不少,几乎他们这个分公司的人员对他这个经理都有意见,见了总部来的人大家都是诉苦,说他就知道教训人,对大家是无理要求,对他的女人却是听之任之,他的女人也不干什么事情,他对公司虽然做出了一点效益,但是公司的人员也是让他得罪了不少。大家对他群起而攻之。接着公司的财务人员也对他的财务账目进行了审查,发现他有种种的盗窃、私改财务账目的问题,大概也是贪污了公家的钱有十几万元之多。于是将这些情况报告了领导,大概上面对他进行了处理,不仅撤了他公司的一切职务。还要追究他的责任,让他赔偿公司的财务,还将他开除了事。

于是这经理小子丢魂失魄的,工作也没了,钱也没了,艳芳也是不能养了,现在就考虑是否回家去,原来要准备与老婆离婚的事情也告吹。这艳芳的工作也是不能自保。他俩幸福的小日子也就到了头,还是在他的公司自动辞了职,终究又回到了足浴店。他们一场黄粱美梦就此拉倒。这一场风花雪月的故事也就告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